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娘自杀了
三月19972021-07-20 18:093,133

  我爹是个畜生。

  我娘怀孕的时候,他到处拈花惹草,干了不少缺德事。

  他自以为做的很隐秘,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爹的风流事,传到了我娘的耳朵里。

  这种事,换任何一个女人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我娘还怀着孩子。

  她找我爹谈了很多次,都无济于事。

  狗改不了吃屎。

  我娘,心灰意冷,怀胎九月的时候在冯家祖坟上吊自杀。

  目的,就是为了给冯家列祖列宗看看。

  他们冯家,生了一个畜生!

  也是我命不该绝。

  那天徐阴婆原本在家躺着,忽然感觉有事发生,就朝着山上去了。

  刚到半山腰,看到吊在树上的尸体。

  她大惊失色,将我娘放下来,试探鼻息,已经没救了。

  徐阴婆一向胆大心细,她发现我娘刚死不久,身体还是温热的,肚子里的我还有救。

  于是用手里的镰刀,割开我娘的肚子,将血淋淋的我扯了出来。

  扯着我的腿,在我的后背用力拍了两巴掌。

  我也争气,咳嗽了两声,吐出血沫子,活了下来。

  徐阴婆仰天看着鹅毛大雪,叹了口气,给我起名冯大毛。

  ……

  村里人都不待见我。

  因为我出生就沾了血,晦气!

  徐阴婆和我有点血缘关系,按照辈分,我应该喊她一声阿婆。

  阿婆膝下无子,待我如真正的亲人一般。

  但是我总感觉她有所隐瞒。

  看向我的目光,是带着宠溺的。

  她说我只剩下半条命,不想办法再借半条,活不过满月!

  活人不会借给我,只能和死人借。

  刚好,当时村子里徐家办丧事,女儿从前山山崖上摔下来,死了。

  阿婆一合计,便将主意打到了徐家女儿,徐芳身上。

  徐芳那年刚满十七,横死的人阳寿未尽,做不得鬼,也还不了阳。

  只能年年岁岁,在阳间游荡,落得一个孤魂野鬼的下场。

  阿婆带着自己一辈子攒下来的积蓄,去徐家游说。

  刚开始,徐芳父亲宁死不同意。

  徐芳是他的女儿,就算是死了,也是他们徐家的鬼。

  凭什么要将她的命,借给一个外人?

  这种事,想都不要想!

  阿婆从中午,一直跪到晚上,好话说尽,磨破了嘴皮子。

  她一个即将寿终正寝的老人,跪在徐家的院子里,只是为了我去求徐芳的半条命。

  徐家人的心,也是肉长的。

  终于,徐芳父亲松了口,但是有一个条件。

  我这辈子都要给徐家做牛做马,替他们的女儿尽孝。

  阿婆替我应下,说我拿了徐芳的半条命,就是徐家的人,尽孝是应该的。

  人的生死,自有天注定。

  能活多久,都记载在阴间的生死簿上。

  想要逆天改命,为天理不容,会遭天打雷劈。

  那天之后,徐芳出殡,埋在后山山脚。

  而我,也被葬在那里。

  徐芳的坟上开了一个洞,留有一个可供人进入的洞口。

  我每天晚上,就睡在徐芳的棺材中。

  白天,也只能在坟地周围玩耍。

  阿婆为了陪伴我,在附近搭了一间茅草屋。

  徐芳死的时候十七岁,我也必须在坟地里,生活到十七岁。

  因为十七岁前的命,徐芳借不了我。

  我只能躲在这里,依靠阿婆布下的阵法,蒙蔽天机。

  从记事起,阿婆在我每年的生日那天,都会拿一块白色的年糕给我吃。

  年糕的味道很怪,散发着一股很难闻的臭味,阿婆逼着我必须咽下去。

  还记得九岁那年,我因为不想吃年糕,偷偷将其藏在棺材板下。

  结果第二天,我整个人干瘪的就剩下一张皮,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

  阿婆见了,吓得魂不守舍,亲自爬到棺材里找到年糕,喂我吃了下去。

  足足养了一个月,我的身体才慢慢好转过来。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吃的年糕到底是什么!

  是徐芳的命!

  用她的尸油,炼制出来的阴命!

  我活过来后,阿婆就离开了。她说有些事情要办,让我不要乱跑,按时吃年糕。

  她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不过我每年的生日,都会有一块年糕放在坟前。

  我会乖乖的吃了它,然后等着阿婆出现。

  时间一晃而过,我终于十七岁了。

  这天,出现在徐芳坟前的不是阿婆,而是徐芳的父亲,徐守成。

  十七年过去,他的模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硬朗的身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佝偻的腰身,满脸干树皮一样的皱纹。

  他将一条带着补丁的衣服丢在坟前,里面包着最后一块年糕。

  “吃了,穿上衣服,我带你走。”

  吃了年糕,穿上衣服,我有一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

  跟着徐守成下山,从未接触过外界的我,对一切都很好奇。

  到了徐守成的家里,他忽然关上院门,拿起一条竹棍就往我身上抽。

  一边抽,一边哭。

  足足打了上百下,疼的我气都喘不过来。

  徐守成瞪着眼睛,老泪纵横,恶狠狠的说,“我最后悔的就是将芳儿的命借给你!”

  “现在徐阴婆死了,我老伴死了,芳儿的尸身也被你吃了,我真想抽死你个孽种!”

  我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不说话。

  脑袋里,只剩下徐阴婆死了这五个字。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淌。

  徐守成打累了,颤颤巍巍的走到大门口,打开院门。

  外面,站着一个面色阴翳的男人。

  看起来五十多岁,长得精瘦,皮肤黝黑,一双三角眼睛格外引人注意。

  他看了看我,笑了,“徐守成,我要的是活人,死人可不给钱。”

  他指着地上躺着的我,喘着粗气说,“人还有气,你带走,钱留下。”

  阴翳男人面露讥讽的问道,“你不是还要留着他给你送终吗?”

  徐守成面目狰狞,拳头攥紧,猛吸一口气吼道,“我恨不得他死!”

  这句话抽空了他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阴翳男人走到我跟前,用脚在我身上轻轻踹了两下。

  “喂,别装死,还活着就吭一声。”

  “徐阴婆临死前嘱咐我,让我在你十七岁这年过来接你。”

  “跟我走吧,她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一切。”

  我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会被徐守成活活打死。

  好不容易才活下来,我不能就这这么死了!

  我紧咬牙关,强忍着身上的疼,站了起来。

  阴翳男人满意的点点头,“徐阴婆有一个好外孙。”

  说完,他将手里用油纸包裹着的钱丢到院子里,扭头走了出去。

  我紧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大概十几公里的山路,来到了一个破庙前。

  庙门口,摆放着一排漆黑的棺材。

  “汪汪汪……”

  忽然,一条大黑狗窜了出来,那模样像是要生撕了我。

  我吓了一跳,像是老鼠看到了猫,心中涌出一股惧意,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阴翳男人呵斥了一声,“大黑,闭嘴,这是贵客!”

  大黑狗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嗷呜一声闭上了嘴,只是眼睛始终落在我的身上。

  阴翳男人解释说,“大黑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你是借的阴命,在阳间人的眼里,你已经死了,所以大黑才会对你有敌意,别和一头畜生计较。”

  他还说,让我别恨徐守成,因为阿婆骗了他。

  阿婆一辈子为人善良本分,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是为了我,晚节不保,骗了徐守成一家,害的他们家破人亡。

  所以,徐守成恨我,恨不得让我死,太正常不过了。

  没有直接杀了我,反而出乎他的意料。

  我听后,沉默了一阵。

  问他,“我阿婆怎么死的?”

  阴翳男人从破庙前的桌子上,拿出一副黑色的胶皮手套,戴上。

  忽然问我,“你还记得你九岁那年藏年糕的事情吗?”

  我的心忽然像被一双大手攥紧。

  “难道……”

  他点了点头,戴上口罩,将一条已经洗得发白的毛巾搭在肩膀上。

  捏着一根中指长的粗针和肉色的尼龙线,走到一口棺材前。

  “没错,徐阴婆本可以安享晚年,至少还能再活十几年。原本她也是那么打算的,可以看着你长大。”

  “但是谁能想到你这小子这么不省心。你可知你住着的棺材是徐阴婆特地为你打造的阴穴,对活人来说就是绝地!”

  阴翳男人推开棺材盖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

  他低头,拿着针,在棺材里缝补着什么。

  “她从山里出来后,就找到我开始交代后事。她说,八年后,让我找到徐守成,用钱买你的命。然后,接你带我这所破庙,给你一口饭吃。”

  “徐阴婆于我有恩,所以我才应下这闲事。我叫赵明明,道上喊我赵一手,按辈分你应该喊我一声赵叔,别的本事没有,混口饭吃还挺在行。”

  听赵一手说完阿婆的事,我的心头堵得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受。

  鼻子发酸,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是我,害死了阿婆。

  她为了我跪地求人,欺骗徐家,晚节不保,甚至赔上了自己的命!

  赵一手抬起头,摘下手套丢到一旁,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

  “行了,徐阴婆舍命救你不是为了看你这幅吃了屎的表情的。好好活下去,比什么都强。”

  “今后,你就跟着我吧,正好晚上有趟活,你跟我走一脚。”

  说完后,赵一手重新带上手套,冲着我招了招手。

  “你过来我身边。”

  我抹干眼泪,走到棺材旁,看到里面躺了一具女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阴缝尸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