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麻的失去知觉了
沉鱼落雁月半2021-02-09 11:522,023

  霍彧廷颔首,将书放在桌上,“来。”

  比划开来,两人赢得猜拳使出浑身解数。

  “一心敬啊,哥俩好啊………”

  “五魁首啊,六六顺啊……”

  “九连环啊,满堂红啊……”

  刚才还文邹邹讨论文学的书香氛围,瞬间被不入流的猜拳口令给取代。

  隔壁客房的裴琰:爸爸妈妈好像玩的比我还嗨?

  樽徽:阿珏,注意气质。你是才女。

  经过十几轮的拼杀,猜拳硬是难分高下。

  霍彧廷挑眉:“不然平局都睡床,一人靠一边,互不干涉?”

  “可以。”沐汐珏也累了。

  这男人今天怎么猜拳口令玩这么好?

  以前每个星期天她都秒杀他,他都是睡地板的料。

  今天他猜拳突然变这么厉害?

  不输她,却也不赢她,总是保持平局。

  一定是今天裴琰不在身边,她发挥失常了。

  沐汐珏率先躺在床上躺下。

  霍彧廷随即在床另一侧躺下来。

  一人靠一边。中间可以开过一辆卡车。

  “你似乎有很多男性朋友?”霍彧廷侧身面对着沐汐珏。

  沐汐珏静静躺着,听到这个问题,便张开了眸子,在暗夜里,这一双眸子透着熠熠光辉。

  “是啊。” 沐汐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朋友中大多是男士。这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她没有办法左右的样子。

  倒坦诚。

  不是应该起码敷衍两句或解释两句:没什么男性朋友啊,不过都是一些泛泛之交罢了。

  “结婚之后还有那么多男性朋友,不觉得对不起谁?”霍彧廷暗示。

  沐汐珏略略考虑了片刻,“这几年只顾着照顾裴琰,确实那些朋友们都抱怨我疏远他们了。有点过意不去,挺对不起朋友们的。是要找时间多聚一聚了。”

  “……”霍彧廷有点内伤,他暗示的是太委婉了吗?

  他的暗示:谁=霍彧廷。

  她的理解:他=男性友人。

  偏差巨大。

  他有丝毫鼓励她和男性友人多多聚会的意思?

  “可能我说的不够明白。我重新问一次:结婚之后还有那么多男性朋友,不觉得对不起你老公?”

  嗯,这下他表达的直接明了,她该懂了吧。

  “我实际上没老公啊。”沐汐珏眨眨眼,“你不也知道吗?我连恋爱都没谈过,哪来老公?”

  没老公?

  没老公?!

  她居然说她没老公……

  霍彧廷有点懵:“难道我没和你领结婚证,我不是你的合法伴侣,我不是你老公?”

  “你不算啊,你是兄弟。”沐汐珏皱皱眉,“我们是合作关系,等裴琰长到十八岁,我们就不用再演戏了。”

  所以他睡了自己兄弟,还和自己兄弟生了一个儿子。他怎么那么操蛋呢?

  “沐汐珏,男人和女人不能做兄弟。”霍彧廷谆谆教诲。

  他到底想说什么呀,她都快没耐心了。

  在犯困的时候,一直被问问题,她会发火的。

  沐汐珏不解,“不然你想怎样?当我姐妹?”

  姐妹……

  小爷有让你感受到有变性的冲动?

  “我要做你老公。”真枪实弹那种。他语气中充满占有欲。

  “你已经是了啊。你刚才不是还在说已经和我扯证了,是我合法丈夫了么?”

  沐汐珏满脸问号,被迫聊天好无奈哦。

  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以后可以不让别的男人进家里?”话一出口,霍彧廷突然意识到怎么自己有点可怜?

  “为什么?”

  “邻居看见会说我惧内。”

  霍彧廷的回答后,觉得可怜之感更甚了几分。

  自己反倒有点像是在求流连花丛的妻子回头是岸。

  惧内……

  男人惧内才是真爱吧。

  “明白了。安啦,今天是特殊情况,你儿子爆了别人三个车胎,我不让别人进门,有点说不过去啊。”

  “还是我儿子疼我。…”得知儿子爆了樽徽三个车胎后,老父亲心里得到了些许慰藉。明天必须买大号奥特曼奖励那小子。

  “……”沐汐珏缓缓的不再回话,已然进入了梦乡。

  霍彧廷脑海却越发清醒,一丝睡意都没有。

  结婚四年了,每天共处一室,一点事没发生,传出去还以为他有什么病吧。

  勉强女人……

  他希望女人自愿承欢。

  然而,等她自愿,怕是不大现实……

  砰---

  怀里一满,沐汐珏睡品极差的滚进了他的怀里,纤长的腿大剌剌的搭在他腰身,手搂着他的脖子。

  红润的唇在他耳畔吐气如兰。

  毫无防备。

  她身体上淡淡的清香钻入他的鼻息之间。

  煎熬。

  霍彧廷拥着沐汐珏,嗅着她发丝间的清香,不知煎熬多久终于也睡着了。

  翌日早晨。

  沐汐珏醒来,觉得浑身舒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

  她张开眼睛的一瞬间,一张放大的近在咫尺的俊颜印在眼底。

  她发现自己越过的“楚汉之界”,杀到霍彧廷的这半边床上,并且把霍彧廷当成熊仔布偶抱在怀里。

  昨晚上迷迷糊糊,她似乎还抓熊仔的肚子了,咬了熊仔的脖子……

  沐汐珏莫名其妙脸有点发烫。

  有点害臊啊。毕竟自己一个大女人,怎么干出小女孩家家干的扭捏事?

  趁霍彧廷还没醒,赶紧走!

  沐汐珏蹑手蹑脚的起床,打算悄悄离开卧室。

  “占完便宜就溜?”

  沐汐珏正猫着腰打算往前走着,霍彧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被抓到了。

  好尴尬。

  沐汐珏倏地回身,便迎进了霍彧廷充满玩味之色的眼眸。

  霍彧廷正坐在床上,揉着犯痛的胳膊,被某人枕了一夜,麻的失去知觉了。

  “以后猜拳不准和我平局。”如果不是平局,那么整张床都是她的,随便她翻滚,不存在越界侵犯他地盘这回事,更不会把他当熊仔抱住了。

  “所以你占我便宜,还是我的错了?你一点责任没有?白白把玩我一夜?”

  把玩……

  好暧昧。

  她把玩了哪里啊?

  不会吧……

  不敢想,不敢想。

  “我睡着了,什么都不记得,你不要碰瓷。”

  “我没碰瓷。脖子里牙印还在呢。”霍彧廷颈项中确实有两排齿痕。

  沐汐珏:“……T_T” 一世英名,毁在了渣渣睡品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霍总闪婚后马甲掉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霍总闪婚后马甲掉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