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破
沈涧兰2021-06-20 14:182,069

  我在这里呆了有多久了?

  在空间中静默的蓁蓁,好像熟睡了一觉。

  这里就是一处空间!感受不到时间流逝,感受不到空间变换。没有阳光,没有空气,没有世间万物,更没有灵气。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蓁蓁静默地悬浮在空间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论怎样移动都摸不到空间的边沿。

  蓁蓁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只能靠一遍一遍的回忆与师尊的所有过往来打发时间。

  从差一点葬身蛇腹被带上山,在师尊的引导下第一次引气入体。到魔界中师尊为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拖延时间,引爆了金丹。再到和师尊的短暂东行。

  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回忆慢慢变的模糊,蓁蓁快要记不起师尊的长相,只记得有个温暖的声音在小蓁蓁,小蓁蓁的叫。

  蓁蓁闭上眼,再一次一次的回忆,任太阳穴一阵一阵地抽痛,一遍一遍的回忆。终于,记忆开始变得清晰,连师尊脸上每一根细小绒毛,衣摆上的褶皱,腰带的花纹,金线的走向都越来越清晰。

  “啊——”

  蓁蓁发出一声嘶吼!

  回忆的次数越多,就越是想念!

  蓁蓁不想再忍受这寂静无声的世界,与其在此将灵力消耗尽,老死于此,不如和当年的师尊一样,自爆。

  都是一死,不如壮烈一些。

  孤寂已经消磨了蓁蓁所有生的意志。

  蓁蓁召出罡风之力,右手召出雷霆之力。两个灵力球同时抛出,在空间内靠近,交汇,碰撞,炸裂……

  空间里有了光,短暂而绚烂。

  好像是夜空中最美的烟花,光芒里是师尊温暖的笑容。

  蓁蓁再次召唤出两种灵力。每只光球比之前两个加一起的都大。

  同时抛出,炸裂……

  每一次炸裂,光芒中都能出现师尊的脸,或是对自己温柔的笑,或是对自己无奈的摇头。那粉嫩的,柔软的唇也越来越清晰。

  “尊上!”白虎急匆匆的冲进魔王殿,不管魔王殿里魔尊柳蝉等人正在开会。

  “何事?”暝影皱眉,白虎这憨批,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越来越莽撞了!

  “他动了!沉睡了十年的人动了!”怕暝影听不懂,白虎将那水晶球拿出,展示给暝影看。

  要不是白虎提及,暝影都忘了那误入虚空界的奶娃娃。

  水晶球内,那个身影一遍又一遍的召出两个灵力球,抛出,汇聚,爆炸。

  灵力球一次比一次的大。

  爆炸的威力也一次比一次的大。

  水晶球的边沿已经有了裂痕。

  暝影抛下魔王殿内的众人,原地消失。

  “尊上,你不能进去!”紧随在后的白虎,拉住了就要进入虚空界的暝影。

  从七万年前自己开始看守虚空界开始,也不是第一次有人闯入,但都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在虚空界,唯有那个少年进入后,留存了下来。

  因那少年进入虚空界后并没有立即消失,所以当年白虎才兴冲冲的去和暝影禀报。

  如今这少年不知为何,一觉醒来开始疯狂释放灵力,好像不将体内的灵力完全释放决不罢休。

  想进入虚空界阻止少年继续破坏空间的暝影,理智逐渐回笼。大掌握成拳:“有本事你把所有灵力一次放出!炸毁这空间!”

  空间中的蓁蓁似有感应,嘴角勾起,粲然一笑。若是将所有灵力全部放出,是不是就能将师尊揽入怀中?

  左手的罡风球越来越大,丹田因为输出灵力太多而开始隐隐作痛。

  蓁蓁伸出右手,开始召唤雷霆之力。

  蓁蓁陷入癫狂的状态,脸上的笑容时而温柔时而决绝狰狞……

  “轰!”

  暝影被空间爆炸的气浪掀出老远,手中的水晶球炸裂。

  灵力的爆炸,让蓁蓁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眼前是一尊巨大的佛像。

  这佛像,看着有些眼熟呢!

  呵,莫臻,真是哪里都有你呢!

  强打着精神,蓁蓁坐起身,调动丹田内所剩无几的灵力,一个罡风球,一个雷霆球,齐齐抛向那佛像。

  爆炸只在佛像的脸上留下一道小小的疤。

  愤怒中的蓁蓁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已经开始恢复吸收灵力。

  呵,打算让我对着的雕像虔诚的诵经,为你祈福吗?痴心妄想!

  蓁蓁躺在地上,合上眼睛。

  梦里,又是师尊温柔的笑脸。好像和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自己实在是听不清。想再抓住师尊的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师尊!”徒儿好想你!徒儿真的好想你!

  当蓁蓁再次睁开眼睛,眼前还是那讨人厌的佛像。

  蓁蓁发现身体并没有之前那么疲累。几次消耗过后干瘪的经脉也渐渐恢复。

  周围有灵力了?可以修炼了?

  这里已经不是那什么都不存在的虚空界了!

  蓁蓁本可以寻找出路,走出这里的。但不知为何蓁蓁就是和这莫臻的佛像较上了劲,只想一心将灵力恢复到巅峰,一举轰碎这讨人厌,假仁假义的雕像。

  蓁蓁席地而坐,与那雕像面对面,吸收着周围所有的灵力。

  “魔尊醒了吗?”柳蝉拉住从魔王寝殿走出来的巫医,询问。

  巫医摇摇头:“那水晶碎片贯穿了尊上的整个心脏,伤势实在太重,能让他醒过来的唯有他自己。”

  “什么叫能让他醒过来的唯有他自己?”柳蝉抓住巫医老头的衣领:“没用的东西,一治不明白了就说那些个神神叨叨的东西!暝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所有人都要陪葬!”

  柳蝉像丢弃什么垃圾一样将巫医老头甩到一边,推门走进寝殿。

  榻上的魔尊早已经没了往日的肃冷倨傲。躺在那里,眉头紧皱,没有血色的唇一张一合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柳蝉凑过去,“濛涪……濛涪……”

  柳蝉气得想摔碎手里的药碗。

  濛涪!又是濛涪!

  他折磨了你上万年,你还忘不掉他!

  他究竟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魂牵梦萦十数万年?这几十万年的折磨,你还没看清他小人嘴脸吗?

  柳蝉强忍心中怒火,将药碗平稳放下,随便点了个侍女:“伺候尊上用药!”

  说完,柳蝉走出魔王殿,透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