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突破,练气期!
一笑醉九天2021-08-17 16:333,506

  开阳峰,小木屋

  蕴天宫的创伤药效果很好,慕晚风涂抹了一些,伤口很快就结痂了,只是接上的肩膀还很疼……

  不过看见柜子里的十个小玉瓶,心情就很舒畅,真是瞌睡来了就送枕头啊。

  下品灵气,是筑基期以上修炼者,提纯天地灵气后,将之装于玉瓶内,作为修炼者之间的交易货币,也可满足修炼者日常的修炼~

  蕴天宫练气期修者,每月可以分发到一瓶下品灵气,想要得到更多的话,就得去完成宗门任务。

  慕晚风从来没接触过这玩意儿,不知道怎么用,在床上捧着一瓶灵气傻眼~

  揭开木塞漏气了怎么办,赶紧吸纳修炼?

  不过他的担心有些多余,瓶子有一个简易阵法,只有引动,灵气才会从里面冒出。

  慕晚风将一缕灵气引入体内,果然比自己吸纳的天地灵气精纯百倍,就这么一缕,赶得上昨晚修炼一夜了。

  数日之后……

  慕晚风丹田内的灵气越来越浓郁,他能感觉到已经临近突破边缘了,下品灵气也用掉了八瓶,而现在吸纳的是第九瓶……

  原本以为如此精纯的灵气,仅一瓶就能够突破的。

  然而,一瓶灵气有五成都会消散在经脉中,想来,就是墨玉书说的灵气被自身血脉吸收了吧。

  剩余进入丹田内的五成,最终又只有一成成功转化为自身灵力。不……应该说……是被丹田又提纯了一次,留下最精华的一成灵力……

  换句话说,丹田在挑食?

  如果自己吸纳天地灵气修炼,简直就是衔沙填海!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突破啊……

  咚咚咚~

  就在他想要一鼓作气,突破的时候,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响起。

  无人问津的小木门,今日又有人垂问,难道又是大师兄?

  慕晚风停止修炼,起身开了门,一个颇为颇为青涩的男弟子站在门前,约莫有十三四岁。

  年轻弟子拱手行了一礼,向慕晚风问道:“你是慕师兄吧?”

  慕晚风答道:“嗯,我是慕晚风。”

  得到了肯定后,那年轻弟子虽然尽量掩饰,但眼中的激动,还是落在了慕晚风的眼中,使得他一头雾水。

  年轻弟子听说了几日前,慕晚风和侯丙的大战,相差七个境界,硬是以肉体力量,打得练气七重的侯丙落花流水,大快人心。

  他没有看到那精彩的一战,每当其他同龄弟子眉飞色舞谈论时,都很是羡慕。

  不过,在来之前,秦霜嘱咐过他,不要亲近慕晚风,送完东西就马上离开。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照秦霜的话做了。

  然后就有了这种明显激动崇敬,又极力掩饰的古怪神情……

  年轻弟子尽量保持平静,道:“那就没错了,秦师兄说这片密林中有个小木屋,很好辨认,我就寻到了这里,我叫童钰,是来送剑的!”

  原来他还记得,这里有个小木屋啊……

  慕晚风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喜是悲……

  “慕师兄?”

  慕晚风恍惚了一下,听到童钰叫自己,才回过神来。

  只见童钰已经将一柄装在青色剑鞘的剑递了过来,显然是刚才没去接,才出声喊自己的。

  慕晚风赶紧接过了灵剑,歉然说道:“抱歉,童师弟,刚才有些失神,有劳你跑一趟了。”

  童钰见慕晚风接过了灵剑,想起师兄的嘱托,没等他挽留,便开口道:“这样,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就不多久留了。”

  说完,便踩着青石板向密林外行去。

  没走几步,他忽然又转过身,一拍脑门儿,道:“哦,忘记说了,秦师兄说这柄剑叫……青霜!”说完便径直离开了。

  良久之后,有鸟儿落在了慕晚风的周围,活蹦乱跳的。

  噌!

  慕晚风拔出了灵剑,嗡鸣声又将鸟儿惊得四散飞走……

  灵剑宽两指半,长约三尺三,剑身晶莹剔透,阳光都能够穿过剑身,隐有雾气缭绕不散,剑柄触感微凉。

  他想要轻抚一下剑身,可刚一触碰,手指立马缩了回来,冰寒刺骨,差点没把手指给冻僵了,这真的是侯丙原来想要的灵剑?

  慕晚风越发疑惑和纠结了……

  唉~青霜剑么……秦师兄啊秦师兄,告诉我,我究竟该如何待你……

  将青霜剑放于床头,慕晚风决定一鼓作气,突破就在今日……

  当第九瓶的最后一缕灵气进入体内时,他明显感觉到丹田的蠢蠢欲动,体温也在上升,如同兽血沸腾一般。

  在那缕灵气化为自身灵力时,慕晚风能够隐约听到龙吟声,那股蕴含在体内的力量,仿佛要破体而出……

  身体燥热了起来,慕晚风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了。

  八年多,终于突破了,不过这身体什么情况?

  慕晚风想用刚突破得到的灵力,来压制身体的灼热躁动,然而却像是火上浇油,瞬间感觉犹如架在了火上烤。

  啊~

  灼热的疼痛终于是让他叫出了声……

  我这是要死了吗……青花……我突破了……却无法见你了……

  突然,那灼热感全部都汇聚了起来,向慕晚风的勃颈处涌去,刹那间就没入了他所戴的玉坠。

  紫色星形玉坠骤然光芒大盛,将整个小木屋都晕染成了紫色。

  咔~咔咔~

  就在慕晚风全身灼热感退去时,一阵细密清脆的声音响起,像是蛋裂了一样,寻声朝胸前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那玉坠布满了细密之极的裂纹,别说,还真有点好看!

  叮!

  这是慕晚风心碎的声音……

  小木屋中紫色光晕一敛,玉坠碎了……

  爹,你留给我的这什么玉啊,烫一下就碎了,我被烫那么久都没碎,这玉假的吧?

  不过,玉坠没有碎完,等那些紫色碎片掉落后,一个小一号的玉坠显现了出来,呈剑形,依然挂在他胸前。

  吓我一跳,属蛇的吗?还玩蜕皮……

  慕晚风正待查看一下这剑形玉坠,看到底有什么古怪,玉坠又是光芒一闪,面前凭空出现了一段紫色文字:

  《琴心紫月剑》

  剑如琴曲,如心念,如川流,如天地日月,可顺万物而生,故修习剑法亦要顺应四时,吞饮日月,此间之功,非朝夕可成……

  凡大道至简,必先由简至繁,入红尘万事,观火树银花……

  琴心紫月剑第一卷

  ——听红尘!

  ……

  慕晚风记完后,玉坠很有灵性,似乎知道他已经记住了,紫色光华一闪,没入了剑形玉坠之中。

  慕晚风将剑形玉坠摘了下来,不满道:“啊喂~为毛只有第一卷,后面的第二卷呢?对你儿子都这么抠门?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不过,自己好像也不是玉坠生下的……

  “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啊?倒是解释一下啊!混蛋老爹!”任慕晚风怎么摇晃摆弄,注入灵力,剑形玉坠就是纹丝不动,光芒都不闪一下。

  良久之后,慕晚风终于是泄了气。

  嘛~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刚才吓个半死,不过好在是突破了,接下来就该去告诉师尊和大师兄这个好消息了。然后,接个简单的宗门任务,下山去看青花,她应该会吓一跳吧……

  不过,不知道青花会不会吓一跳,他现在是又吓了一跳。

  慕晚风腰腹间衣袍一阵鼓动,有什么东西到处乱窜。

  他赶紧解开了衣袍,嗖的一下,一只碧玉短笛漂浮在了空中……

  这只碧玉短笛是他娘留给他的,小时候经常听他娘吹奏。而每次除了他爹和他两个人之外,还有一群动物前来听曲。

  那群动物中每次都有一只走不掉,进了慕晚风和他爹的肚子,最后化作春泥去护花……

  这碧玉短笛他也会吹,只是来到蕴天宫忙着修炼,很久都没动过了。

  悬浮碧玉短笛,长一尺左右,碧绿中又有无数白点,若雪花点缀。此时同样是光晕流转不停,和刚才的剑形玉坠一般。

  慕晚风有些期待,静静等待着……

  小木屋内又变了颜色,碧绿光芒充斥,又有星星点点的雪白隐现,若绿野仙踪瞬间飞雪。

  玉笛忽然飞速旋转了起来,其下凭空出现了一个圆形阵法,纹路极为复杂,看得人眼晕,慕晚风好几次想别过头去,不过还是无法战胜好奇心,错过什么重要东西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他眼睛都快亮瞎的时候,一节树的枝丫,从阵法中心一点点冒了出来,不多时,更多的枝丫伸出,很快便填满了整个小木屋。

  木桌和凳子都被撑翻了,慕晚风也被逼到了房间的角落……

  这是要给我一颗树吗?而且还是秃的!怎么用?拿来当柴火烧?

  这时,小木屋中响起一阵阵咯吱声,四面八方,树枝顶到了木板上。

  而令慕晚风瞪大眼睛的是,这光秃秃的树枝,即便再细小,都如同铁筑一般坚硬异常,顶到木板时,都不带弯腰的,直接就戳了进去……

  并且看这架势,这棵树只出来了冰山一角啊。

  就在他以为自己小木屋要被撑破时,阵法中不断延伸出来的树枝,陡然停住了。

  慕晚风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又有些生气,道:“哟呵~嫌地方小,容不下你?”

  那隐藏在阵法中的树像是听懂了一般,又往外冒了一点,顿时撑得小木屋一阵摇晃,咯咯直响。

  眼见小木屋就快塌下来了,慕晚风赶紧道:“停!我跟你开玩笑呢!收了你的神通吧……”

  果然,见慕晚风服软,树枝停止了延展。

  我的亲娘啊~这树什么鬼东西,都成精了,待会儿不会有妖怪蹦出来吧……

  慕晚风斟酌了一下用词,道:“树…树兄?你要是想出来,能不能先缩回…啊呸~是退回去,等我将玉笛拿到外面空旷的地方,你再出来,可好?”

  树身一阵摇晃……

  慕晚风见这秃树摇晃一阵,就没了动静,又道:“树兄,你这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啊?”

  树身又一阵摇晃……

  慕晚风见还是没有缩回去,道:“你别只是摇摆,倒是退回去啊,我还以为你在跟我撒娇呢。”

  树身还是一阵摇晃……

  慕晚风无语凝噎……

  就在慕晚风无奈时,树身依旧一阵摇晃,咕噜……咕噜咕噜……

  空中的阵法里,滚出一个两寸大小的蛋来,顺着树身枝丫,一路咕噜到了慕晚风的脚边……

  小木屋中光晕流转,嗖的一下,所有树枝都缩回了阵法中,然后玉笛光晕内敛,不再旋转,飞回了慕晚风手中。

  他将玉笛重新放入衣袍里,俯身将那蛋给捡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看,半晌无话。

  蛋:……

  慕晚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引剑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