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旧地重游(上)
沈涧兰2021-06-16 15:131,629

  这是哪里?

  攸宁睁开眼,入目的是不同层次的黑,好像进入了一场黑白老电影。

  这场就好熟悉,好像是在黑色森林,又好像是在……魔界!

  攸宁坐起身,发现手里还拉着一个人,正是自家宝贝徒弟,蓁蓁。

  攸宁试图将蓁蓁叫醒,却徒劳无功。只得放开抓着蓁蓁的手,给蓁蓁掖了掖被角,走下榻来。

  窗外的天是灰色的,很亮,但没有找到太阳。窗外的花草树木都是深深浅浅的黑色,灰色。

  “有人吗?”攸宁记得昏迷前的最后一幕是泰平镇破庙的封印阵法爆炸,漫天的暗红血光。然而如今二人能安稳的躺在这里,定是有人相救,只是这偌大的庭院,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知自己躺了多久,好像很久,又好像没有很久,只是身上酸痛的厉害。攸宁不想再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闯,万一迷了路,走回不来,岂不是要留蓁蓁一个人?

  攸宁放开神识,覆盖整座小院,都没有一点动静。悻悻的走回刚刚的内室,坐在榻边,守着蓁蓁。

  蓁蓁似乎有要醒过来的迹象。紧皱着眉,嘴里含糊的念叨这什么,疯狂的摇头,双手攥成拳,胡乱的挥舞。

  “蓁蓁,蓁蓁……是师尊,师尊在的,莫怕莫怕!”攸宁翻遍了身上也没找到那块绣了芙蓉花的白色手帕,只得用袖子擦拭蓁蓁额头沁出的细汗,又抓着蓁蓁胡乱挥舞的拳头,柔声安慰。

  也许是真的听到了师尊的声音,蓁蓁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小会,蓁蓁醒了过来。张开眼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心心念念的师尊,蓁蓁不顾后背的伤,坐起身,一把抱住攸宁:“师尊,对不起。”

  师尊,对不起!若不是我精神力差,着了道,也不会鬼使神差地去揭那阵法封印的匾额,也就不会引起爆炸,至师尊于险地。

  攸宁以为蓁蓁只是受了惊吓,像小孩子一样需要大人安慰,伸手也将蓁蓁抱在怀里,一手轻拍着蓁蓁的后背,一手捋这蓁蓁的发。

  许久,蓁蓁松开了攸宁,低头不说话。

  “没关系的蓁蓁,那魔音的力量极强,我去拉你的时候,也有一瞬的晃神。好在你我都没事。”看宝贝徒弟情绪低落,攸宁再度安慰。

  “师尊,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蓁蓁压下心里的不安,询问。

  “没有。”刚醒过来的时候,攸宁又内视过,内伤外伤都没有:“也许是躺得久了身上有些酸痛,活动活动便也就好了。倒是你,背上,腿上都有烧伤。”

  蓁蓁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身和腿上都缠满了绷带。

  “会留疤吗?”

  攸宁也没想到蓁蓁会问出少女气息这么浓郁的问题,噗嗤笑出声来:“不会不会,除了三昧真火,凡间普通的火都不会在我们修仙者身上留疤。不过蓁蓁没听说过吗?男人身上的伤疤就是他的功勋章!”

  “是吗?”之前在温泉,师尊说喜欢自己的身材,喜欢自己的肌肤,若是留了疤,不知道师尊还会不会喜欢。

  “蓁蓁这么在意疤痕,是不是有心仪的女孩子啦?”除了山上的师兄弟师姐妹们,蓁蓁接触到的异性唯有芙蓉镇的小新娘和小花妖,蓁蓁会喜欢那种类型呢?

  “没,没有。”蓁蓁的麦色的耳尖,眼见的变成暗红。

  攸宁看的新奇,害羞的蓁蓁还真是可爱。

  攸宁解开蓁蓁身上的绷带,调动体内木之灵力,治疗蓁蓁的伤。

  “这里是魔界吧。是没有灵力补充的,师尊没必要这样消耗,蓁蓁这点小伤,过几日也就自愈了。”不仅引起了爆炸,带累了师尊,如今还要师尊消耗灵力为自己疗伤,蓁蓁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没事,你这小伤,用不了我多少灵力的。我探测了整个小院甚至方圆百里,竟没有人烟,所以先医好你,也方便我们之后的行动。”攸宁抚平最后一处伤疤,收势。

  “嗯。”

  魑魅岭,魔王殿。

  暝影拿着铜镜看着小院内室中的师徒二人的互动,又握紧了双拳。

  柳蝉看不明白了。那两个人类的关系明显不一般,暝影既看中那个小白脸,为何救人的时候两个都救?若是那个高大微黑的那个死于那场爆炸,小白脸自然而然的就是魔尊一个人的了。

  魔尊那样在意那个小白脸,却又不让任何人告之自己才是救命恩人,在这里偷窥人家互动,生闷气。

  魔尊若是能放下仙界那个狼心狗肺的‘濛濛’,选择的哪怕是个人族小白脸,也算是好事吧。

  柳蝉看着王座上痴汉一样魔尊,也是来气,回了自己的别院,集合了所有的小侍,吃肉,喝酒,舞蹈。

  堂堂魔尊却不能为所欲为!活得还真是憋屈!

  喜欢就掳回来啊!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怎么摸就怎么摸,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