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相思何处葬,一碗青花酿!
一笑醉九天2021-08-17 16:323,750

  次日,慕晚风收拾停当后,带上了小米,便怀着激动的心情,踏上了返乡路……

  八年来,无数个夜晚梦回青阳镇,与青花仰望星空,聊诉衷肠,这便是他这些年来的信仰!

  终于,是该相见了……

  青阳镇离蕴天宫很近,是针对与修真者而言,这种很近的距离也在几百里之外。

  慕晚风恨不得飞身而去,自然不会走大道,而是在山野间穿行,走的直线。白天翻山越岭,夜晚就选空旷一点的道路行走。

  三日后的一个清晨。

  青阳镇街道热闹非凡,全是摆摊的商贩,吆喝声与行人的欢闹声融为一体,各式各样的面孔都挂着统一的笑意,一片祥和……

  这时,一个不太和谐的东西出现了。

  一头耷拉着脑袋的野猪,出现在了街道中央。具体说,应该是被人驮着在街道上缓慢行走,那人被巨大的野猪遮住了,看不清面容,仅见两只脚,一步一步向前。

  更为奇特的是,这头野猪上,竟然还站着一只翅膀都没长出来的金黄色小鸡仔……

  行人见了,纷纷让开道路,一脸好奇的注视着他渐行渐远,这头野猪有五六百斤吧,这人力气是有多大啊……

  砰!

  那头野猪,被重重摔在了一家肉摊面前。野猪上,胖成一坨的小鸡仔纹丝未动,眯着眼睛,气定神闲……

  “李叔!这桩生意要接吗?”

  一个面露微笑的青年,看着肉摊里的一个光膀子中年大汉问道。

  那叫李叔的中年大汉,被这一出整得有些发呆,好半天才回过神,道:“你认识我?”

  李叔仔细打量着青年,眼睛逐渐瞪大,最后不确定的道:“你?你是慕……慕晚风!住在青阳镇外的那个野小子?”

  慕晚风很高兴,还有人记得他。家乡是个神奇的地方,不管在外面多久,这个生养自己的地方,始终是心中的一个牵挂!

  慕晚风笑道:“李叔真是好记性,我就是那个野小子。话说,这野猪您接还是不接啊,不接我可就找别家了。”

  他以前经常捉一些野味,到这儿来换银钱,购买一些生活所需。而李叔这里的野味是供不应求,自然很喜欢他,自从他走后,李叔还伤心了好几天……

  李叔笑道:“臭小子!你送来的东西,叔当然要接!你这次回来……”

  他突然叹了口气,接着道:“等下,去看看青花那丫头吧,她……这些年挺苦的……”

  是啊,自己一走八年,了无音讯,留她一人等待,能不苦吗……

  慕晚风换了银钱,心情有些低落,带上小米寻了一家客栈,洗去了一身猪骚味,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他整理好心情,又重新带上了笑容,出了客栈,自己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慕晚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束花,这是以前青花最喜欢的。又路边买了一顶帷帽,遮住了自己的脸,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来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八年来,有了很多变化,原本的小酒馆,变成了两层酒楼,若不是“仙客来”名字没换,他都以为走错地方了。

  慕晚风隔着街道,向里打量。柜台里一道倩影正在忙碌,以前那个地方,是青花爷爷的位子,现在是她。

  倩影是如此的熟悉,长高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原来的辫子也盘成了发髻,更加楚楚动人了……

  看着青花做事的熟练,慕晚风一阵心疼,很想立马冲过去将她抱起,但还是忍住了,只是静静走了进去。

  小二见有人来,笑迎了过来,道:“哟~客官,您挺早啊,里边儿请~”

  慕晚风点点头,时辰尚早,店里没几个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那小二心中嘀咕,这人不仅妆容奇特,帷帽遮面,而且肩膀上还站着只小鸡仔。

  不过奇怪归奇怪,他却招呼道:“客官您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

  慕晚风不听他介绍,打断道:“芙蓉鸡片、五彩鸡丝、香酥鸡翅,再来一坛青花酿!”

  小二一阵无言,这人是有多喜欢鸡啊,又瞥了一眼被他放在桌上的小鸡仔,满是怜悯,这小鸡仔怕是活不过成年吧。

  桌上的小米知道慕晚风是故意的,只是抬起眼皮瞧了他一下,懒得计较。

  “怎么了?”慕晚风见小二没有上菜,问道。

  小二有些尴尬,道:“客官,您点的菜都有,但却没有青花酿这种酒,我也没听过啊~”

  没有?这酒是青花爷爷在她出生的时候,专门调酿出来的,很受追捧啊,怎么会没有。

  慕晚风很奇怪,道:“我只要青花酿,你去跟你们掌柜的说。”

  小二无奈,只得到柜台,将此事告诉掌柜。

  青花一听,全身一震,止不住的颤抖,看向了慕晚风的方向,眸中雾气朦胧。她知道,是他回来了,没有负心……然而自己却……

  小二见她神情不对,赶紧询问道:“花掌柜,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要不去歇着吧。”

  青花连忙别过身,拭去眼角的泪水,道:“我没事,你忙别的事吧,这事交给我。”

  小二应了一声,便去招呼其他客人,青花则上了二楼,进了一间房内,片刻后,带出一坛酒,酒坛子封条上赫然印有青花二字……

  青花拿着酒,进了后厨,一会儿后,又拿着酒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人,端着三盘菜。

  她来到了慕晚风桌前,在他对面坐下,开了封条,给慕晚风倒了一碗,给自己倒了一碗,跟着那人放下菜就走了。

  “你来了?”青花问得很淡然,话语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

  慕晚风察觉到了,忽然发现面前这个,自己八年来魂牵梦萦的女子,有些陌生。

  这句“你来了”问出了愁,问出了怨,问出了伤,却没有问出一点点相见的欢喜。

  慕晚风激动的心凉了下来,喉咙像是卡住了,最后只说道:“嗯~我来了!”

  半晌无话,两人只是相互凝望,只隔着面纱,却咫尺天涯……

  青花用筷子,夹了块鸡肉放进慕晚风的碗里,道:“这些菜是我做的,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又夹了一点肉放在了小米的面前,笑道:“这小家伙长得真可爱!”

  而小米红喙一张,竟然吃了,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吃东西。开始时,慕晚风见它不吃东西,还以为它会饿死,结果这么久下来,依旧活蹦乱跳的,还能喷火,也就不在意了。

  小米是吃东西了,但慕晚风拿起了筷子,却怎么也无法动那碗中肉,更没心情去管小米是不是吃东西了。

  小米吃完了,还跑过去,蹭了蹭青花的手,引得青花笑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慕晚风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青花,这些年……”

  青花却是打断道:“什么都别问,算我求你了,安静吃完这顿饭,好吗?”

  慕晚风沉默了,将碗中的肉夹进了嘴里,咯嘣脆响,连带骨头一起嚼入腹中,却不知滋味。

  就在这时,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扯着青花的裙摆,一个劲儿摇晃,撒娇道:“娘~我饿……”

  青花满是慈爱的看着这个小女孩,道:“小婉乖~娘有事,房间里有果子,自己去拿吧……”

  小婉嘴巴一鼓,说道:“不,我要娘给我拿!”

  青花佯装生气道:“你不听话,爹爹就不会回来看小婉了哦。”说完偷偷瞥了眼慕晚风。

  “小婉最乖了,爹爹肯定会来看我的,哼~”说完便自顾自跑掉了。

  慕晚风整个人如遭雷击,筷子掉落在了桌上。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期待,疯狂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当初临别的誓言又算什么?

  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苦苦思念,只为今天,迎来的却是一个笑话!

  慕晚风浑身都因为悲愤而颤抖,猛然站起了身,怒目瞪视着对面的青花,握紧了拳头,指甲陷进了肉里,丝丝略带紫青色的鲜血流了出来……

  青花眼见,拿出了一条白娟,起身上前帮慕晚风擦拭,却怎么也拽不开他的拳头,便道:“你这是干什么,快松开!”

  慕晚风笑了,笑得有些癫狂,一把推开青花,道:“呵呵~哈哈哈!我怎么样,与你何干!”

  小二见这边情况不对劲,连忙跑了过来,冲着慕晚风质问道:“喂!你个怪人,要干什么!”

  慕晚风眼眸一瞪,气势陡然提升,杀机迸现。

  虽然隔着面纱,但那视线依旧使得小二脊背生寒,差点没吓尿,不过他也硬气,愣是没后退半步。

  青花对小二道:“做事去,这里没你的事,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小二道:“可是他……”

  青花娇喝道:“走!”

  小二无奈,最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慕晚风。告诉他注意点,自己一直看着他呢,然后就离开了……

  桌上的小米看不下去了,啾唧啾唧的冲慕晚风叫唤。

  慕晚风看向了小米,冷然道:“怎么?你也要管我?”

  青花却将小米抱进了怀中,娇嗔道:“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小孩子脾气,一言不合就要打架,你难道还要打我不成?”

  慕晚风道:“是谁?”

  青花幽幽叹了口气,脸上满是凄苦,道:“是谁现在还重要吗?正如你所见,我已经有孩子了。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等过你,只是时辰的错罢了……”

  慕晚风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颓然坐了下去,是啊,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质问她,若是一辈子不回来,要让她等一辈子?

  慕晚风心痛如绞,道:“是我负了韶华!”

  说完,慕晚风将眼前的酒碗拿起,一饮而尽,笑道:“哈哈~好酒!相思何处葬,一碗青花酿!”

  相思何处葬,一碗青花酿,每一个字都如重锤一般,敲击在青花的心头。

  她又何尝不是痛如刀绞,只是,说了又如何,只是徒增伤悲罢了,倒不如让他恨自己,来得痛快干脆,一了百了。

  青花脸色苍白,道:“你寻仙问道,而我只是凡俗女子,本就身处两个世界,有缘无分,你还是找个与你般配的女子,就将我当作是,俗世尘缘里的过眼云烟吧……”

  慕晚风笑着留下了两行清泪,从青花手中接过了小米,没有再说什么,提上那一坛青花酿,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仙客来……

  青花目送慕晚风远去,直至背影消失不见,最后颓然的坐到在了地上,这一别,或许是永远……

  空留一桌未动的菜,以及那束未见盛开,便已凋零的花……

  这时,小婉抱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果子跑了过来,问道:“娘~你怎么坐在地上?”

  青花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颤巍巍站起身,将小婉抱了起来,道:“娘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小婉嘴巴一翘,道:“哼~娘骗人,我知道,娘肯定是饿了,吃果子就不饿了。”说完,小婉就将捧着的果子递到了青花嘴边。

  青花咬了一口,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现在却止,都止不住。

  小婉一看,顿时急道:“娘,你怎么哭了?”

  青花连忙擦掉眼泪,笑道:“没事,只是这梨有些苦……娘吃不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