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朝渣女为哪般
危玉2020-09-30 09:423,108

  “我不去。”洛舒下意识反驳道。

  季凌秋皱了下眉,满是不赞同道:“阿舒,你的眼睛最重要。”

  随后系统也心虚的说道:“不,宿主你要去。”

  它慢吞吞的解释道:“之前没敢跟你说,你的眼睛是我强行给你医治的后遗症,我没发治的,可能过两天后遗症就好了,也可能这个世界后面的任务你就都只能这样了。

  最后总结,“所以你还是听他们的去国外治一下试试吧。”

  洛舒:……真就干啥啥不行,坑队友第一名呗。

  但是老是这么瞎着也确实不是事,于是洛舒想了想自己刚刚给季凌秋的银行卡应该可以用一阵子,之后警察顺着视频查到季夫人之后,她也就构不成威胁了。

  想明白这些,洛舒跟季凌秋说:“行,我去。”

  “好,我等你回来,我现在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他说完也没有再看洛舒一眼,转身便出去了。

  只是走到门外却是没有了动作,他前面走过来一个人,随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方帕子,“擦擦吧。”

  季凌秋仿若瞬间清醒过来,疏离的后退一步,脸上未干的泪痕,被他拿手擦干净了,眼神也已经冷静下去。

  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只是在方才洛舒妥协的那一瞬间忽然就忍不住了。

  他来之前季雪松确实来找过他了,在他自己的家里面,或者说他回家就是为了让他找到他。

  之前那么多年都相安无事,现在他们突然有了动静,一定是季家出事了,而且这件事情还和自己有关系。

  季凌秋没有猜错,季雪松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说:“小秋,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那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认真梳妆后面容干净的女人,面带微笑的说道:“到时候我再找个机会把你妈也接过去,咱们一家就可以团聚了。”

  江婉奕听到他的话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她这个时候眼神柔软,他们靠在一起的时候真有几分郎才女貌。

  却只让季凌秋觉得恶心,但是这也本来就是他过来的目的,于是他低着头,眼神瞬间变得怯怯的,仿佛说一句话都会吓到的样子,“我……我也不知道。”

  季雪松眼睛里面瞬间闪过嫌弃,他来之前就已经调查过季凌秋了,知道这是他的一贯表现。

  本来这样的人他是看都不会看的,但是谁让他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呢,于是他好脾气般的呵呵一笑。

  “好孩子,你妈跟你说过我吧,你叫我一声爸,咱们回家。”

  季凌秋低着头,唇角勾起一个冷淡的弧度,随后小声叫了一声,“爸。”

  本来季雪松是打算直接把他带走的,只是那个时候突然接到了管家的电话,季凌秋才来见了洛舒一面。

  洛舒出院后就回了老宅,季凌秋走了一会儿才走到了门口的地方。

  隔得远远的时候他便看见门外面停着一辆车,那是季雪松的车,来的时候便说是让他出来后直接回季家。

  季凌秋嗤笑一声,走上前去。

  洛舒坐在自家沙发上,伸手探索着摸到一个橘子,吃了一进到嘴里面随后问:“系统你们都是有业绩的吗?”

  系统天真无邪道:“对啊,只不过我业绩不太好。”

  “我现在大概知道你的业绩为什么不好了。”

  “为什么?”系统毫无防备的问道。

  洛舒抽了一张纸巾擦擦嘴随后说:“可能是因为你可爱吧。”

  系统赞道:“对。”

  “蠢的可爱。”

  系统:……怼统就怼统,怎么话还说两半呢?

  隔了一会儿,管家走了进来,视线扫到她手腕上的珠子时微微一顿,随后问:“机票已经订好了,就在后天,阿舒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要带的东西?”

  洛舒摇了摇头,“你安排就好了,去哪个国家?”

  管家说:“B国。”

  洛舒微微晃神,之前说要去B国还是因为不喜欢过年气氛,后来没去成,没想到居然这么有缘分。

  有缘的都让她觉得有点假了。

  只是洛舒也没想那么多,便一皱鼻子闻见了一股香甜气息,“草莓蛋糕?”

  洛舒把手伸过去,随后管家一脸笑意的把蛋糕递过去,洛舒吃了一口,没忍住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虽然有很多地方让她觉得很不适应,但是不得不说,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不说别的,就说蛋糕这种东西吧,简直就是让人食之忘俗。

  用意识刷剧的时间过得很快,甚至眼睛都不会有酸涩的感觉。

  通过系统洛舒了解到,季凌秋已经在渣爹的安排下开始上金融课程,据系统说,他学的很认真并且很快。

  洛舒听了居然也觉得与有荣焉。

  因为这个原因,洛舒走的时候也没有跟他说,直接便上了飞机。

  只是一下飞机便听见自己的电话响起,接起来才发现是季凌秋。

  他一阵委屈的质问道:“你今天走,为什么不让我去送你?”

  洛舒顿时愣住,她这不都是为了不打扰他的学习吗?怎么看他这么不满意的样子呢?

  她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样,“以后一定告诉你。”

  被洛舒那句“蠢的可爱”刺激到的系统痛定思痛,决定为自己的宿主做点什么,于是不惜耗损自己的能源,在洛舒的脑子里面给她开导航。

  于是她刚说完便听见旁边有一个男生用着无奈的语气对着手机对面说道:“这样,以后我去哪里都告诉宝贝你好了吧?”

  随后男生和身边的女生亲密地吻了一下,手机那边传来细微的声音,“你那边什么声音?”

  男生无辜道:“没有啊,宝贝你听错了,是我旁边有两个人在打kiss。”

  正巧在这个时候,季凌秋也是同样问她:“你那边什么声音?”

  洛舒下意识的回道:“没有啊……”

  话到这里确实忽然顿住,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儿。

  为什么她忽然有一种出轨被原配发现的感觉,分明她就是出来治个眼睛而已啊。

  她轻咳一声:“我刚下飞机,很吵,等一会儿我给你回电话。”

  管家在来之前便已经定好了酒店,他们来之后便直接去了酒店,次日再去见医生。

  洛舒到酒店之后也十分守信的给季凌秋拨回去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很快接通,随后季凌秋诉苦道:“阿舒,我爸给我报了金融课,金融好难学啊。”

  洛舒听了这话第一反应便是去找系统。

  系统崩溃道:“你看我干什么,我都已经这么贴心了,你想知道季凌秋的事情我就兢兢业业给你看着,你眼睛看不见了我就给你共享联系,我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怀疑我。”

  洛舒:……

  她安抚道:“我没有怀疑你,我就是想你了。”

  随后一阵感慨,她这么一说话真是更像渣女了,只不过现在是个因为原配打电话怀疑到情人身上的渣女。

  不多有一点是真的,她如今可是越来越温和了。

  那边季凌秋还在委屈的说这自己的课有多难,老师很凶,布置的作业也有好多。

  结果他说一句,便被更加委屈的系统拆一句。

  “说谎,他根本就觉得很简单,甚至还因为不满足老师的进度想要自学呢!”

  “我也是呵呵了,他老师顾忌着他的性格,在他面前说话的时候分贝都没有超过60好吗?”

  “对不去,这个我真的要说,他没有作业,他全部的作业都口述完成了。”

  洛舒:……现在就是疑惑,十分疑惑,那些一养养好几个女人的男人都是怎么过下来的?

  季凌秋迟迟没有得到洛舒的回应,不由惴惴的想,是不是他说的太多,让她烦了?

  他一停下来,系统也跟着停下来,洛舒这个时候才终于有了机会回复。

  她想了想,季凌秋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来着?不记得了。

  洛舒略显心虚的说:“恩,你好好学。”

  季凌秋沉默了一阵,随后说道:“阿舒你刚下飞机是不是很累,要不然你先休息吧?”

  随后洛舒应了一声,电话挂断。

  季凌秋回忆着洛舒的反应,觉得她刚刚就是因为烦了。

  洛舒那么喜欢他,肯定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烦的,那就是因为他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但是究竟是哪里呢?季凌秋开始反思起来。

  随后想出来一个办法,那以后就打视频电话吧,这样的话就可以看到洛舒的表情了,还可以看见洛舒本人,简直就是一举多得。

  于是之后的几天里面,季凌秋开始每天给她打视频电话。

  有时候是说一些自己学习的事情,有时候又说自己在季家有意思的事情,刚开始是想和洛舒分享,到后来就成了一心想要逗笑她。

  因为是季凌秋的积极,就连季夫人入狱这件事情都是季凌秋先知道然后告诉洛舒的。

  洛舒到B国除了第一天,之后的几天就开始接受治疗了,听多了季凌秋的话之后她也开始说一些自己治疗的声音。

  对于季凌秋来说,现在回到了季家,至少生活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每天也能看见洛舒,本来应该很满意了。

  只是季凌秋看着洛舒空洞的那一双眼睛,心中时常一阵阵心痛。

  如果说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季凌秋想,那大概就是洛舒受的这些痛吧。

  她本可以有最美满的人生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