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型翻车前奏
危玉2020-09-30 09:423,096

  洛舒微挑了一下眉,觉得小孩子好奇看看书没什么,但是季凌秋实在是一个有前科的恶人,便问他:“喜欢?”

  季凌秋笑容单纯,“我就是看看,觉得好玩。”

  洛舒点点头,也没有要重视的意思。

  季凌秋见此眼光微闪,接着说:“但是我觉得里面的手法我不是很喜欢。”

  “太专业了,”他似乎是对自己的说的话有着很大的兴趣,笑容渐大,“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钝刀,皮肉撕裂的感觉应该会更美好吧。”

  语气中甚是憧憬。

  系统很是激动,“我说什么来着,宿主,你快点制止他的想法。”

  洛舒愣了一下,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做点什么,免得他路走窄了,真的去做这些事情。

  她皱着眉从季凌秋手底下抽过来那本书,“别看了。”

  系统加油呐喊,“对对,就是这样。”

  季凌秋眼睛里面的光芒渐渐暗淡,对于洛舒的动作没有一点要阻止的意思,但是他转过去,面朝着前方,再没有看洛舒一眼。

  只是心中依然是有些失望的,后面那句话他是可以不说的,但他还是说了,不过就是想看一下洛舒的反应。

  但其实就算是季凌秋自己都不知道,洛舒作何反应他才会真正开心。

  季凌秋心中闪过无数的可能,随即耳边响起洛舒的声音,“我不喜欢红色。”

  “其实是不喜欢血,”洛舒说话的时候头微微向着季凌秋那便偏了偏,好像是第一次有了倾诉的欲望,她声音很轻,“因为脏。”

  但是对于洛舒来说,就算是对着别人倾诉喜好,也依然是点到为止的。

  洛舒的名号就算是在整个修真界都是数得上号的,但是和别的女修不同,她的名号从来都不是什么仙子,而是不掺一点水分的,第一剑修。

  仙子实在是太多了,但是第一剑修从来就只有那么一位。

  所有人都只道洛舒年少有为,以筑基修为落入修罗崖下,偶遇神迹,再次出现在修真界时已经是出窍期修为。

  没有人知道她在崖下到底经历了什么,准确来说,她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素净的宗门衣服被染成红色,最后变成黑色。

  血,一串一串的从衣角滴落。

  那段时光在她的脑子并不很清楚,像是蒙上了一层血红的纱布,让人看不真切,只是隐隐约约的不停地有打斗的声音。

  她险些就以为自己真的回不去了,在自己都要放弃生的希望的时候,她遇到了一个人,之后的事情便都不记得了。

  再回宗门就已是三年后,她修了无情道,孤身一人。

  所以在洛舒心里面,杀人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还是尽量优雅一点吧,最好不要见血。

  洛舒看了一眼,季凌秋还是那样低眉顺目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听进去。

  她又补充了很重要的一点,“我晕血。”

  季凌秋这才终于有了一点的动作,他看向洛舒,“真的吗?”

  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洛舒毫不犹豫的点头。

  她真的晕血,一看见血就有点头晕,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动粗的冲动。虽然别人的晕血好像并不是这么个症状,但是每个人身体状况不一样嘛,不能一概而论。

  洛舒对自己的想法持坚定态度。

  季凌秋似乎是相信了,并且很愧疚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随后承诺道:“我一定不会让你见到血。”

  洛舒:……就这?

  前面那句很脏也是重点啊少年,她都这么说了,他难道不应该痛定思痛,然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承诺不再犯吗?

  洛舒还想再努力一下,但是转念一想,她有系统在身,如果季凌秋真的做出来什么事情,她难道还能不知道吗?

  一旦知道了,还怕阻止不了他吗?

  想到这些,洛舒瞬间放心下来,毕竟欲速则不达嘛。

  季凌秋看见洛舒眉目渐渐舒开,心里面一阵涩然,久久未能平复。

  他悄悄的把手放在心口,感受这一下一下的震动,曾经他以为他虽然活着,但是其实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这颗心这就是他活着的全部意义,但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是会感动的。

  洛舒拿走了他的书,但是给了他认同。

  季凌秋忽然就不满起来,他现在想要更多。

  以为系统在手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洛舒依然在天真无邪的吃着自己的饼干。

  *

  天上下起了第一场雪的时候,他们迎来了期末考试。

  天寒地冻之中,教室是最温暖的存在。

  洛舒在众学渣灼目的注目礼中走进了最后一个考场里面。

  谁都知道洛舒是个被上帝开过光的女人,这要是在考试的时候瞟上一星半点的答案,这不就可以去倒数第二个考场里转转了吗?

  但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洛舒坐下来后,把试卷往下面一压,转而在草稿纸上画起了画。

  跃跃欲试的众人:啊这……学霸这是要转艺术专业了吗?

  于是等到最后了令人翘首以盼的成绩出来之后,洛舒以年级倒一的好成绩挂在榜单上的最后一位。

  正在拟定表彰大会的班主任都惊呆了。

  但是等到真正的名单出来后,众人倒是没有那么不敢置信了,因为季凌秋的名字高高挂在第一个。

  随后每一个的心里面都能自动的脑补出来一个狗血剧情。

  诸如什么,洛舒爱季凌秋至深,为了成全自己最爱的人于是不惜让出第一宝座,但是又因为学霸莫名的倔强,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的最好,于是直接到了最后一名。

  次版本一出,班里面的人看见季凌秋都要感叹一句:好歹毒的美人计,天才人物居然就这么折在他手上了。

  但是还别说,挺想去取取经的。

  这一版故事季凌秋也有所耳闻,他看着自己旁边坐着的洛舒,到底没有问出来。

  罢了罢了,经过这么长时间,他要还不直到阿舒喜欢他,那他就是猪!既然都已经知道了,那又何必去问呢?

  不管怎么样,阿舒都是一个女孩子啊,碰到这样的问题总会害羞的吧。

  在众人喜闻乐见的寒假到来之后,系统又发布了一个长期任务。

  “任务目标:请任务者在这一个月之内用知识洗涤目标的心灵。任务提示:无;失败惩罚:无。”

  这个任务就很迷,也没说到底是怎么样才算是洗涤了心灵,洛舒想了想问道:“是不是我随便做什么都行?”

  系统很有经验的猜测,“像这种没有失败惩罚的任务都很简单的,应该就是字面意思,你就给季凌秋看书就行了,很简单的。”

  洛舒想想自己家一整面墙的书,丝毫不把这放在欣赏,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已经不见了季凌秋身影。

  对哦,季凌秋要去上班的。

  没办法,洛舒只能根据变化调整自己的计划,在系统的帮助下,她在书架上拿下来了最正能量的马克思主义全集。

  顺便还拿了别的书给自己看,全是系统讲一下话本故事翻译成洛舒世界字迹之后,自己打印出来的。

  差不多就算是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给季凌秋,让他只能看那本马克思主义全集。

  季凌秋从没跟洛舒说过自己上班的地方,还是系统再次调出来地图她才知道的。

  洛舒进来的时候年轻漂亮的老板娘抬头笑着说:“欢迎光临”。

  随后看见洛舒便是眼睛一亮。

  洛舒背着一个黑色背包,头发散在肩头,面容纯净,不用第二眼便知道这是一个学生。

  樊娟丽眼睛一转,便问道:“美女想买什么花。”

  洛舒环视一周,确定季凌秋现在不在之后,便将目光放在了樊娟丽身上,“我不买花,我是来找人的。”

  樊娟丽了然的笑起来,这个年纪,又是学生,找谁还用说吗?

  她有些歉意的笑起来,“小秋出去了,一会就会回来的,美女坐在那里等等吧。”

  洛舒走到店里面唯一一个桌子坐下来,先是把自己身上的背包放下了。

  桌子前面就是各种花的展示台。

  洛舒的目光落在其中一束上,就是之前季凌秋带给她的那一种。

  每束花上面似乎都挂着一张小卡片,那是玫瑰花下面自然也不例外。

  洛舒忽然有些好奇,她走过去,拿起来那束花,握住卡片看起来,一串小字映入眼帘:

  玫瑰花:象征着至死不渝的爱情。

  自洛舒进来之后,樊娟丽就一直暗暗关注着她,并且忍不住在心里面猜测着她的身份,看着她的装束应该是富家小姐。

  但是季凌秋的身世她又是知道一些的,应该很难会交到这样的朋友吧?

  所以,女朋友?

  樊娟丽兀自猜测的抓心挠肺,此时看着她拿起来花,不由得开口道:“美女喜欢玫瑰花吗?可以让你男朋友给你买啊。”

  如果这个女生说她没有男朋友,那她的疑惑自然就解开了,如果说有男朋友的话,那她就可以借机套出来她男朋友的信息,看看到底是不是季凌秋。

  樊娟丽在心里面反手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正巧在这个时候,店里面响起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樊娟丽反射性的看向门口。

  便看见季凌秋推门进来。

  而他在愣过之后,眼神直直的看向洛舒……手里面的卡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