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都,都来了?!
沈涧兰2021-06-09 21:581,618

  “蓁蓁小心!”

  眼见蓁蓁来不及召出防御罩抵挡,攸宁脚下一转,将蓁蓁护在身后。

  “小小花妖也敢在我洞庭山的地界撒野!”闻天走不通这曲曲折折弯弯绕绕的山中暗道,直接将这‘婚房’的山壁轰出一个洞,从天而降,打出一掌,轰碎所有冰箭。

  闻天来了,真好!

  闻天来了,谁也打不过!不像自己,谁也打不过……

  闻天抬起右掌,一个翻天印打向那少女,直接将那少女嵌在山壁上,扣都扣不下来。

  “师弟住手!”闻天再要抬手,被一个声音喝止,“让我来!”

  是笙沫峰的翰飞。

  翰飞抬腿就是一脚,将那少女从山壁上踹了下来,待要再补一脚……

  “且慢,还有我!”凌素峰的绿竹召出自己祭炼的捆仙索,将少女捆得结结实实,绑法和少女捆攸宁的方法一模一样。

  那破了大洞的山壁中钻出一个又一个人来。

  夏沁峰峰主淑慎、念汐峰峰主灵雨、茗清峰峰主子佩、纤茨峰峰主纯熙、墨羽峰峰主佩玉、韵霜峰峰主零露、沫鸢峰峰主逊梅!

  好么,除了掌门人正主,燕飞没来,十二峰峰主到齐了!比朔日的例会都齐!

  “究竟是哪个鼠辈躲在这耗子洞中,叫本座好找!”燕飞从‘婚房’的入口处,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都,都来了?!

  攸宁惊呆了!疑惑的与蓁蓁对视。

  “我只是和燕飞师伯说师尊被欺负了,并报告了你的位置。”没想到所有的师伯都来了……

  这阵仗,别说是小小花妖,就是至尊花神见了都会心惊胆战吧?

  洞庭山其余十一峰的峰主将被困成粽子的攸宁围在中间,而同样是粽子一样的小花妖无人问津。

  “连个同是金丹期的小花妖都打不过,真是给我们洞庭山丢人!”燕飞恨不得将攸宁扒光来检查有没有受伤。

  “师兄,小师弟的脸上破了块油皮儿。”茗清峰峰主子佩,仔细的看了几遍才在攸宁的右侧脸颊上发现了那难以察觉的‘伤口’。

  伤口周围都是水渍,应当是闻天轰碎冰箭时,碎片刮破的。

  子佩狠狠瞪了眼闻天。闻天尴尬的扬起手搔刮后脑勺。

  闻听自己有难,所有的师兄师姐都来相救,攸宁还是很感动的,只是能不能先研究研究把这捆仙绳解了?真的很尴尬好吗?

  攸宁张张嘴,想提醒。却被子佩呵斥:“闭嘴,不许动!”

  子佩从随身的乾坤袋中掏出玉骨冰肌膏,仔细的涂抹在攸宁那根本看不出来的伤口上。

  师尊有这么多人关心,真好!

  蓁蓁被挤在在外围,捂着被冰箭击中的左臂,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师尊,轻笑。眼睛一撇,瞧见一旁无人理会,伺机逃走的小花妖。

  “师尊的脸破了皮儿,破了相,那就划花你的脸吧!”蓁蓁掏出闲来无事时磨的石刀,一步一步走向小花妖。

  钝刀子磨人,呵呵!

  “不要!不要!不要划花我的脸!啊——”小花妖发出凄厉惨叫。

  众峰主充耳不闻。

  凌素峰峰主绿竹将捆在攸宁身上的捆仙绳的精神印记抹去,绳索随之解开落地。

  “咬破指尖,滴一滴血在这绳索上,印上你的标记,以后这绳索就是你的了。想绑谁就绑谁。”绿竹抓着攸宁的手指,往攸宁嘴里塞。

  破了个油皮儿这些个师兄师姐们紧张成那个样子,现在又让自己咬破指尖?

  攸宁愣了个神的功夫,捆仙绳易主!

  “那个谁!蓁蓁,你来!”急性子的绿竹以为攸宁愣神是怕疼,抓过蓁蓁的手指,一道灵力将其划破,滴一滴指尖血于捆仙绳上,捆仙绳认主。

  那是我的法宝!我的!攸宁的怨念只能留在心里,还暗自感叹,气运之子就是气运之子,躺着都能捡装备!

  当某日,自家宝贝徒弟将这捆仙绳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定会后悔今日愣住的那一秒。

  “啊,刚刚那小花妖是不是尖叫了一声?”笙沫峰峰主翰飞,后知后觉。

  “哦?是吗?她叫什么?”

  “不知道,小花妖小花妖,大概就是叫小花妖吧。”

  ……

  各位师兄师姐,咱能不能不这么逗?叫什么?惨叫!

  再三确认攸宁确实无碍,众人才注意到,脸上画了个拼音田字格的小花妖。

  “你叫什么?我是指,你的名字。”炼体炼傻了的翰飞开口询问。

  受了闻天翰飞二人一击的花妖,连呼吸都是痛的,更没有力气开口说话。

  “不说是吧!还是打的轻!”被无视了的翰飞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再给那花妖一击。

  “呃……师兄,她大概是疼得说不出话来,要不缓缓再问?”攸宁拦住翰飞,道。

  “还是师弟心善!”翰飞轻踢了花妖一脚,叫来蓁蓁看着。

  众人又围在攸宁身边,“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