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迷障
沈涧兰2021-06-16 15:131,632

  结界打开,映入眼帘的是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两旁是清新秀雅的翠竹。掩映在翠竹间的是亭台楼阁,石桌石凳。石桌上还摆着未下完的玲珑棋局。

  不知何时起,竹林里泛起了白雾,飘飘袅袅,有如仙境。

  为防止两人走散,朴朴和铭铭将手牵在了一起。

  朴朴的掌心很热,握着铭铭的手,倒好像直接贴在了脸颊,叫铭铭的耳朵似能冒出火来。

  雾,越来越浓,浓到看不见两旁的竹林,浓到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人。

  “师姐,朴朴师姐!”手中没有了温度,触不到那温暖的人,铭铭有些慌了神。

  “屏息!”是师姐的声音,虽然看不见,但能听见师姐的声音,真好!

  这雾里有师姐身上的茉莉香,真好闻,这雾里有师姐的温度,真舒服……

  浓雾渐渐散去,周围还是翠色的竹林,翠竹掩映间还是亭台楼阁,石桌石凳,石桌上还是那未下完的残局。

  只是身边少了师姐的身影。

  “师姐!师姐!朴朴师姐!”铭铭焦急的召唤着,忘了师姐交代的要七步八卦的行进,胡乱的迈着步子,在竹林里很冲直撞。

  突然,铭铭隐隐地听到说话声,如夜莺婉转般动听,那是师姐的声音。

  “仙仙,你终于肯回头看我一眼了。”

  原来师姐喜欢的是黛末峰的大师兄仙仙啊!

  仙仙,人如其名。一把青丝随意的坠在脑后,月白色的弟子服被他穿得仙气飘飘,一把珀云剑常挂腰间,君子如松,君子如柏,君子如竹。

  没有人会不喜欢仙仙师兄吧。

  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吧,一个金丹期的小虾米,一个不会说话的小透明,一个只会炼器的小呆子……

  铭铭转过石柱,看向凉亭里的两个人。

  只见朴朴依偎在仙仙的怀里,看亭外自由自在的锦鲤,偶尔扬起小脸儿小声地和仙仙说着什么,态度亲昵。仙仙也时不时地回应些什么,满眼的温柔,宠溺。

  真是天生一对啊!

  最美不过情投意合,最美不过两情相悦!

  铭铭转过身,默默地离开。

  另一边,刚提醒过铭铭屏息的朴朴,因为开口说话,吸入了不少迷雾。

  因为有了防备,吸入的迷烟又少,所以还能保持清醒。朴朴咬破舌尖,强提精神。就见铭铭松开了自己的手,在竹林里乱走一通。

  朴朴知道铭铭陷入了幻境,上前拉扯,动作间又吸入迷烟,眼前的场景也逐渐变换。

  朴朴知道这是幻境,也时刻提醒自己,莫要失了心神。

  眼前是一座小院,小院里是一座茅屋,茅屋的两边搭着猪棚和鸡舍,靠着栅栏边还栽种着小白菜,小葱和小韭菜。

  小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朴朴走进小院,摸摸探头吃草的老黄牛,撒一把碎谷子,逗逗鸡舍里的芦花鸡。

  小院依旧是那么的熟悉,一如四百年前,安静,温馨。

  茅屋的门开了,一位妇人手里端着木盆走了出来。木盆端到西侧的猪棚,舀起一瓢打好的猪食,倒进食槽,‘罗罗罗’的唤着。

  这是我的娘亲啊!还是那么勤劳,那么温柔……

  朴朴想扑进母亲的怀里,却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无论如何呼唤都都不能引起妇人的注意。

  东侧间的灶火燃起来了,阵阵炊烟伴着食物的香气飘散出来,越飘越远,飘到田地,呼唤还在劳作的父亲和大哥。

  总角之年的小丫头从茅屋飞奔出来,一下子扑到父亲的怀里,左扭扭右扭扭,直到父亲从怀中掏出一块麦芽糖来,才又蹦蹦跳跳地拉着哥哥离开。

  平凡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用过晚饭的一家人,躺在炕上。父母聊着地里的庄稼,两只小的在说隔壁旺子家的鹅又下蛋了,又白又大。

  “别睡!别睡啊!”朴朴看着幸福温馨的一家四口,声嘶力竭的哭喊,企图将四人喊醒,逃离即将发生的一切。

  天降大火!

  流火击中了茅屋,击中了猪棚,击中了小院里的一切。

  妇人抱起炕上还在吮着手指熟睡的女儿,庄稼汉也踹醒因疲累而酣睡的儿子。

  然而水火无情,茅屋的梁,塌了。砸中了庄稼汉的腿和儿子的脊梁。妇人也被砸下来的门头拦住了去路,只得将手中的娃娃奋力一抛,抛向院中,抛到还没烧起来的空地上。

  摔得疼醒了的小女孩坐在院中看着四周的火,熊熊燃着,哇哇大哭。哭爹爹不应,叫娘娘无声。

  一位仙人从天而降,口中念诀,大火即刻熄灭。仙人看了一眼已是灰烬的茅屋,无奈摇头。帮着小姑娘料理了父母的后事,带走了小姑娘。

  朴朴一如当年,跪坐在满目疮痍的小院当中,嚎啕大哭!哭过又笑了笑,还要谢谢这幻境呢,让自己又看见了温柔的母亲,慈爱的父亲,还有只会抱着自己憨笑的哥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