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七脉燃阳
素袖良人2021-07-08 10:003,045

  这王虎剩本来在灯黑下来的一瞬间就强忍着虚弱,引燃了自己的三盏命灯。不想因为被女孩推开的缘故,这女孩竟然待在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这一下王虎剩就知道大事不好,这女鬼可是不分人的,果然女鬼进门的第一刻就找上了站在门后的女孩。

  王虎剩一直不是一个正义感过剩的人,十几年的艰苦度日,使得他拥有远比同龄人超出许多的刻薄无情。虽然是这个女孩自己招惹来的家伙,但若不是她在最后一刻推开自己,以自己的状态,难免陷入女鬼手中,那时的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王虎剩深吸一口气,知道凭借自己此刻的状态,远远不能像第一天那样,凭借九字真言便可以喝退女鬼。若是贸然上前,自己和女孩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

  于是,十几年深山里的经验使他下意识的做出了最快的选择,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再迟疑那么一会,这个女孩都有可能再也就不回来了。

  于是,在自己冲上前去断开女鬼对女孩缠绕的一瞬间,王虎剩就选择主动破开自己的七脉。所谓七脉,是人体内生气流转不息的七个大脉,在密宗中则称之为七轮,分驻人的七魄,魄属阳,故七脉为人体阳气的聚集处,此刻王虎剩主动破开七脉,阳气外泄,同时被王虎剩设法使其围绕在自己的身边而不外泄,并且借助自己的三盏命灯,使得自己在这阴气纵横之地就好似一团火光一般,诸邪畏惧,自然退避。

  《风水堪舆十六讲》中记叙为“自破七脉以聚阳,引灯燃之,以之焚阴,阳盛则阴平,阴盛则阳溃。”

  所以说这个法门虽然以自破七脉的方式在一瞬间汇聚大量的阳气,又借助命灯来引燃自身阳气以此产生巨大的威力。但人体本身阳气有限,更何况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法下,阳气将大幅度的消耗,而阳气的大量消耗,轻则大病一场,重则魂魄不稳,直接身死。

  王虎剩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法门,但大多都是需要时间来布置,或者借助于外物的帮助,这两样,尤其是时间,恰恰是王虎剩此刻最缺的东西。于是王虎剩在第一时间就选择这个法法,猛烈燃烧蒸腾的浩荡阳气直接在钟灵的身前划出一个界限,阻挡了来自女鬼的阴冷气息。就如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绝世虎人一般,站立了女鬼钟灵之间。

  蒸腾的阳气不停地搅动着身前的暗黑色空间,鬼魂属阴,在王虎剩的攻势下,迫于这至刚之气,自然连连后退。

  只见这阴冷的暗黑色空间之中,一个红色的人影不停地左右闪避,应付着身前同样不断腾挪的好似裹着火焰的人影。

  追击间,王虎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脚下好似踏在了一块寒冰之上,沁入骨髓的寒气瞬间使得王虎剩停滞下来,一股子阴冷猛地穿过脊背,本来在阳气燃烧下而浑身炽热的王虎剩瞬间就好似回到了腊月寒冬一般,巨大的危机像一只大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全身,让他不能动弹。七脉破开所带来的如火阳气,瞬间就被压制到了最低点。

  不等王虎剩压抑住这如同潮水一般的恐惧感,红衣女鬼就带着她那毫无血色苍白面孔出现在了王虎剩的面前,一阵阵的阴风从她的嘴里吹出,打在王虎剩的面颊上。同时一股子阴冷就从脚下传来,好似一条带满阴冷鳞片的巨大蟒蛇,一点点的从自己的腿部缠绕而上,甚至可以感觉得到那吞吐信子时所带来的感觉。而那汹涌的阳气好似完全不能阻止它一般,只能任由它一点点的盘绕而上,直到它吞噬掉自己布满恐惧的心脏。

  待得王虎剩的心跳渐渐变缓,皮肤上的血色也逐渐消失隐去,女鬼才将自己的纤细的长手搭上了王虎剩的肩头上,凑近王虎剩的身前,空洞漆黑的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王虎剩那双呆滞的双眼。与苍白皮肤不同的,殷红如血的细薄嘴唇慢慢的向后咧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就好似在哭的同时又在笑一般。

  “列!”

  一阵大喝从王虎剩的胸腔发出,本来逐渐僵硬苍白的双手迅速的结起智拳印,而后口诵大日如来真经。在九字之中,列字表救济他人之心,此时王虎剩为救助女孩,结列字印,自然可以发挥最大的效力。

  体表的阳气瞬间又蒸腾而起,同时,不再局限于三盏命灯,萦绕全身的阳气都好似被点燃一般,猛烈涌动的无形火焰瞬间冲开女鬼加持在在自己身上的束缚,同时缠绕上了女鬼搭在肩头上的纤纤细手,那被火舌舔舐的手好似白蜡一般,滴下白色的液体,落在王虎剩的肩头上,却变成了黑色,一股子腥臭顿时扑面而来,而那皮肤下的手骨却好似被大火焚烧一般,瞬间变得漆黑无比。

  女鬼大惊之下,一边凄厉的哀嚎着,一边抽手向着身后退去,同时王虎剩身边浓郁的异常的黑暗也随着女鬼的向后退去,就像是退潮一般,瞬间溃散。显现出了那个老旧的走廊和那盏闪烁的泛黄灯泡。回头看了看寝室里挣扎着亮起的白炽灯,全身一软,就那么直直的向后趟去,在视线全黑的前一刻,看见那最后映入眼帘的女孩,不禁一阵苦笑。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破旧被窝里面,昨天晚上破开七脉的伤口已经被很好的处理了。强忍着一阵阵眩晕和从骨子里透出的虚弱,努力的爬了起来,看了看依旧放在角落的破旧背包,没有被人翻动过得痕迹,心里顿时轻松大半,他看得出,昨天那个女孩不是普通人,若是她将自己的《风水堪舆十六讲》拿走,那自己可就要哭死。至于女孩的身影,自然早就无迹可寻了。

  想到昨天也是一阵后怕,本来在自己看来,都已经运用了破开七脉如此刚猛的法门,那个女鬼依旧可以抓住自己空隙给自己施下幻术,若不是那个女鬼自己大意间将手搭在自己肩上,自己还真的没有办法伤到她。

  原来在昨晚,王虎剩破开七脉所带了的汹涌阳气本可以使得大部分的阴邪鬼物退散逃避,却不想这女鬼灵智远超出王虎剩的预料。女鬼在自己第一次后退时就施展下了一个类似聚阴的法术,而后开始拖延时间,待得王虎剩阳气不若一开始般猛烈,聚阴之处也聚集了一定的阴气。就将王虎剩引到这个法术之上,一瞬间,阴气冲体,破开王虎剩身上的阳气,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也使得王虎剩出现片刻的迟疑害怕。

  所谓气势,无畏时自然最为勇猛,一旦出现片刻恐惧,势被破开,其体表阳气也瞬间降到了最低点。女鬼正是抓住这个机会,施展自己最为拿手的幻术,让王虎剩陷入了更为恐怖的幻境之中。

  却不想,王虎剩那野兽的直觉又救了他一命,虽然有片刻的恍惚,但却在最快的速度下结出了临字印,凭借着自己当时想要救小女孩的执念,直接将手印威力发挥到了最大,瞬间破开了女鬼的幻境。同时借助命灯点燃了身上的所有阳气,瞬间重创女鬼。

  这引燃阳气的法门虽然简单,但在一些有识之士看来无异于引火烧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引火烧身尚且还可以救,这引燃阳气一法一旦点起,因为其势猛而烈,没有经验之人大多无法控制,一旦使用时间过长的话,就会导致自己根本无法主动停下来的情况,这样反而会致自己于死地。何况这个法门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猛烈燃烧,且范围又小,所以虽然法门简单快速且威力巨大,但使用之人也是寥寥无几。

  想来在昨晚,一来是因为自己受到临字诀的加持,二来那个女鬼刚好将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肩头,猛烈爆发的阳火找到了宣泄的地方,瞬间传导去了女鬼身上,没有过多的燃烧己身,让自己有控制的时间,这才使得自己幸免于难。想到这里,王虎剩又是一阵庆幸自己昨天下意识做出的决定,否则换了其他法门,要么速度太慢被女鬼躲开,难以重创,要么就是威力太小,难以逼退女鬼,反而激起她的凶气,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

  看了看肩头处几乎微弱不显的命灯以及感受着不停从自己骨子里传来的虚弱感,王虎剩只得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用这种自残的法门。

  王虎剩想了想,就爬下床将自己放在背包里的《风水堪舆十六讲》翻了出来,准备好好研究一下更多的法门。自己原来几乎没有遇见这些鬼物,所以大多都只是记得一些方法粗暴简单的驱鬼退邪之术,之前破开鬼打墙的方法更是从异闻一章上得知,根本算不上什么方术道法。

  却不想就在自己翻开书时,一阵敲门声就从门口传来,让此刻虚弱无比的王虎剩心脏顿时漏了一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