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柃伊2020-11-17 13:332,583

  刚刚结束一天门诊的乔以笙回到办公室,一边写病历,一边听值班的齐天添油加醋的讲刚刚宁谨霸气护妻的事迹,偶尔也附和一两诸如“嗯”“是”“没错”之类的话,齐天讲完后,她以为自己耳根总算能清净一会儿,没想到那厮又语出惊人,“乔医生想不想要一个这样的男朋友?”

  乔以笙闻言终于把盯着电脑屏幕的目光转向齐天,看着他贱兮兮的表情,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微笑,“可能思思比较需要。”

  “思思?不可能,她说过她哥这种类型的不适合她。”齐天好像真的在思考,乔以笙没想到原来齐天的感情已经成熟到可以淡定的提起宁思的理想型。

  “所以你就反其道而行之?”乔以笙来了兴趣,其实她隐隐觉得宁思对齐天的感觉好像也不止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我……等等,咱们说你呢,怎么还扯到我和思思身上了?而且思思跟隽淮在一个科室,萧隽淮肯定不允许有人伤害他师妹。”齐天坚决否定,那态度就跟宁思和萧隽淮在一起比和他在一起安全一样。

  “哦。”乔以笙转头继续写病历,像是自言自语,“你也不怕近水楼台先得月。”

  哪知,被耳尖的齐天捕捉的完全,他一副“你不了解他”的样子摇头道,“诶,不怕不怕,隽淮情窦未开,而且都打算为医学事业奉献终身了。”

  乔以笙这次没有搭话,齐天歪了歪头,却看见乔以笙嘴角不自觉地漾起一抹微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且自以为是个高见,“要不你和隽淮试试吧?他就是有点内向。我觉得你俩,说不出的合适。”

  也许喜欢给别人介绍男女朋友是医务工作者们永恒的话题,乔以笙看着一脸得意的齐天,虽然知道也许他只是在开玩笑,可心跳还是不受控制的快了几拍,她正欲回应,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谁和谁合适啊?”

  不会吧?

  “你是曹操吗?”齐天看着含笑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萧隽淮,由衷的发出疑问。

  他是,乔以笙心里想,但开口却变成,“来找齐天吗?”

  “不是,老师让我来找你,说今晚难得都有时间,一起吃顿饭。”萧隽淮回答。

  乔以笙来了兴致,“你请客?”

  “唔……下次吧,这次师母已经快做好了。”

  不用再追问,乔以笙便明了,这是要在她舅舅家小聚的节奏,真不知道舅舅怎么想的,一天到晚把男人往家里领。

  额……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她必须要和舅舅好好谈谈,绝对不能助长这种风气。

  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她心里,其实是有点小期待的。

  目睹乔以笙丰富的表情变化,齐天是有点稀奇,决定再添一把柴,“我淮哥果然是闷声干大事的人,这才刚认识也就一周多,就直接见家长了,小弟佩服。”

  “齐天,女孩儿脸皮薄,别开这种玩笑。”萧隽淮看着憋红脸的乔以笙,皱眉。

  “怎么,心疼了?”齐天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换,终于决定不再开玩笑,“好了,你这个问问年龄就知道单身多少年的母胎solo,不可教也。”

  萧隽淮对此及其宽心,毕竟,“同样一直单身,咱俩谁比谁高贵。”

  “打住,咱俩不一样,我有思思。”

  齐天,胜。

  于是两人开启干瞪眼模式。

  见两人僵持不下的样子,乔以笙开口,“麻烦萧医生等一下,我写完这一点就走。”

  “好的。”萧隽淮回了一个明朗的笑容,然后,继续和齐天干瞪眼。

  临走之前,齐天还拽住萧隽淮神秘兮兮地问了一句,“真的不想试试吗?”

  对此,萧隽淮意味深长地笑笑,还给出了如下作答:“可这和我为医学事业贡献终身有冲突。”

  齐天后脑勺一凉,怪不得,刚刚自己调侃他“情窦未开”时右眼皮一直跳,发现他时他还笑着,那时只当他是窃喜,现在想想只觉那笑里藏刀。

  以后还是少开乔以笙玩笑,尤其他在场,这哥们儿太可怕,万一哪天借来他表哥的毫针把自己扎晕,想想都打哆嗦。

  此时没走多远的萧隽淮适时打了个喷嚏。

  两人走出医院大门,在萧隽淮的建议下扫了两辆共享单车,美其名曰低碳环保还锻炼身体,最重要的是,这个时间段,公交上的人是的确多。

  骑过一个路口等绿灯时,乔以笙想起刚刚萧隽淮和齐天互怼,不禁疑惑,“你和齐天平时就这样相处吗?”

  “当哥哥的让着弟弟。”语气中竟然还有种责任感。

  “你们两个不是一年的吗?”齐天比她都还早几天出生。

  “双胞胎大一分钟都是哥哥,何况我比他大四个多月。”

  萧隽淮理所应当的语气让乔以笙本就不错的心情更加愉悦,这样看来,竟然感觉他有点可爱。

  好想听听他的学生时代啊,那一定很有趣。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乔以笙从萧隽淮口中知道,他也是盛情难却才放弃了本该在家休息的机会;不过提起“家”,其实那并不是他家,而是数年前舅舅还在实习时的宿舍,是个双人间,而随着舅舅那一批实习医师正式工作,那里也逐渐变为职工公寓,基本解决了家远薪水也低的低年资医师的住房问题。

  当然,萧隽淮住那里,完全是因为方便省时。

  不过他来接乔以笙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我上次坐反方向车完全是因为我在想事情。”两人到达目的地,扫码还完车,乔以笙就开始为自己的黑历史辩解。

  “所以啊,为了防止你这次再因为想什么事情坐反方向,老师也是用心良苦。”萧隽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眉眼带笑。

  “那我是该好好谢谢舅舅。”特意加重的“谢谢”二字,故作发狠的表情,让萧隽淮想起两个字:奶凶。

  怪萌的。

  看着乔以笙的背影,他耸耸肩,走上前,跟上了她。

  乔以笙一打开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看到舅舅舅妈在忙着上菜,两人换好鞋子洗完手,便默契开始帮忙,许是大家都很熟悉,苏固和沈雅芝就任由两个孩子,也不阻止。

  “今天真是难得啊,还麻烦隽淮去医院跑了趟,快尝尝你师母的手艺是不是进步了。”苏固显然很开心,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萧隽淮碗里。

  “不麻烦,正好借机来老师家蹭顿饭。”萧隽淮夹起那块红烧肉放进嘴里,边嚼边点头,“师母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那隽淮多来,师母有时间就给你做。”沈雅芝招呼着萧隽淮,而后才终于想起快要被遗忘的亲外甥女儿,夹了块番茄放进乔以笙碗里道,“以笙要经常邀请隽淮来咱家玩,你们年轻人多交几个朋友总是好的。”

  “那也不用总往家里带啊。”她戳了戳碗里的米饭,小声嘟囔。

  自以为挺小声的,没想到都听的一清二楚。

  苏固清清嗓,“是,不能随便带朋友回家,但隽淮不一样,他是自己人。”

  “哦。”乔以笙静默。

  这算什么?怎么就自己人了?我一个家庭核心成员为什么不知道这号自己人?

  乔以笙是真想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些年里,萧隽淮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两个阅人无数的教授级别临床工作者连连称赞,仿佛是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觉得好。

  这样想着,她便不自觉观察起这个自己人,观察不久她就没继续,因为萧隽淮吃饭看起来太香了,生生,把她看饿了。

  他倒不作假,她想。

  正当她终于打算尊重舅妈劳动成果的时候,舅舅的手机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指引我靠近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指引我靠近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