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殇
沈涧兰2021-06-17 11:301,711

  洞庭山十二峰峰主联手在西北角起了一座山峰,名为仙英峰。

  这里没有峰主,没有弟子,有的只是战场上牺牲的英魂。

  此次人魔之战洞庭山派牺牲四百二十三人,其中外门弟子三百三十九人,内门弟子八十二人,峰主亲传弟子两人。

  看着满山的小土堆,蓁蓁陷入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精神力不够,中了幻术,也不会亲手解下泰安镇的封印,放魔族入侵。

  昔日的小伙伴,曾一起在广场上修炼的师兄弟,如今都变成了一座一座的小土堆,再不能一起笑闹,再不能一起偷茗清峰的灵果,再不能一起顺纤茨峰的妖兽……

  莫臻,此生我与你不共戴天!

  整个中洲都陷入一片雪白……

  “师尊怎么又喝上酒了?”从沫鸢峰回来的蓁蓁一进子衿阁,就瞧见自家师尊坐在雕花的窗格前,对月自酌。

  “蓁蓁回来啦?这酒被萄萄掺了水,不醉人的。”攸宁见蓁蓁进来,举起酒坛,似在邀请蓁蓁检查里面的酒是不是真的掺了水。

  “师尊,我想闭关一段时间。”蓁蓁也坐在攸宁的旁边,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坛自家师尊最爱的神仙醉,并且是没掺水的。

  “巧了,我也想要闭关。要不一起?”连睡觉都非要赖在一起,一起闭个关又有什么了不起?

  “嗯,好啊。”蓁蓁熟练的拍开泥封,将酒坛递给贪杯易醉的师尊。

  “哇!好香!哪里来的?”美酒,攸宁的三大爱好之一。一闻到醇厚的酒香,攸宁的眼睫毛都乐开了花。

  “微末堂后院东数第七课梅树下挖的。”蓁蓁据实以答。

  攸宁伸出食指晃了晃,嘴上说着批评的话,手却将酒坛捧起。先是凑近了用力闻了闻,露出餍足的表情,抿了一口,眼睛微眯,细细品味,然后又喝了一大口:“哈!好酒!”

  蓁蓁看着师尊露出了像偷到了腥一样的猫咪一样的表情,也跟着嘴角微翘,也不枉大半夜不睡觉,冒着被师伯发现的危险,偷来一坛神仙醉。

  这几日师尊的愁闷,悔恨,自责蓁蓁都看在眼里。一向懒散的师尊准备闭关想必也是对力量的不满足。

  “蓁蓁,师尊是不是很没用?”微醺的攸宁开始变得话多起来。

  “师尊在蓁蓁眼里是最厉害的人,什么时候都是。”

  “为师是十二峰峰主里修为最低的,一天只知道招猫逗狗,吃喝玩乐,懒懒散散,不学无术。好多弟子的修为都已经比为师高了,蓁蓁有没有后悔拜在为师的门下?”

  蓁蓁刚想说什么,攸宁却没给机会:“嘿!后悔也没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入我林攸宁的门,一辈子都是我林攸宁的人!”

  林攸宁?师尊不是就叫攸宁吗?是太师尊取的名字,取自《诗经·斯干》:君子攸宁。心安神宁的意思。林是师尊的在家乡时的姓氏吗?

  “嗯,蓁蓁一辈子都是师尊的人!”

  “嗯嗯,一辈子都是我的人,不许耍赖……”

  显然,易醉还瘾大的攸宁再一次把自己灌醉了。

  “师尊不能再喝了,再喝可要醉上大半个月了,师伯发现了会怪罪的!”蓁蓁推推攸宁的肩膀。

  “嗯嗯,不喝了,不喝了……”嘴上说着不喝了,手却抱着酒坛子不放,趁蓁蓁不注意又灌了一大口。

  看这样子,这一坛子酒也没剩什么了。所幸就让他都喝了吧,醉上几天,自己也好去办自己的事,等回来给师尊一个惊喜。

  一坛子的神仙醉,被攸宁喝得一滴不剩。

  蓁蓁将醉倒的攸宁抱起,放回榻上。

  许是因为喝了酒,有些发热,攸宁下意识的撤开领口,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

  师尊!

  蓁蓁赶紧将攸宁的衣服拢好,心中默念清心咒。

  “蓁蓁别闹,为师好热!”攸宁一边口齿不清的咕哝着,一边打开蓁蓁的手,再次把领口敞开。

  蓁蓁的手握成拳,紧了又紧,终于俯下身去。

  直到那唇被吻得红肿发亮,胸前点点红痕……

  蓁蓁起身,走出子衿阁,随手布置了一个结界。除非攸宁醒来,否则没人能够打开。

  沫鸢峰上,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你师尊睡啦?”沫鸢峰大弟子阳阳嘴里叼了根草,似乎等了很长时间。

  “嗯。”想到师尊微醺时说的那番话,蓁蓁唇角微勾。

  “真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想的,明明是孝敬师尊的好事,非要弄得跟做贼似的。”阳阳边带着蓁蓁往自己的山洞走,边和蓁蓁吐槽。

  “你们?”蓁蓁对这个词赶到疑惑。

  “对啊,还有你家老八萄萄。偷偷摸摸的去纤茨峰讨了几只灵蚕,半夜里纺丝,编织。前几日才做成了个丝绦,刚坐好就偷摸地拿来,找陈陈帮他刻画上防御阵法,准备过几日送给你家师尊。”

  作为沫鸢峰的大师兄,阳阳也有了自己的小徒弟。一个一个顽皮的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收到小徒弟亲手打造的礼物。

  原来不止一个人注意到师尊最近情绪不好,自己要加快进程,在师尊醒来前,将礼物做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