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四个车轮同时爆胎了
沉鱼落雁月半2021-02-09 11:462,002

  “樽徽叔叔,你为什么把自己车胎扎爆呀?”

  裴琰在铁栅栏门内,从栏杆缝里看出来,大眼睛忽闪忽闪,充满好奇。

  晕。

  居然被裴琰看到了。

  得想个正当理由啊。不然过去几年自己在孩子心里树立的伟岸影像就打折了。

  “…叔叔试试车胎结实不结实。结果这个车胎不太结实的样子。”

  自己都觉得这个回答很蹩脚,不过用来应对四岁萌宝,应该可以过关吧。

  “这样啊,那其他三个轮胎不用试一试是否足够结实吗?”

  裴琰打开大门,走到樽徽跟前,有种跃跃欲试。

  果然,每个男孩子身体里都住着一个破坏大王。

  “要不,你试试?”樽徽提议。

  “好啊,好啊。”

  萌娃接过水果刀,手起刀落,把剩余三个车胎全给扎破放了气。

  孩子,叔叔新提的超跑,你还真是舍得。害,果然大户人家的孩子不知道钱主贵。

  不过这手法,这力道,长大后可以接他班作特工大佬了。

  “樽徽叔叔,这三个轮胎也不结实的样子。”裴琰意犹未尽。

  樽徽指了指院里面那辆停泊在停车位的加长林肯,“再拿那辆车的四个轮胎试一试?”

  裴琰看了看林肯,像个小机灵鬼,“那是我爸爸的车啊,不用了,不用了。”

  “怎么不用了呢?”小家伙明明很想搞破坏,他破坏他车轮子的时候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把我们家车胎扎破了,还得花钱修啊。我爸爸赚钱很辛苦的。”

  樽徽:T_T。

  叔叔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叔叔的轮胎不用修的吗?

  谁说大户人家的孩子不知道钱主贵。

  这小崽子亲疏分的清楚的很啊。

  “樽徽叔叔,轮胎是橡胶的,锋利的刀具肯定可以把轮胎扎破的,以后不可以再用水果刀扎轮胎玩了哦。”裴琰一本正经的交代。

  “……”刚才小崽子玩的比他嗨多了吧,这会儿反过来批评他了,“叔叔以后不扎车胎玩就是了。”

  沐汐珏不知何时站在了裴琰的身后。

  裴琰感觉到身后伟大的母爱气场,把水果刀递回给樽徽,“我还是个小宝宝,怎么可以给我拿水果刀呢?万一伤到了我,怎么办?樽徽叔叔太不让人省心了!”

  “……”

  樽徽愣住,现在幼儿园小朋友都这么厉害的么,小戏精啊,他有点智商不够用的感觉。

  他提着水果刀,尴尬的对沐汐珏笑了笑。

  “四个车轮莫名其妙都爆胎了。山上手机信号差,方便用你家固定电话叫人来拖车吗?”

  “这个理由你信吗?”

  沐汐珏无语的看着樽徽。

  每次都带着裴琰一起搞破坏!

  “我信啊。”四个车轮同时爆胎也是常有的事。

  再说了,你儿子扎爆我仨轮胎。我去你家喝杯茶用下你家电话不过分吧。

  裴琰抱住妈妈的腰,“妈妈,就让樽徽叔叔进去陪我玩一会儿嘛,求求你了妈妈。”

  他喜欢和樽徽叔叔玩耍,妈妈平时太小心了,他拿个棉签,妈妈都担心他被棉签给捅瞎。樽徽叔叔就可以让他释放天性,让他做个为所欲为的破坏大王。

  “半小时。”沐汐珏率先走进了别墅。

  “耶!”

  裴琰开心的和樽徽击了一下手掌。

  樽徽将裴琰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让裴琰骑在他脖子上。便跟在沐汐珏身后进了别墅。

  “樽徽叔叔,你可以考虑开坦克呀,坦克车的轮胎非常结实的哦。无敌结实。”

  “……”好好好。叔叔考虑一下开坦克出行,想想就特别拉风。

  ***

  ASM总裁办公室。

  “夫人的资料我查了,不过能查到的也只是她在孤儿院长大。其他的没有任何记录了。”

  “出国记录,入学记录,都没有?”霍彧廷不快。

  “老板娘的信息似乎是被人刻意锁住了,我任何方法都尝试了,但是却什么也查不出来。”

  沈清离耸肩,摊手,似乎遇到一个比他还牛逼的电脑高手加密了夫人所有的信息记录。他也没有办法。

  刻意锁住了信息……

  这样的么。

  越是神秘,霍彧廷就越是好奇。

  “内个……老板,别墅的监控,那样没关系么?”

  沈清离指着霍彧廷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

  老板,你家后院又起火了!

  自从上次绿帽子风波后,老板时不时翻一下别墅的监控来看两眼,查夫人的岗查的非常勤。

  霍彧廷将视线落在屏幕上。脸色又晴转多云,转阴,转霾了。

  监控里见到沐汐珏开了门,带着一名男人进了别墅。

  这男人不是MU的荣誉总裁寒覆,而且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上的国际著名主编樽徽!

  居然带男人回家?

  并且还不是上次的那个男人!

  女人,他定的规矩是不管用么。

  霍彧廷穿上西装外套,顺便拿着霍芸芸帮他买到的那两本精装的《惊世》,而后目光一凝,看向沈清离。

  沈清离重重点头:明白,老婆重要,今天下午所有会议改期。

  霍彧廷回到家中,裴琰正在地板上打滚玩爆裂飞车。

  “儿子,你妈妈呢?”霍彧廷将书放在桌上。

  “妈妈和樽徽叔叔在浴室呢。”裴琰忙着和爆裂飞车一决雌雄,无暇分神和爸爸多说。

  霍彧廷朝着浴室看了一眼。

  浴室大门紧闭。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

  岂有此理!

  霍彧廷走近了几步。

  “好了没有?”沐汐珏焦急的询问。

  “没呢,没那么快!”樽徽声音有丝急躁。

  “你到底还要多久?”沐汐珏不耐,“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下来,我上去。”

  “行,马上就好了!”樽徽笃定。

  这几句对话听起来暧昧不清。

  被他抓到出轨现场了。

  霍彧廷面色黑沉,他大步走到门边,大力推开了浴室大门。

  “沐汐珏!”霍彧廷非常不悦。

  门内,樽徽正站在三角梯子上换灯泡,沐汐珏在下面帮忙扶着梯子。

  门被人很用力的打开了。

  沐汐珏便朝门口看过去,一眼就看见霍彧廷由暴怒转为诧异的神情。

  这人和门有仇么?那么用力推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霍总闪婚后马甲掉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霍总闪婚后马甲掉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