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时间修行者
沈涧兰2021-06-16 15:131,737

  这就是泰平镇?

  师徒二人离开落灵山后,不愿再走走停停,逛逛吃吃的前进,直接御剑到泰平镇城门外,当年德音尊者降落的地方。

  看着破败的城门,半吊不落的城门牌匾,攸宁发出疑问——这就是泰平镇?怎么和印象里的不同?

  记忆里的泰平镇,繁华,安宁,祥和。百姓们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安康。哪像眼前的镇子,破败萧条。

  蓁蓁在手中凝聚出罡风,推开沉重的,吱呀叫唤的城门。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泰平镇。只见断壁颓垣,满目荒凉。

  大部分房屋因为年久失修无人居住而坍塌,街道也因许久无人清理,杂草丛生。整个镇子别说人影,连只老鼠都没有。

  “千年变迁,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师尊的故乡发生巨大变化实属正常,也许是因为这里并不适合居住,所以集体搬迁了。师尊不要难过。”见攸宁不说话,蓁蓁以为自家师尊在难过。

  “还好,没有难过,只是有些震惊罢了。”攸宁的芯子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林攸宁,对于攸宁的过往,当时也如同看电影一样,始终是个局外人。所以对这泰平镇也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只是对于这镇子的变化而感到震惊而已。

  “为什么集体搬迁?既然不适合居住又为何之前人们世代居住于此?”蹲在蓁蓁肩膀上的小肉球夔牛发出疑问。

  “闭嘴!”这镇子的景象依稀还能看到当时人们匆忙逃走的痕迹,并不是从容撤走,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不想让师尊难过。就算没有亲人在世了,这里也依然是师尊的家乡。

  可该说的不该说的,小肉球都说了。而该听的不该听的,攸宁也都听见了。

  “小阿牛说的对,人们并不是因为找到更适合居住的地方而有序的搬走撤离的,而是仓皇出逃。”攸宁冷静的指着街道中一处:“你看那里,那应该是装米粮的袋子,散落在地。若是有计划的撤离怎么会把生存之根本就这样扔在街上?还有那里,那箱笼里应该也是换洗衣物,金银细软之类。”

  二人说着,走过去,打开箱笼。果然里面是散乱的衣裳和铜钱碎银。

  攸宁用铁剑挑起衣裳,衣裳遇风化为灰烬,飘散于天地之间。

  “看这衣衫腐败的样子,这里大概有三四百年没有人居住了。”小肉球的小爪子紧抓着蓁蓁的肩膀,生怕蓁蓁弯腰的时候,自己掉落下去。

  攸宁蓁蓁二人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着。按着攸宁的记忆,向曾经的宅院走去。

  “若是有时间修行者就好了。”小肉球蹲在蓁蓁肩上叹气,咕哝一句。

  “时间修行者?那是什么?”离得最近的蓁蓁隐约听到关键词,询问。

  “哼,我说的你们又不信,我才不告诉你。”小肉球傲娇的扭过头,渴望的看向攸宁,那里是好脾气的大主人的肩膀。

  “那小夔牛告诉大主人好不好?”蓁蓁一张臭脸,小孩子会喜欢才怪!

  “好啊。”小肉球借机飞到攸宁的怀里,攸宁一把接住。

  “这世间一共有十种灵力元素,这个你知道吧,就是金木水火土风雷冰时间空间。”小肉球开始介绍,见攸宁和蓁蓁都点头才又继续:“时间修行者就是以时间灵力为能力的修行者,同样空间修行者也是一样。

  在上古时代,时间修行者和空间修行者就都十分罕见,如今的山海大陆上更是没有这两种修行者。

  所以你们已经十数万年没有人飞升了——这片大陆在消亡,时间不过是个年份的数字,对你们任何人都没有意义;而且山海大陆已经与天界断了联系,空间灵力更是无所谓存不存在。

  现如今的山海大陆就像是被仙界舍弃的流放之地,除非这里重新出现时间修行者和空间修行者,大陆才会再次连接天界,才会再次有人飞升,才会再次繁荣兴盛起来。”

  攸宁和蓁蓁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调。小肉球的话虽然荒诞,但和混沌经有些相合之处,大概是真的。

  “时间修行者,修行到一定高度后,触摸一样东西,就能看到它的过往,从出现到消亡,所有发生在这事物身上的事都能感知。

  就比如刚刚那件化为飞灰的衣裳,时间修行者只需要触碰到它,就能知道制作这衣裳的人,在缝每一个针脚的时候,脸上的笑意;能看到它的主人在仓皇出逃时都来不及将它叠好,安放到箱笼里;甚至能看到它的主人是如何跌倒在路边,失去生命,化作一道流光魂飞天地。”

  小肉球一口气说完,似有所感的叹气,感叹这世事无常。

  “可是你又不是时间修行者,你又如何知道这件衣裳的主人是如何死去的呢?”攸宁也随着小肉球小小的感叹了一声,略略思考,抓住小肉球话中的重点。

  “啊?我瞎猜的,不然这箱笼怎么就散乱的倒在闹市?里面的铜钱银两都没人拿?”小肉球解释。

  不对!夔牛在撒谎!

  因天道契约而和夔牛绑定的蓁蓁,也许不知道夔牛真正的想法,但总归是有感应的。

  “你撒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