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房梁上的头
三月19972021-07-20 18:123,092

  阿婆,就葬在距离我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里,不远,走起来也就三五分钟。

  可笑的是,八年来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山坳里不是什么福地,阿婆肯定是为了离我近一点才选择在这下葬。

  站在阿婆被挖开的坟前,我的心中说不出的难受,以及恨意。

  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才会做出掘人坟墓这种事情。

  我跳到坟坑里,想要帮阿婆重新填上土。

  棺材盖子被敲开了一角,我朝着里面看了眼,眼睛顿时就移不开了。

  棺材里,竟然没有尸体!

  衣服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但是里面如果装过尸体,一定会有尸臭味,留下痕迹才对。

  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心中升起一股希冀,兴奋的看着赵一手。

  他似乎是知道我想问什么,给我泼了盆冷水,“徐阴婆,确定已经死了,是我帮她收的尸,葬在这里。这些年也是我帮你送的寿糕和食物,食物每周一次,寿糕是你每年的生日。”

  刚刚升起的希望再次被扑灭,我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如果阿婆真的死了,棺材里为什么没有尸体,连装着尸体的痕迹都没有?”

  赵一手也泛起疑惑,蹲在坟坑边缘,用手敲了敲棺材的木板。

  他紧皱着眉头说,“是我做的棺材不会有错,徐阴婆的尸体去哪了,我也不知道。”

  我们研究了一会儿,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帮助阿婆重新将坟墓砌好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我在坟前磕了三个头,然后才跟着赵一手返回村里。

  回到徐守成家门口,我发现大门是开着的,走的时候,明明已经关好了才对。

  赵一手抽动了两下鼻子,忽然脸色大变,“出事了!”

  他撞开院门,快步朝着堂屋跑过去。

  我也紧跟着跑进去。

  堂屋中,黑漆漆的,只能隐约看到一点亮光。

  炕头上原本堆放着徐守成尸体的地方,此刻空荡荡的。

  只留下满屋子的血。

  徐守成的尸体不见了!

  我的脑袋空荡荡的,盯着被染红的炕席,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忽然,有什么东西滴到我的鼻子上。

  用手一摸,掌心通红。

  是血!

  我赶忙抬起头,正好看到了被倒吊在房梁上的徐守成的脑袋。

  他的脖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穿着,血顺着脸颊倒着流淌,在天灵盖汇聚,滴落下来。

  我吓得两腿一软,直接坐地上了。

  指着头顶哆嗦着声音喊道,“赵……赵叔,房上。”

  赵一手抬头,瞬间变了脸色,扯着我的衣领就将我往屋子外面拖。

  他说,“死人的尸体上了房梁,恐怕要诈尸,屋子里不安全,快走!”

  农村的房子结构,都是大门对着外屋,然后在外屋的侧墙留一道门,通向里屋。

  我们刚从里屋出来,还没出外屋,就听到里屋传来“啪叽”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落了地。

  赵一手说了句赶紧跑,拽住我的衣领将我提起来,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将我踢了个跟头。

  说来也怪,外屋地上贴着墙根的位置,摆着一个半尺长的柴刀。

  我看到时就有心避着,但脚不听使唤,身后又像被人推了一把,竟然一头撞了上去。

  脑袋直接被开了道口子,血流如注。

  多亏柴刀刀刃已经锈了,不够锋利,不然这一下就得将我脑袋开了瓢不可。

  我捂着脑袋爬起来,回头去看赵一手。

  只见他浑身是血,模样比我还要凄惨的多,右边肩膀处的衣服都被撕开了,上面有一道人的牙齿印。

  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的肩膀是谁咬的?

  我感觉到头皮一紧,后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跑到我跟前,再度扯住我的衣领,硬生生将我拖到了门外。

  我的视线正对着里屋的门,阳光照不进去,里面黑漆漆的,像是一张食人的巨口。

  到了院子里,赵一手停下来,将自己的衣服撕下来一截,帮我包住脑袋。

  然后掏出火柴盒,颤抖着手给自己点了根烟。

  他手上的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我的,将白色的烟纸染得通红。

  用力吸了一口,他的呼吸才平缓下来。

  我心有余悸的问,“徐守成咬的?”

  赵一手又猛吸一大口,吐出一大口烟雾,咬着牙说,“不是他,徐守成的脑袋还在房梁上挂着,是别的东西。”

  我刚想问是什么东西,就听到身后大门响了。

  经历了刚刚的事,我犹如惊弓之鸟,连忙回头。

  一只黑猫,蹲在院门口。

  赵一手看到黑猫的时候,忽然从蹲姿变成了站姿,烟直接被咬成了两截。

  受到他的影响,我的心里也紧张起来。

  我虽然打小都是一个人,但阿婆和我讲过不少她经历过的故事。

  黑猫,历来被象征为不详,和乌鸦齐名。

  传闻中被黑猫碰到过的尸体,保准会诈尸。

  现在黑猫出现在徐守成家的门口,是有什么寓意吗?

  就在这时,赵一手忽然问我,“你刚刚只看到了徐守成的头对吧?”

  我点头是说。

  但随即反应过来,徐守成的头被吊在房梁上,他的尸体去哪了?

  我看向赵一手。

  他凝重着脸色说,“今晚子时之前必须将徐守成的尸身全都找到,缝补完整,让他入土为安。”

  “横死的人不入轮回,又被分了尸,心中定然有怨气。死后无法入土,肯定成煞。”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故意拉长语气,“你害死了他全家,他最想杀的就是你!”

  我悚然一惊,头皮都麻了。

  徐守成的头挂上房梁肯定不是他自己做的。

  是谁,谁想让我死?

  徐守成一家子全都是横死的,怨气滔天。

  他要是成了尸煞,不止我要死,方圆百里内的村子,都不会有活人。

  到时候这些因果都要算在我头上,下了阴曹地府后要到十八层地狱赎罪。

  我好不容易才活过来,不想死,更不想入十八层地狱。

  到底是谁,手段如此恶毒!

  太阳已经落到山边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下午六七点钟,距离子时只剩下不足五个小时。

  找到尸体,再到缝补尸体,让他入土为安,时间还来得及吗?

  除了九岁那年,我没经历过什么大事,此时吓得六神无主,大脑一片空白。

  唯一能求助的就是赵一手。

  我急迫的说,“赵叔,我们赶紧去找徐守成的尸体!”

  赵一手摇摇头,说,“不急,你先冷静,我既然答应徐阴婆要照顾你,肯定不会看着你死。”

  听到他的承诺,我慌乱的心能稍稍安稳一些。

  阿婆肯定不会害我,她找来照顾我的人,一定本事很大。

  悬着的心刚刚放下,余光中看到大门口的黑猫朝着屋子里跑去。

  “坏了!”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凄厉的猫叫。

  “喵呜呜……”

  惨叫声后,黑猫夹着尾巴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黑色的猫皮上染着通红的血,还没跑出去几步,身体就四分五裂开。

  血和肉块溅出去五六米远,猫头在地上滚了两圈,停在我的脚底下。

  断裂的脖子处还在潺潺的流着血,和先前躺在炕上的徐守成的尸体一模一样。

  两个黑漆漆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像是在警告。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股凉意顺着尾椎骨直冲脑海。

  看着脚下蔓延开的血,我张大了嘴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脚底好似生了根,挪动不了半步。

  赵一手见状,赶忙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这一下,正好拍在刚刚磕到柴刀的伤口上,疼的我猛地打了个激灵。

  回过神,我朝着赵一手看过去,发现他的目光没落在我身上,而是在盯着里屋的窗户。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有张脸在窗口一闪而逝。

  我没看太清楚,但是那张脸绝对不是徐守成,而是一个女人!

  徐守成老婆死后,一个人过了十几年,他家里哪来的女人?

  赵一手收回目光,按住我的肩膀说,“他们是冲你来的,咱们先退出去。”

  我听了后不免的泛起疑惑。

  他们指的屋子里的那张脸,还是挖了阿婆坟的人?

  不过看到赵一手凝重的脸色,我将问题咽了下去,跟着他慢慢退出院子。

  临出去的时候,我看到了院门旁边放着的油纸包。

  我问他,“你的钱不带走吗?”

  赵一手的笑容中露出一抹嘲弄,“你真以为我会给他钱?”

  我感觉像是被噎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卡在嗓子眼说不出来。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接触赵一手的这段时间,他的性格似乎还真能干出这样的缺德事来。

  退出徐守成的院门,我不禁担忧起来,问他,“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去哪找他的尸体?”

  提及正事,赵一手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板着脸说道,“徐守成的尸体不在院子里了,咱们留下来也是白费功夫。”

  我大吃一惊,心中慌乱起来,“不在院里了,村子这么大,我们去哪找?”

  赵一手给自己点了颗烟,不急不慢的吐着烟圈,故意卖了个关子说,“别着急,在这等着就行,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找咱们。”

  他的话说完还没超过三分钟,顺子不远处跑过来了,指着村里喘着粗气说,“出事了,李寡妇晚上做饭的时候,在米缸里淘出来一块脸盆大的人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