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芙蓉神女
沈涧兰2021-06-16 15:131,533

  靠!又被发现了!这女人是属狗的吗?一点点的灵力波动都能感应到!

  攸宁随手洒下一把定身符,也不知道都定住了谁,头也不回的跑。奔跑的过程中还不忘给自家乖乖徒儿传信。

  因受不住两位花娘上下其手,走出房门透气,正在四处张望着寻找自家师尊的蓁蓁,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句:“钱都给完了,淡定的走出芙蓉楼就是!”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师尊一定是发生了危险。

  “师尊,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客栈等了许久的蓁蓁,坐立不安。见到攸宁的第一时间就急忙上前询问。

  “啊哈哈!偷听那花娘说话被发现了。”攸宁尬笑一声,将隐身尾随花娘到地下密室,偷听小头头和花娘妖妖说话的事和蓁蓁讲了一遍。只是将狼狈逃跑的事实隐去,夸大成了与众妖人大战三百回合,对方不敌逃遁。

  “师尊可有受伤?”蓁蓁将自家师尊翻过来倒过去的仔细查看,满眼关切。

  “当然没有!你师尊我可是千年金丹!战斗经验丰富着呢!”攸宁梗着脖子,强装镇定。

  “之前不还是中了针了!”蓁蓁是真的不放心自家师尊,修为不怎么样,战斗经验也就那样,千年老宅男能有什么战斗经验?还非要逞强,单独行动,一个晚上过得惊心动魄。

  “啊哈哈……”攸宁尬笑。

  “给我看看!”蓁蓁还没忘之前要看后腰伤口的事儿。

  “哈?”我滴个天爷啊!没完了是吧!

  “之前答应我的,回客栈让我查看伤口。”说着,蓁蓁又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

  “看看看!再不看,针眼都愈合了!”攸宁对蓁蓁这可怜巴巴将哭不哭的表情毫无抵抗力。似赌气般,飞快的解开腰带,脱下衣衫给宝贝徒弟看后腰处马上就要消失的针眼。

  蓁蓁抓着攸宁解腰带,扒衣裳的手,“师尊与那妖女斗法已是累极,就让蓁蓁来为师尊宽衣。”

  随便!攸宁依言停了手,任由蓁蓁一件一件,慢条斯理地将衣衫退下,直至露出光裸的肌肤。

  就像是端午节剥粽子,一层一层的。

  那个谜语咋说来着?‘生在江南地面,流落塞北幽州,实指望金盏配玉瓯,不料拿我胡诌。内有红娘相伴,外有锦被蒙头,是宽衣解带任君游,好俊一身白肉。’

  如攸宁所说,中招的那一处,和其他地方一样光滑白皙,连个红点都没有,针眼早就愈合了。

  蓁蓁唇角微勾,终于是满意了。可究竟是满意师尊确实无碍还是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接下来几日,师徒二人不再招惹任何与此事有关的人,只是在这镇上吃吃喝喝逛逛,与说书人闲聊,与店小二闲聊,连挑担路过的老汉都能聊上几句。

  芙蓉祭,始于两千年前。开始只是为待字闺中的少女做个评选,也是给一些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一个一朝登枝的机会。

  后来,城里来了位女子,样貌秀美。浓妆时如荣曜秋菊,华茂春松,淡抹时似出水芙蓉,荷间清露。真真儿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女子不仅人美,更是心善。经常在闹市巷口支一张小桌字,为小镇的百姓义诊。附近山上能采到的草药不收取一文钱,采不到的也帮忙从商家或是外地低价购买。简直就是百姓心中的神女菩萨!

  百姓亲切的称之为芙蓉神女。

  后来女子透露,之所以流落至芙蓉镇,是被未婚夫追杀,被洞庭山派的掌门人所救,并收为徒弟,这才在芙蓉镇落脚,过上安稳日子。

  有镇上的百姓想托女子的关系,将自家娃娃送去山门修炼。女子推辞说,掌门人不在凡间挑选弟子。后来万般无奈才答应每十年送一名女子入山门,若是资质好,就留在山门做弟子,若是资质差,亦可留在山门做杂役,更是可以自行归家。

  于是慢慢的,送女弟子入山门就演变成送最漂亮的少女去伺候掌门人。

  这个故事乍听起来,逻辑清晰,架构完整,但始终透露这诡异。可这究竟哪里不对,攸宁现在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

  该打听的消息也都打听的差不多了,朔日来了。

  天还未亮,就从城主府门口开始燃起了爆竹。大红的爆竹燃尽,铺满整个小镇的街道,好像铺上了大红的地毯。

  那日夺得魁首的姑娘被喜娘搀扶着拜别的父母,盖上盖头,一步一顿地上了花轿。

  所有人都喜气洋洋。

  唯有那盖头下的红妆和躲在巷口暗影里的少年,眼里充满了遗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