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修真纪检岳小明
危玉2020-09-30 09:423,031

  洛舒情况稳定下来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面,洛舒躺在床上,额头上绑着白色的纱布,嘴唇有些发白。

  季凌秋就坐在她的旁边,拉着她的手,一句话没说。

  门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着西服,神色沉静。

  他走过来看了眼病床上面的洛舒随后看向季凌秋,“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凌秋没抬头,只觉得眼前投下来一片阴影。

  那人见他不说话,又补充道:“我是洛家的管家,你知道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季凌秋这个时候方才有了些反应,他声线平直,“旁边就没有一个监控吗?”

  管家摇头,“监控坏掉了。”

  季凌秋垂下眼,那条路上应该是有监控的,而且他昨天看的清清楚楚,那辆车没有车牌号,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早有预谋的。

  他们来的时候分明那辆车还不在那里的,至于那辆车为什么来的这么准时,那就只能说明有人通风报信了。

  季凌秋想到回家时候看见的江婉奕的奇怪表现,几乎可以确定这件事情和她有关了。

  他记得清清楚楚那辆车在撞了洛舒之后又来撞自己,虽然后面记忆有些模糊了,那辆车之后又为什么走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他抬起头看向管家,“你可以从我身上查,查季雪松和他的妻子。”

  他的眼睛里面闪过奇异的光芒,“查他们两个人最近谁和江婉奕有联系。”

  管家思考过后,微微躬了下身,“多谢告知,之后我会派人过来照顾阿舒的,就不劳烦阁下了。”

  话语中是明明晃晃的赶客,他在之前也有了解过季凌秋这个人,于是这个时候拿出来一张银行卡送到他的面前,“这个就算做你救了阿舒的报酬吧。”

  虽然洛舒受伤大概率也是因为她,但是管家还是顾忌着,这毕竟是阿舒喜欢的人。

  季凌秋又看了一眼洛舒,闭了下眼睛,随后放下她的手。

  等到他想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使不上力气的样子。

  他没有拿面前的那张银行卡,而是找了张纸写下一串数字,递给了管家,“可以帮我查一下季雪松未来几天的行踪吗?这是我的电话。”

  管家顿了顿,最后接过来说:“好。”

  季凌秋对着他鞠了一躬,随后推开门离开了。

  *

  季凌秋手里面有洛舒家里面的钥匙,他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一个苹果,随后用力把苹果抛过头顶,闭上眼睛,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感知着这颗苹果。

  他一边这样做的时候还一边有意识的默念洛舒交给自己的心法。

  随后世界好像就只余眼前这片黑暗,而黑暗中又多了一个红润的苹果。季凌秋没有学过其他的东西,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意志用尽全力的去操控这颗苹果。

  最后他睁开安静,看着这颗苹果短暂的悬浮在空中的情景,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啪”的一声,苹果摔在地上,滚动出去多远。

  季凌秋胸膛中的心脏砰砰跳得很快,眼睛里面闪过希望的光芒,既然能指挥这颗苹果,那他一定也可以指挥其他的东西,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差别。

  若是系统在这里必定会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这个世界灵气异常稀薄,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修真者的存在。

  就连之前的鬼屋少年也是利用法器才收服了那只鬼。

  更别说季凌秋这样没有基础的普通人,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用灵力。

  季凌秋不知道什么灵力,他只是隐约感觉到自己在念心法的时候有一股气流在自己身边绕着,只是他抓不住他们。

  之后的几天,季凌秋就一直待在那里练习这自己对这股气的掌握程度,只是后来他的练习对象就从苹果变成了水果刀。

  管家果然和答应的一样,每天都会给季凌秋发送季雪松的行踪,甚至每次发完还会预测一番明天的行踪。

  季凌秋找到了其中一个季雪松一定回去的地方,提前去那里转了好几圈,还专门找了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巷子。

  他找了一个表面没有任何标志的水果刀,拿回家擦洗干净,随后再拿的时候他便带上了手套,争取不留下一点的指纹。

  虽然到底是谁导致了洛舒的受伤,但是季凌秋敢肯定,一定和他们两人有关,就算不是季雪松干的又怎么样?

  只要季雪松一死,他不信那个女人会无动于衷。

  季凌秋做好打算,随后带上口罩和帽子,出了门,守到了季雪松的必经之地。

  半个小时后,季雪松的车停下来,季雪松从车里面下来,手里面还提着一个包。

  季凌秋瞅准了机会,跑上前去一把拽过那个包转头就跑。

  季雪松来不及细想,指着他喊:“你干什么?别跑站住!”

  但是季凌秋自然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于是他着急的拍着汽车的玻璃让司机下来帮他追小偷,最后自己也按耐不住,追了上去。

  他追着前面的削瘦身影跑过去,最后跟在季凌秋的身后走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

  进去之后,季雪松惊讶的发现,前面跑着的人不见了,而前面的地上扔着一个公文包。

  他皱着眉,嘴里面骂了一句什么,随后慢慢的走过捡起来地上的公文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少年,他状似随意的往前面扔了一把水果刀,只是水果刀并没有遵循着自然规律落在地上,反而是漂浮在半空中。

  季凌秋感受着缠绕在自己手上的那股气流,抬起手,就打算像自己在家练得那几千次一样把水果刀推出去。

  只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突然从侧面打过来一个小瓶子,瓶子到了季凌秋面前就不再动了,随后瓶子上空出来一个虚虚的红色幻影,覆在季凌秋手上。

  季凌秋像是被咬到了一般脱力,水果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季雪松正好在这个时候转过来往回走,季凌秋连忙躲开。

  他刚走进另一个胡同,身后出现了一个人,脚步轻盈,跟在他身后说:“修真界的人不能随便用灵力伤害普通人。”

  季凌秋下来转过来,意外的发现自己面前的人居然是之前鬼屋看见的那个少年,随后他眼神冷淡,“我不是你们修真界的人,用不着你来管我。”

  “我也不想管你,可是你破坏规矩就不行,到时候追究上来承担责任的可是修真界。”少年振振有词。

  眼看着季凌秋不想说话转身要走,少年又拦着他,一副要将他错误的观念掰正过来的样子,“除非你答应我以后都不再用灵力伤害普通人了,我才让你走。”

  季凌秋无所谓道:“好,答应你。”

  少年还在那里性质昂扬,“我叫岳小明,你叫什么啊,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你刚才用那一招是怎么办到的啊?”

  季凌秋没理他,绕过他之后便径直往前走

  他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是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着了,站着这个地方好像是在一遍一遍提醒着自己的失误。

  季凌秋在路上拦了一个车,脱口而出了洛舒所在的医院。

  随后他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季凌秋一路上了楼,站在洛舒的病房外近乡情怯了一阵,下定决心推开门之后却是发现里面的病人已经换了。

  心脏处像是缺了一块,那块一直落在了洛舒身上,只有在她的身边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

  可是现在他找不到洛舒了。

  其实在季凌秋走后没多久的时间,洛舒便恢复了意识,只是也仅限于意识,她的身体依然动不了。

  洛舒站在一个纯白的空间里面,呼唤着系统,“系统你在吗?”

  一个圆圆的金属球滚了过来,“这儿呢,宿主。”

  洛舒四处打量着这个空间,觉得很像自己来这个世界之前见到的那个系统空间,“我这是死了吗?”

  系统:“那不能,宿主,我这么跟你说吧,像你这样的潜力股,除非肉身已经被人切片不能用了,否则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护住你的心脉,不会让你死得这么便宜的。”

  洛舒:……她应该高兴自己这么重要吗?

  她深吸一口气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回事?”

  系统解释道:“也没什么,就是之前那一下子撞得有点狠了,肉身需要修复,所以就委屈宿主你在这里待会儿了。”

  “还有,之前的事情调查出来了,宿主你要听吗?”

  洛舒点了点头,“听,还有,劳驾弄一座沙发好吗?站着有点累。”

  系统:……明明就是个灵魂状态,一天天事儿多。

  话是这么说,系统还是现场用数据给洛舒建造出来一座沙发。

  洛舒坐上去,手撑着下巴,示意道:“说吧,你调查出来什么了。”

  “和之前跟你说的差不多,渣爹在妻子面前暴露了自己想把季凌秋认回来的想法,所以妻子就找了人要杀季凌秋。原世界线里面其实也有这个事情,只不过死的人是江婉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佬她又在以理服人【快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