第十四章 说好的晕血呢
危玉2020-09-30 09:423,065

  洛舒觉得这几天是自己过来这个世界之后过得最艰难的几天了,且还并非是因为肚子疼,那点疼系统早就给处理了。

  比较令她难过的是,只要有季凌秋在身边,她就没有办法快乐的吃东西了。

  更悲伤的是,她现在还因为任务的原因必须白天看着他读书,她现在严重怀疑他这么限制她的饮食就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终究是一报还一报啊!

  洛舒感叹非常,随后很小气的拿了更难啃的砖头书给季凌秋。

  偏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并不见一点难为的样子,让洛舒非常的挫败,随后只能放弃这招。

  看着自己宿主这么不爽,黑心系统上线出谋划策,“宿主,你可以给他看你的书。”

  一语点醒梦中人,从此之后,洛舒再也不纠结了,自己看什么书就让季凌秋看什么书。

  毕竟学习另外一种文字也可以被称之为文化的洗礼。

  季凌秋:……这个真的有点难搞。

  两人就这么互相伤害了几天,季凌秋领到了自己寒假以来的第一份薪水。

  于是那天下班后,季凌秋便带着洛舒去了超市,一路走一路挑菜。

  洛舒摩拳擦掌的跟在他身后,抽个空位把自己找到的火锅料扔进推车里面,下一刻又被季凌秋拿出去。

  “你后面是张了眼睛吗?”洛舒停下来双臂环胸不满的质问。

  季凌秋一顿,也有些愣怔,再回想方才的时候,好像是真的看到了洛舒的动作一样。

  他不其然的便想到了之前洛舒给自己的那本功法,之前运动会的时候便隐约有了一点感觉,现在看来可能是真的。

  但是他看了一眼洛舒,还是没有告诉她这一点,只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笑了一下,“就是感觉到了。”

  领教过季凌秋的执着,洛舒也没坚持再做什么了,她扶着超市玻璃箱往里面看,“那买条鱼回去吃总可以吧,长的这么好看,一定很好吃。”

  系统听了这句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地方,这年头吃鱼都得表达一下长相歧视吗?但是随后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同一个吃货计较,毕竟最近确实是苦了她了。

  季凌秋推着购物车过去看,便看见她手指指着其中比较大的一条,粗略估计,也有两斤了。

  季凌秋:……所以在洛舒的世界里,好看就是体型大对吗?好朴实无华的解释啊。

  刚想说吃不完,季凌秋转念一想,他好想从来没见洛舒说自己“吃饱了”,会不会她以前都没吃饱过,而这才是她真实的饭量呢?

  这么一想,季凌秋一天哈哈都没打便让人把这条鱼抓了起来。

  超市的动作人员十分贴心的想把这条鱼给他弄好,但是季凌秋眸光一闪,制止了他的动作,“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随后把鱼接过来,对着洛舒疑惑的神色,他一脸淡定,“回去杀鱼比较新鲜。”

  事关食材,洛舒没半点意见,只是看了一眼在袋子里面活蹦乱跳的鱼,默默地远离了季凌秋的旁边。

  季凌秋看见她的动作,果断放弃了自己还打算买的东西,“东西都买好了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进门后,季凌秋先是把自己蔬菜都放到冰箱里面,余光瞥了一眼里面的蛋糕,没说话,又把门合上。

  之前季凌秋也给洛舒做过一次蛋糕,只是洛舒嫌弃做的过程太过折磨人了,还是坚定的要买外面的,一天一个口味不重样。

  今天刚好是草莓蛋糕。

  季凌秋把那条鱼放到案板上面,拿手按住,眼中隐约闪过无机质的蓝色幽光,鱼慢慢的失去了挣扎的力道,只剩下鱼尾还在一甩一甩的彰显着它的生命。

  季凌秋用力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便是极有辨识度的一双浅色瞳孔,他歪了一下头,朝着门外喊:“阿舒,你要来吃蛋糕吗?”

  “吃。”客厅里面看电视入迷的洛舒闻蛋糕而起。

  进去吃放后,洛舒直奔冰箱而去,刚刚拿到蛋糕还没来得及合上盖子时,便只听见后面出现一声闷响。

  是有什么东西碰上木板的声音,洛舒顿了下转过来。

  季凌秋手里面拿着菜刀,手起,最后用刀柄用力的砸在鱼的头上,又是一声闷响。

  鱼的身上似乎已经有了伤口,他这么一下,鱼的身体弹跳一下,鲜红的血溅到他眼睛上面的位置。

  季凌秋眼睛一眨不眨,依然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

  随后,他似乎是才想起来洛舒在自己身边,他看了一眼案板上面滴落的血迹,有些慌乱道:“对不起,我忘记了。”

  他用袖子擦掉自己脸上的血,满是歉意的看着洛舒,像是很害怕她生气一样。

  洛舒托着自己的蛋糕站定,“你要做什么?”

  “我……杀鱼啊。”季凌秋语气依然温和。

  而他的心跳声却越来越快,虽然猜测洛舒并不是真的晕血,但还是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些过分了,阿舒会不会因为这个就讨厌他呢?

  但是除此之外,他的眼底却是显出些兴奋的色彩,有点像是踩到雷的兴奋之感。

  “不是问这个,”洛舒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神色自然,甚至还有些微微无奈,“我是说你要做什么口味。”

  这回没等到季凌秋回答,洛舒便已经语气欢快地抢答道:“红烧吧。”

  随后点点头,像是在赞同自己般小幅度的点点头。

  季凌秋:……我露的这一手终究是错付了。

  系统:……说好的晕血呢?宿主你自己立的人设怎么自己都记不住!

  但是同时,好像从前那些在乎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遇到的所有不公,都被洛舒用自己独有的温柔一一抚平。

  “叮——目标黑化率下降10%”

  洛舒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了季凌秋一眼,刚才发生了什么?

  莫非是因为他也喜欢红烧鱼?就很迷。

  比她更迷的是系统,和心大的洛舒不同,拥有各种表情分析器的系统简直就像是开挂本挂。

  系统又将自己之前录下来季凌秋在自己家行凶那段视频拿出来,将进度条拉到后面那个笑上面,对比了一下季凌秋刚刚的笑还是觉得很像。

  但是黑化率又确确实实是下降了,系统晕了,它盯着自己比对出来的数据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认识它了。

  *

  时光一个格度一个格度的向前走,下过一场又一场的雪之后,春节如约而至。

  临近春节的时候,樊娟丽的花店也停了,季凌秋得到了不少的假期。

  一到这个时候,平日里在上班的人也都放了假,街上的人也变得多了些。

  之前因为厨师家里面有事,时常不在,现在到了过年的时候,洛舒索性直接给他放了假,于是家里面反倒是空荡起来。

  洛舒出去一趟,便不愿意再出去了,或者就算出去也是尽量挑些人少的地方,和人挤在一处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季凌秋也是知道她这么个毛病的,又知道她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于是单独出去给她买小吃。

  洛舒抱着一个不细看比她脸还要大上一点的地瓜小口小口咬着吃,窝在沙发上面神色专注的看电视,屏幕上面的亮光在她的脸上折射出忽明忽暗的光芒。

  有那么一瞬间,她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机的瓷娃娃,好像下一刻就会失去活力一般,看的季凌秋心中一紧。

  他坐到她的身边,感受着身边的热度后心才落下去一点。刚拿起一个苹果便听见她冷不丁开口,“要不然我们旅游去吧。”

  季凌秋一愣,“为什么?”

  洛舒神色有些淡漠,“这里太热闹了,我不喜欢。”

  她想了想随后说:“去一个不过节的国家。”

  修真界一贯不设这些节日的,倒是有不少的大比,但是那些事情底下的人知道她不喜欢这些,也不会吵到她的,于是洛舒从没将这放在心上。

  只是这个不一样了,真的太热闹了,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洛舒走在其中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每个人都在她耳边说话的感觉。

  而且,其实她也很像尝尝别的国家的美食。

  季凌秋倏地转头看向她,心中闪过不少的猜测。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阿舒尚年幼时父母便离开了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便一直是一个人,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这么不喜欢这个节日吧。

  季凌秋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个画面。

  每家每户都在吃着团圆饭的时候,只有小小的洛舒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沙发上,瓷白的脸上是一脸的淡漠,周围黑暗一片,只有面前的电视亮着……

  只是想想,季凌秋心里面便觉得一阵疼,比自己过去一个人无助的时候还要难过。

  洛舒拿出来自己手机搜了一下不过节的国家,随后说:“去B国,那里有一道美食好像挺出名的,然后明天去买点东西吧。”

  “好。”季凌秋下意识地回答。

  好像这个时候不管洛舒说什么他都会说好,哪怕是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从前季凌秋总是觉得自己冷血,他可以不把所有的人放在心上,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洛舒开始在他心里占据了最重要的一个位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