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是不是玩不起!
沈涧兰2021-06-16 15:132,190

  掌门师伯说要点到为止,所以两人都没有选择武器。

  师尊说,不用手下留情,要让师弟知道世间的险恶,所以芃芃一上来就选择释放自己的武技——万物生。

  一根由灵力化成的藤蔓从芃芃的手臂钻出,快速的拉长,生长。藤蔓纤细却坚韧,迅速的寻找到目标缠绕绑缚。

  芃芃的另一只也释放出灵力,化作木桩,向蓁蓁咋去。

  蓁蓁作为一个刚刚筑基的小弱鸡,甚至不懂如何将灵力外放,又被芃芃的藤蔓绑缚动弹不得,只得生受。

  砸过来的木桩似有千钧,蓁蓁本能的运转起体内如奔腾洪流的灵力。

  快速流转的灵力,从蓁蓁的三千毛孔中钻出,形成一个灵力防御罩,两人的灵力相撞,木桩化为齑粉,防御罩也寸寸碎裂。

  第一回合,平!

  蓁蓁仍旧是不懂如何将灵力外放,但防御罩用得却是得心应手。

  刚刚的一击并不是芃芃的全力一击,但也绝没有刻意放水,掌门师伯和师尊的话他懂,既不能伤到小师弟,又要让他知难而退。

  可是,可是自己六七分功力的一击就被小师弟击碎了。

  “师弟,接下来师兄可要全力一击了。”芃芃好心提醒。

  “放马过来!”蓁蓁将体内的灵力运转速度再一次提升,防御罩的范围也扩大了几分,厚实了几分。

  芃芃这次没有再放出藤蔓,双手结印,释放出一颗木桩。不同的是,这颗木桩凝实,厚重,带着风呼啸而去。

  这一次防御罩再一次寸寸碎裂,没有防御住这雷霆万钧的一击,蓁蓁被木桩砸得倒退了十数部,地面也划出数丈远的一道沟。

  广场上的弟子全都哑然,不是因为芃芃的实力,而是因为蓁蓁,仅为筑基期的防御力。

  “再来!”蓁蓁从沟壑中爬起,再次运转灵力释放防御罩。

  这一次他没有自大的将防御罩的范围扩大,而是将防御罩凝实,增厚。

  芃芃也被小师弟激起了战斗欲望,双手打出繁复的手印,木桩一分二,二分四……木桩变成无数箭矢排列在芃芃四周,只等主人结完最后一个手印离弦冲出,冲破对面人的防御。

  眼看对面箭矢发射,蓁蓁将所有防御都集中在身前。

  紫白与墨绿三色灵力再次碰撞,发出耀眼的光。

  芃芃与蓁蓁都向后退了几步。

  “再来!”蓁蓁迅速调整,再次叫阵。

  “慢着!”掌门燕飞叫停。

  可以看得出,芃芃的第二招和第三招都是全力一击,再这样下去,可能会灵力枯竭,丹田受损。而蓁蓁只防御,不攻击,灵力本就消耗的少,并且观其状态,灵力丰沛源源不断,孰胜孰负,显而易见。只是芃芃作为大师兄,距离金丹一步之遥,却输给了蓁蓁,脸上大概不会太好看。

  不过燕飞掌门的最后一点,想多了。

  “师弟,你家小徒弟的挑战,你看清楚了吗?”待场上两人都将外放的灵力收回,燕飞转头看向攸宁:“蓁蓁的实力不必结丹差,要不就带上吧。”

  “不行!门派的规矩不能破。”向来随性的攸宁,今日死咬着规矩不放。

  场上的蓁蓁一听当即不干了!好不容易求的掌门松了口,又挨了大师兄的全力一击,最后师尊不同意?

  “师尊,昨日您不是还舍不得蓁蓁的嘛!蓁蓁怕您为难才去求的掌门师伯,徒儿凭自己的实力争取的一起历练的机会,徒儿要去,徒儿要和师尊一起去!”

  似乎是怕师尊依旧摇头,蓁蓁也不管丢脸不丢脸,当着全洞庭山派所有弟子峰主的面在广场上撒泼打滚!

  反正我年岁小,不怕笑话!

  “不……”

  “师尊!你是不是玩不起!”攸宁本想再一次拒绝的,可不字刚出口,就被下面的小破孩给堵了回来:“师尊是你自己说离不开徒儿的,一刻也不行,不抱着徒儿睡不着,不看着徒儿吃不下,没有徒儿您会活不下去的!”

  我特么的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那些背地里说攸宁待萄萄蓁蓁如亲祖宗,是儿子奴的其他峰主都抬起袖子掩嘴偷笑。

  攸宁盯着下方撒泼打滚不依不饶的蓁蓁足有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点了点头。一拂衣袖,转身离开,回昕诺峰去了

  见到师尊终于点头,蓁蓁恨不得绕着广场跑上三圈!撒开脚丫子,迈起小短腿,飞也似的去追师尊。

  “师尊,我知道您是碍于规矩才不同意徒儿跟随的,可是徒儿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赢得掌门师伯同意的,所以师尊并没有违反门规,是掌门师伯硬塞徒儿跟随师尊的。师尊也是迫于无奈,才不得不带着徒儿的。全洞庭山派的人都是见证,师尊是全仙门最正直,最无私,最公正的师尊……”

  蓁蓁屁颠屁颠的跟在攸宁身后,喋喋不休的强调不是师尊舍不得自己,而是自己舍不得师尊,不是师尊要带着自己,而是掌门师伯硬塞……

  唉!命运无论怎么变化,结果都不会变的。

  再一次为自家徒弟打点行囊。

  这一次一起历练的有菁菁,苗苗,莓莓,还有,蓁蓁。掌门师兄贿赂过来的储物袋,好像是事先算好人数了,丹药灵石符箓都刚刚好分成四份。

  还真是端水大师啊,人人都有,面面俱到。

  “师兄!”从师尊哪里被赶了出来的蓁蓁,又来到了芃芃的静室。

  “师兄,你……”你怪我吗,当着全门派的人公然发起挑战,下了面子,失了威信。

  “是小师弟啊!”芃芃依旧笑的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看到小师弟结结巴巴的窘态,自然猜到小师弟要说什么。

  “小师弟是怎么做到灵力源源不断的?”

  “啊?师兄快分一小股灵力进来!”只有极信任之人,才可以任由他窥视自己的身体经脉,比如师尊。

  “师弟!这样不妥!”师弟不懂,可自己不能无知:“不能随便让别人的灵力进入你的身体窥视。”

  “我知道啊,所以只有师尊探视过,师兄也可以。”蓁蓁对着芃芃微笑,圆圆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像是等人撸尾巴的猫咪。

  既然师弟是懂得这道理的,又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芃芃将手搭在蓁蓁的手腕上,分出一丝极细小的灵力,毫无阻碍的进入蓁蓁的身体。

  这一探视,真是惊掉了芃芃的下巴。

  蓁蓁的丹田如浩渺大海,经脉如奔腾的江河。就算是自己,距离金丹只差半步,若是将全部灵力液化也不一及蓁蓁十分之一。

  难怪师尊评价,非人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