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仙灵世界
七荒心2021-03-09 10:533,514

  月白色的光钵,来到这个世界像是受到天地间道则的影响,已然开始复苏,在补全自身的缺陷,融入天地间的规则。

  鲲鹏驾驭白色的光钵,在空间里进行跳跃。

  白色的光钵,如龙游大海,自由徜徉。

  鲲鹏一刻也不想耽误,归心似箭,朝着自己的巢穴奔去。

  江杰只感觉,自己被鲲鹏连带着,已经穿越了无数个空间,不知道前行了多远的路程,眼前眼花缭乱。

  江杰不知道跟着前行了多远了,只感觉从古路出来的时候,正是日中,现在却已经变成繁星点点。

  鲲鹏不知疲倦,速度不减反增,加快速度向前进发,月白光钵,沐浴在明月的光华下,变得神光内敛,在空间里极速穿梭。

  一夜无话,时间在赶路中度过。

  天边亮起一抹鱼肚白,赤红的太阳,从东方亮起,江杰感觉一股紫气从东来,身体有一种舒适祥和之感,连日的奔波劳碌,困乏之感一扫而光。

  赤红的太阳渐渐变成金色,光芒万丈,璀璨耀眼,照亮山河亿万里。

  刺眼的金光,令人不敢直视,就在这时,鲲鹏却突然慢下速度来。

  “终于要到了吗?”江杰猜想到。

  这片世界似乎广阔无比,地域广阔超乎人的想象。

  鲲鹏停下身形,江杰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像。

  一株金色的神树,怕不是有几万丈那么高,直插云霄,树干粗大的像是一堵金色的大墙,立在前方,树冠隐入高空,不可得见。

  “这,这莫不是世界之树吧?”江杰瞠目结舌道。

  鲲鹏似有些诧异的看了江杰一眼,道:“想不到,你还有点见识,竟然知道世界之树。”

  江杰:……

  其实江杰哪里知道什么世界树,不过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随口一句,道出了这棵神树的真身。

  鲲鹏从七荒的身体里飘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世界之树,神色激动无比。

  “一千年了,终于回家了。”鲲鹏忍不住感慨道!

  七荒站在江杰旁边,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是震撼不已。

  虽然鲲鹏元神入主七荒的身体,但是对于外界的事情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的,但那也仅仅像是一个过客而已,远不及此刻入主身体,感受的真切。

  鲲鹏的元神已经脱离出来,看着眼前的神树,激动的神色,不加掩饰。

  鲲鹏闭目,嘴里念念有词,一个个金色的符号跳脱出来,围绕着鲲鹏,组成一个又一个的神秘古字。

  此时,金色的世界之树,周围浮现出一层结界,将整个世界树隔绝于尘世之外,那树干上,出现一道门。

  门体通体如琉璃色,上面似有很多刻图,看不真切,门后面模糊可见一片小世界,一眼望不到边,由此可想,这世界树大的难以想象。

  十八个古字,像是大道载体,有序的排列成一个竖圈,围绕着鲲鹏!

  “去。”

  鲲鹏一声轻呵,那十八个古字围成的竖圈,便向着那琉璃色大门飞去!

  那琉璃色的大门正中心,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印记,细小的门缝将圆形印记平分为两半,圆形印记里,各自出现九个不同形状的凹槽,正好对应飞来的十八个古字。

  十八个古字,嵌入凹槽内,不大不小,正好吻合,顿时圆形的印记开始发光,开始顺时针扭动。

  圆形印记缓缓转动180度,接着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咔…咔…”琉璃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股苍茫之气扑面而来。

  鲲鹏带着二人,进入了古界。

  古界内,许久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了,一座巍峨磅巨峰坐落在古界中心,高耸入云,像是一根擎天柱,撑起这片古界。

  鲲鹏带着二人在山脚落下。

  “这里是…”七荒带着疑惑,向鲲鹏询问!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要听好。”鲲鹏正色道。

  “这个世界,与你们原先所处的世界有所不同,叫做仙灵世界,这片世界里的万物生灵,都具有灵性,皆可修习道法,天下万族,共于这片天地争渡真仙位。”

  “真仙者,不朽不灭,与天地同寿,超脱于时间长河之上,俯瞰纪元沉浮!”鲲鹏的话语里透着一股豪情万丈。

  江杰哑然无声,手指自己的嘴巴,发不出一点声音。

  一道神光从江杰身上飞出,没入鲲鹏体内。

  “啊~”

  江杰大叫,一路走来这么长时间,都不能开口说话,可被憋坏了。

  “前辈一身修为高深莫测,不如收我兄弟二人为徒吧。”

  来到这片世界,江杰就不自觉被这片天地所吸引,一点都不在怀念地球的生活了,总觉得昔日的生活过于平淡。

  修仙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啊,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江杰哪肯放过。

  “扑通……”江杰干脆利落的一声跪下,不带一点犹豫,向着鲲鹏磕起头来。

  鲲鹏并未出言阻止,看着江杰磕头如捣蒜。心想:“先前你不是不肯随我过来吗,现在这么快就拜我为师了?哼哼……”

  看着江杰足足磕了十八个响头,额头都磕红了,脑袋好像磕的有点晕头转向了,这才慢悠悠的说道:“emm……其实吧,”鲲鹏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们鲲鹏一族是仙族后裔,有自己一族独有的功法,不光是我们这一族,所有的神兽其实都有自己一族独特的传承,这是每一只神兽从出生时,就深深烙印在血液里的记忆,随着自身成长,逐渐打开血液里的宝库,走上修行的道路,你们二人是为人族,自有你们人族的修行之法。”

  “哦……”七荒和江杰二人闻言有些失望。

  “好像不对呀?”江杰脑子一转,“卧槽,那你看着我磕了十八个响头,不拦着我?”

  难怪这鲲鹏笑的那么……贱。”江杰心里愤愤难平。

  是的,鲲鹏此时笑的很灿烂,白白受了江杰十八个响头,自己又不用收他为徒,想想就觉得开心,之前在江杰那里受的郁闷之气顿时一扫而光。

  “不行,头都磕了,不能白白吃个大亏,我得想个办法才行。”江杰脑子里飞速思转。

  “有了。”

  江杰眼神一定。开口道;“前辈,一身修为撼天动地,鬼神难测,我兄弟二人若是能学到前辈万分之一的本事,想必也足够行走于世间,如此也是我兄弟二人的福分了。”江杰拱手奉承道。

  “不错,此话倒是不假。”鲲鹏对于此话似乎很是受用,一点也不谦让,后者脸皮大咧咧的应承了下来,而且看样子江杰这小子似乎有放弃拜师的打算了。

  “虽然我二人为人族,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兄弟二人对前辈的仰慕之情,前辈风姿绰约,睥睨天下,傲视天地,无敌星空下……”

  江杰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奉承鲲鹏的话,一口一个前辈,说什么对于鲲鹏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之类肉麻的的话,把鲲鹏吹得一阵云里雾里,心花怒放。

  七荒在一旁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鲲鹏顿时觉得江杰这小子看起来竟十分的顺眼了,不自觉连连点头。

  “那这么说,前辈是答应了?”江杰有些惊喜的问道。

  鲲鹏还在飘飘然的点头,被这江杰没来由话锋突变,搞得当场一愣。

  “我答应你什么了?”鲲鹏一脸懵逼。

  “收我二人为徒啊。”江杰一脸惊疑道:“刚刚前辈不是答应了吗?莫非……前辈也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宵小?”江杰脸上开始透出几许鄙视的目光。

  鲲鹏仔细一想,刚刚江杰的确好像说过这话,只怪自己光听了江杰的奉承话,没注意到江杰的话里还夹带着拜师的含义,偏偏刚才还一阵颇为自得的点头来着。

  “罢了,就收了你吧。”鲲鹏如此说道,却没说收江杰为徒,只说:“收了你吧”

  江杰是个人精,那里听不出鲲鹏的话里是什么意思,暗自想到:“这样更好,你也没明说收我为徒,我便装作没听懂,假意认你作师,日后较起真来,也自有说辞。”

  “如此,我兄弟二人谢过师傅。”江杰大喜,拉着七荒便要向鲲鹏行礼。

  “且慢!”鲲鹏这次倒是及时阻止了二人道:“我不能收七荒为徒。”

  “为什么“江杰急忙问道。七荒也一脸纳闷。

  “我没有资格收他,他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生灵都都不同,他的路只能靠他自己来走。”鲲鹏对江杰解释缘由,又看向七荒道:“你的路与天下万灵之路不同,你的体质比较特殊,可谓万古难寻,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关于你这种体质的修炼之法。”

  七荒与江杰听闻此言都有些吃惊。不由想起在天池,七荒浑身缭绕血色烟霞的情形。

  “前辈,可知我是什么体质?”七荒躬手问道。

  “日后你会知道的,此时告知你也无甚用处,只会令你徒增困扰。”鲲鹏没有正面回答他。

  “你们是时隔两千多年才重新踏上古路的人,这一世,万灵争渡,共争仙位,身在璀璨世,是你们的机遇,但同样也是其他生灵的造化,一世成仙不过二三人,这一世是纪元更迭的最后一世,天道可能会发生难以想象的改变,可能会增加成仙位也未可知,但同样这个世界还有你们无法想象的大灾。”说道此处鲲鹏神色异常凝重。

  “大灾?什么样的大灾?”二人齐声问道。

  “既然是纪元更迭,这一世又是这个纪元的最后一世,也就是末世,你们觉得会是什么大灾?”鲲鹏反问道。

  “灭世之灾!”二日异口同声。

  “不错。”鲲鹏点点头:“每次从地球踏上古路来到这个世界的强者,都去到了那个地方,为我们镇守一时安稳,不过你们不用担心,那等层次离你们还很遥远,还有足够的时间留给你们,让你们崛起成长。”

  “那条古路究竟有什么来头?”七荒问道。

  “不可说,关于此路的水太深,连我的父母都对之讳莫如深,那是我等远远不能提及的禁忌存在。”鲲鹏对于古路似乎很是忌惮。

  “但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们,古路绝不只一条,通往其他的文明世界,亦挑选其他世界的强者上路,送往这个世界。”鲲鹏道出这样一则秘辛。

  “嘶——”二人闻言大吃一惊。

  古路竟然不止一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挑选强者上路,送到这个世界。

  二人背脊发凉,感觉有人在幕后布局,默默主导着一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途异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途异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