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诡异宿舍
素袖良人2021-07-08 11:263,184

  王虎剩还没有走到门前,便看见了一滩鲜血出现在了自己脚下,带着血液独有的滑腻粘稠以及生物血液绝不会有的阴冷,从门缝下慢慢渗了进来。王虎剩退了一步,作为一个人类的本能。

  他不是没有见过血,但大多都是猎杀动物时溅射的温热的鲜血,而不是这种好似被停在停尸间十几天的暗红血液。

  王虎剩抽了抽嘴角,挥散萦绕在鼻尖的血腥味。意识到自己似乎遇见了一个大家伙。于是一边开始后退,一边将右手放在肩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门口的血液似有意识一般,见王虎剩开始后退,便越来越快的向房间内渗透而入。

  不一会,王虎剩已经如法炮制的在另一边的肩头按了起来,同时猛的向前一踏,正踩在血水之中。

  “叱!”

  本在王虎剩落脚时准备对着脚盘绕而上的血液瞬间发出了一丝丝的黑烟。就像被扔进冷水中的赤红铁器,发出剧烈的“嘶嘶”声。随即如遇蛇蝎一般,飞速的向着门外退去。

  已经点燃两盏命灯的脸王虎剩色显得有些苍白。眼见血液开始向门外退去,便迈步行至门口,一手抓住把手,一手则并指于胸口,随时准备引燃自己的第三盏命灯。

  一股子阴冷从把手上传来,王虎剩冷哼一声,猛的一用力,拉开大门。同时左手也猛的向上一划,随即一股子热气自双脚升腾而上,瞬间弥漫全身。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阵阵的阴风迎面而来,宿舍的走廊上除了灰尘就是一些长年累积的泥垢,并没有一丝血液的痕迹,更不用说是一滩了。

  走廊上就只有一个泛着惨白色的灯泡在尽头忽暗忽明。因为久久无人居住,楼层的白色墙面也早已泛出一种浑浊的淡黄色。其他几间宿舍要么被已经生锈的旧锁关住,要么就是打开出一条缝,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王虎剩走出门,点燃了三盏命灯的他对于阴邪鬼物来说就好似一团火焰,浑身都被命灯引燃所带来的阳气围绕。

  站定在走廊,王虎剩往尽头处望去。这一望,倒是让王虎剩着实吓了一跳。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装上了铁丝网的窗户,自然是已经布满了灰尘,早已分辨不出白色的边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将窗户外的高大槐树枝叶投影到了宿舍的走廊上。

  王虎剩眯了眯眼,长年赶狍子带来的强大视力让他可以清楚的看见窗户上似乎写了一行极小的字。

  下意识的,王虎剩抬脚向前走去。然而,方行一步,一股寒凉便冲过脊梁,在天灵盖处炸开。

  王虎剩双眼一凛,双手靠拢,十指交叉 ,随着一声大喝,双手猛的一合。

  “皆!”

  眼前一花,待双眼恢复清明时。王虎剩发现自己还站在宿舍门口,眼前还是泛黄的墙面和无力延伸过来的惨白灯光。

  偏头看了看,却不见那皎洁月光,那灰黑的窗子除了一片漆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王虎剩犹豫了一下,随后退回了寝室,一边带上寝室门,一边用右手在双肩和头顶上都抹了一下。

  一股子虚弱从身体里传来,王虎剩知道,自己的时间丢失了!

  点燃三盏命灯的消耗固然大,但从刚刚自己的感觉来看,也就过去了十几分钟,远远不至于让自己的双腿都感觉到虚浮。

  王虎剩拿起床上的老诺基亚手机,看了看手机单一的黑白平面。

  果然如此,王虎剩眯了眯眼,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心想着。

  可以让人不知不觉丢失将近一个小时,若不是自己按照《风水堪舆十六讲》锻炼过自己的尸狗一魄。可能要被困在里面,一直等到命灯耗尽自身的阳气。

  感觉有点大麻烦了呢。

  王虎剩心想,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没事找事了。但是他看了看放在床脚的老旧的旅行包,又想了想大马路边上和这个虽然诡异但是免费而且还可以遮风挡雨的宿舍。

  没挣扎多久,他就撇了撇嘴,就继续翻身上床。

  眯了一下,回想到刚才在走廊看见的一幕,猛的拍了下头。

  按照《风水堪舆十六讲》里的异闻所记载。月光虽然是属于阴火,但是其本源来自于太阳,其中或多或少含有太阳精火,若是飞鸟走兽或者是草木精石所修炼的妖怪,自然可以借月光磨炼魂魄,吸取月光中的阴精之气修行。

  毕竟飞鸟走兽有其肉体来保护魂魄不受到直接的照射,至于草木精石则本是于混沌中吸取日精月华而开心智,自然不会畏惧。

  但是鬼魂邪魄确是万万不敢暴露在月光之下,这会极大的损坏魂体,甚至可能使一些道行偏浅孤魂野鬼直接魂飞魄散。

  自然,修炼千年的鬼将是不会畏惧月光中的那一丝丝太阳精火,不过王虎剩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千年鬼将不是隐于山林就是待在哪个皇帝的墓穴里借王气养鬼气,就连《风水堪舆十六讲》里也就是提过一次,但也是以春秋笔法带过,没有细说。

  也许是因为中了幻术的原因才看见那月光吧,不然鬼魂是绝不会在月光照射下的玻璃上写东西的。

  想到这里,王虎剩也就不再细想,赶忙将放在床头的旅行包拿了起来,埋头在包里捣鼓起来。

  睡觉是不可能了,王虎剩是胆大,但是又不是二傻子。遇见这事虽然不至于胆战心惊,但是还是有点紧张。不得不布置一些小东西。

  王虎剩将几片小纸人从包里拿了出来,用一直带在身上的小剥皮刀在右手的小拇指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将其血一一沾染到了四个小纸人上。

  纸人是《风水堪舆十六讲》里一种最基础的道具,大多的拘鬼,役魂之术都要借助于纸人。

  将通于心脏的小指血染在纸人上后,王虎剩就将其放在身前,闭目低声念了起来。

  不一会,王虎剩停下念咒,轻声喝道

  “赦”

  身前的小纸人哗啦啦的全站了起来,围成一个圈,一动不动。

  王虎剩伸手点向寝室的四个方位,每点向一个,嘴里便轻说一声:“去”。话音每一落下,就有一个纸人随着指向飞去,贴在就近的墙上。

  这是在《风水堪舆十六讲》里奇术一章所载录的,用与心脏相连的小指上的血沾染上纸人,随后将纸人按照四象方位放置的一种起到预警,阻拦的法术。

  心脏是人身之本,乃生魂所驻之地。本就是阳气最重之地,又兼其为人身血液的交汇起源之地,带有着一个人最为鲜明的印记。

  将血液涂至纸人上,分置于四方。使得对于只有阴眼的鬼物来说,就在眼中上多了四个人的阳气。这倒有些空城计的味道。

  再者,若是鬼物强加谋害,也会受到心血的影响而难辨真假,给以施术者警示和更多的时间。

  做完这一切后,命灯的点燃以及之前的对峙所留的后遗症爆发出来,王虎剩感觉到一阵阵轻微的眩晕袭上脑海。揉了揉头,看了眼贴在门上的纸人,两眼一闭,就那么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

  寂静的寝室里,突然间发出了一阵阵莫名的声响。

  “嘶……嘶……嘶……”

  有点像是蛇在游走的声响,又有点像是有人在用指甲轻轻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刮动木板的声音……

  位于门上的纸人抖动一下,自双脚处冒出一丝白烟,似乎就要从脚处开始燃起。

  然而,从小纸人的心脏处,也就是王虎剩施法点血之处,突兀的出现了一点水印,并且越扩越大。纸人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但是那一丝丝白烟好似是因为这莫名水印的原因,难以燃起明火。

   顷刻间,这预警阻拦之术竟然就莫名其妙的失去效果,而躺在床上的王虎剩犹自未觉。

  一丝丝头发似的物体从门下的缝隙中探伸入寝室,似乎有自我意识一般,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在房间铺展开去。

  那“嘶……嘶……嘶……”的声音原来是这发丝状的物体在地面爬行时所发出的细微声响,就像蛇腹在人身上划过的声音。

  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床铺之前缓慢凝聚,发丝之间相互缠绕着向上延伸,慢慢的,慢慢的相互叠加环绕着。

  一个瘦长的影子出现在王虎剩的床边,一丝丝的黑色发丝犹自在其身上来回游动爬行。逐渐充实着这个瘦长影子的形体,如同行蛇归穴一般,从地上向上爬行,慢慢融入到影子中。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一个长发遮脸,穿着惨白色的破旧麻布大衣的瘦长人影出现在了王虎剩的床边。

  头部微微转动,双眼明明被遮挡在杂乱长发后面,却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其在注视着睡在床上的王虎剩。

  王虎剩没有一点反应,对于一个十四岁就开始在大山里过夜的“老手”,野兽踏在树叶上的声音都可以将其惊醒,更别说这连绵不绝的嘶嘶声。

  其中固然有体力消耗导致其警惕性降低,但是都站在床前了,王虎剩还是没有一丝的反应,只能说明床边的人影可以避开尸狗一魄的警戒,让王虎剩在大山里养成的第六感如同虚设。

  但是,这个瘦长诡异的人影却并不再行动,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床边,注视着床上的王虎剩,一动也不动。

  安静压抑的寝室里,除了黑色发丝在瘦长影子上爬行的嘶嘶声外,寂静的就好像没有乌鸦的墓地一般,让人窒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闻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