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拉肚子拉一宿
沈涧兰2021-06-16 15:132,262

  蓝孩纸的叛逆期一般不都是十四五六岁吗?怎么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在还这么叛逆?让干啥不干啥,不让干啥偏要干啥!真是气死老宝宝了!

  让他跟萄萄去微末堂领铭牌不去!让他在静室好好修炼不去!不让他再蹭自己的床榻和自己睡,哪怕把自己的床送给他都不行!

  个子比自己还高,还怎么好意思脱裤子打屁股?别看臭小子清瘦,身上的肌肉绷紧了硬着呢!根本打不动!

  打又打不动,骂又不起作用!跪求民间教子秘籍!

  “你看人家萄萄!修为虽然没你高,但昕诺峰大小事务都能帮为师分担!你就知道气为师!你是想气死为师吗?”攸宁掐着腰跳着脚在子衿阁门口,对赖在自己榻上不走的蓁蓁说到。

  “人家萄萄长大了。”蓁蓁抱着吞金兽枕头,在自家师尊的榻上蹭啊蹭,像一只大金毛在贪恋主人的气息。

  “人家只比你大两岁!”修仙界的两岁算什么?成熟稳重真的和年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几个金丹期的师兄拿了铭牌,到励勤堂领了任务下山后,自觉自己资质愚钝,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大可能突破的萄萄揽下了昕诺峰的日常管理之事。很是贴心的每逢朔日爬上爬下的去微末堂替自家师尊开会。

  像一个小管家一样将整个昕诺峰打理的井井有条。

  “大两岁也是大!在说,蓁蓁怕黑嘛!没有师尊,睡不着的。”蓁蓁赖在子衿阁继续耍无赖。

  “金丹期的修为,你跟我说你怕黑!你忽悠鬼呢?”攸宁气得将自己的头发抓成鸡窝!

  “鬼?鬼修么?为什么要骗鬼修?”不知道蓁蓁是真不懂还是装傻,说什么也不离开子衿阁。

  “行!子衿阁让给你!我去紫莹峰找我闻天师兄去!”闻天是整个洞庭山派,除了不知是云游去了还是嗝屁了的德音外修为最高的人,几乎所有弟子都敬畏之。

  眼见着攸宁真的要走,蓁蓁迅速地从榻上跳下,疾步冲出子衿阁,拦住攸宁的去路。

  攸宁见蓁蓁被骗了出来,一个箭步冲进子衿阁,随手布置结界。

  这随手布置的结界原本只能阻挡蓁蓁片刻,但有这片刻便足够了,攸宁又趁这片刻,加固了这结界。

  唉,徒弟变强了也是个麻烦事呢!

  攸宁特意将屋内的摇椅搬到玄关,手里拿着从凌素峰顺来的紫砂壶,一摇一摆的喝着从黛末峰强抢来的灵茶,笑眯眯的看着结界外一脸懵逼的小蓁蓁。

  “师尊!师尊!”蓁蓁拍打着结界,眼里蓄满了泪水,真真儿的我见犹怜。

  蓁蓁的哭闹声惊动了正在修炼的苗苗,苏苏和菲菲,还有刚从微末堂回来的萄萄。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蓁蓁的眼睛里涌出,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苏苏和菲菲的母性光辉瞬间光芒万丈!一个给小蓁蓁擦眼泪,一个发挥所有的语言天赋安慰小蓁蓁。

  苗苗和萄萄也站在结界外劝说自家师尊,求师尊息怒,说蓁蓁还小不懂事,犯了什么错教育几句就是,实在气不过打一顿也行……

  家都要被孽徒侵占了!受委屈的是我好伐!

  哼!攸宁起身,进到里间,不想理外面那些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胡乱劝说的众人。

  息怒息怒!你家让人占了能息怒?

  结界外左一句师尊息怒,又一句蓁蓁别哭,吵得攸宁头疼。攸宁随手解开结界,走出子衿阁,向黛末峰飞去。

  蓁蓁想要跟上,但看到拂袖而去的背影,知道自家师尊是真的生气了,再不敢上前。

  刚爬上黛末峰就被大弟子仙仙告知,燕飞掌门出门办事了。

  攸宁悻悻地下山,环顾了一圈,向紫莹峰走去。

  攸宁师兄弟共十二人,与燕飞和闻天最为亲近,偶尔的还会到子佩师姐哪里插科打诨,但到底男女有别,总混在一起,对师姐的名声不好。

  闻天对攸宁的到来,很是意外。

  攸宁有多懒,全洞庭山派都知道。每逢朔日的聚会如今都推给了小弟子萄萄。

  今日攸宁竟然从昕诺峰下来,又吭哧吭哧的爬上紫莹峰,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正与闻天对弈的首徒大弟子刈刈躬身告退,将灵剑阁所有摆在明面上的丹药,符箓,法宝等修炼资源统统收好。

  唉!还未说话,攸宁先叹了口气:“师兄!表哥!我委屈!”

  攸宁从乾坤袋里掏出两坛神仙醉,分给师兄一坛,又和刈刈要了一碟花生米,边喝边把蓁蓁赖着子衿阁的事儿说了出来。

  “哎呀师弟!小孩子嘛,你让着他便是了!你忘了你小时候刚来洞庭山时,不也是非要赖在燕飞师兄的静室,还尿了人家一床的事儿了?”

  “我那时几岁,他几岁!我把床都让给他了,愿意同他换,他还是不满意,还要霸占我的子衿阁!我……我不管,今晚我要睡你这。”

  “那可不行!我怕你尿我的床!”

  “你!哼!”攸宁气得想走,但想想又没什么地方可去。昕诺峰的那几只小的都只知道护着蓁蓁,求自己息怒,回去也没甚意思。

  “阿宁,全山门都知道,你与蓁蓁亲如父子,他大概是有些恋父情结吧。你闭关十年,那时他才十岁不到,你作为老父亲,空缺了十年,蓁蓁缠着你也是情有可原的。

  他那是要霸占你的子衿阁吗?他是想要霸占你的人啊!多陪陪他,父子之情得到了满足,他自然也就听话孝顺了。”

  是吗?听着很有道理,但是为何又有些别扭呢?

  “好吧,我先回去了,找个时间和这个熊孩子好好谈谈。”

  攸宁回到昕诺峰的时候,众人已经散去了,只有蓁蓁可怜巴巴的坐在子衿阁外的台阶上。

  “师尊!”蓁蓁一见攸宁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看着蓁蓁乖巧的样子,又有闻天的开解,攸宁也没那么生气了。

  原本也不是和蓁蓁生气,只是所有人都不问是非曲直不问缘由的站在蓁蓁那一边,攸宁才觉得委屈的。

  “走吧,进去吧。”攸宁妥协,也许蓁蓁真的只是把自己当老父亲吧,孩子想亲近老父亲又有什么错呢?

  进了子衿阁,攸宁示意蓁蓁把他那枕了十年不肯换的吞金兽枕头摆好。

  蓁蓁摇摇头,倒了一杯茶,跪在攸宁面前,眼含泪水道:“蓁蓁知道错了。蓁蓁长大了,应该独立的,蓁蓁以后自己睡。”

  攸宁接过茶水,一饮而下,算是原谅了这个小徒弟。

  夜里,身边没了那只喜欢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的小崽子,反倒是睡不着了呢!

  啊!肚子好痛!

  ‘我林攸宁,向天道发誓,以后都不离开蓁蓁,去哪里都带着蓁蓁,如违此誓,拉肚子拉一宿!’

  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