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圈套
拜月熊猫2021-06-12 19:502,128

  “似乎?什么意思?”

  “啊 ,嗯……就是……我在走过来的时候,看见地上……不是,是山洞的地上有两个用过的,啊就是使用过的火堆……看起来刚刚烧完的样子,旁边还有几个草堆,像是有人使用过,而且还要长期居住的营地。”

  情急之下,任良把之前从电视上看过的一个荒野求生一段给照搬了过来。意思不是很通顺,话倒是越说越流利起来。

  “这样?真的?你说说,那个营地是什么样的?”女该兴奋的睁大了眼睛,目光好像是利剑,仿佛那天迎面被投掷激射飞来的长刀,差点做出弯腰侧头的躲避动作。

  “啊,就是一个上坡,上面山洞旁边有几棵树……”任良将看过的几种地形混合着胡乱说了一通,女孩点头,认认真真的记着。

  “还有,如果你真的要往雨林深处去的话,我建议你把这两种草磨碎了抹在身上,即便是你有six-god,也一定要涂上,因为有不少蚊虫就怕这种草的味道。”

  任良说着从怀里掏出两种草,他感觉自己脸色发胀,就连刚才自己说的话好像都忘了不少。

  “就这个吗?到处都有的,你看这是不是?”女孩很轻松的就在篝火周围找到了这两种草。

  这两种草确实是有着驱虫的效果的,自从任良认出了这两种草就一直涂在身上,只是效果实在是微弱,估计连六神都不如。

  这三天之中,每天早上任良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轻柔的把衣服脱下来,把身上头发上的虫子蜈蚣都找出来,仔细检查衣服后,再穿上。

  当然了,这丛林深处也从来没有什么很怕这两种草的蛇虫鼠蚁。

  看来无论什么样的技巧都是熟能生巧,即便是再艰难,再违背自己心中所坚持,再违背人性的事情,只要做的多了,就会习惯了,最后到熟练的应用,最后甚至会沉浸其中。

  有了之前的练习,此时再说这个极度饱含恶意卑鄙的谎话之中最恶毒的一部分时,他的语气已经是比较平稳的了,表情也比较自然,就是不敢看她那双温暖得似乎会发亮的眼睛。

  任良拿起一根树枝,装作照顾篝火的动作来掩盖他的视线。

  “真的非常谢谢你了,如果我能多找到几个人,那度过任务就会变得简单了。”女孩有些兴奋的说起来。

  大概是觉得双方已经共患难,大家有些交情了,不只是随心所欲地跟他攀谈,甚至是有些欢快的说起来:“哼,我父亲总是不让我出来做空间任务,说太过危险,他不也是一步步从下面打上来的吗。”

  没什么好内疚的,嗯,即便是不告诉她,自己像是个大侠一样自己慷慨赴死也是无谓的,这对她来说并不会有什么更好的结果,泰坦族这次明显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而且以这个狼图腾泰坦的追踪能力来说,这女孩最后也是跑不了的。

  即便是把事情告诉了她,两个人一起并肩作战,大概也只是去送死而已,而且说不定她还会愤恨自己,到时候碍手碍脚的,甚至根本就不会帮忙,听到后直接就跑了。

  自己这样做不过是让他的死亡更加的有意义而已罢了,反正她都是死,不如让她的死来让自己得到更多的逃生希望。

  任良在心里搜肠刮肚,找出一切理由来让自己这个卑鄙恶心的陷阱圈套看起来能够正义凛然。

  “一旦我这次成功完成了任务,别说父亲了,估计就算是国师大人提起我来也得说颇有胆色。”

  女孩圆圆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像是黄昏天边的两朵红云,说着给他指了指旁边处理过的野猪皮:“我这次肯定可以的,毕竟我过来也是做了很多功课的,你看见旁边的树没有,这在雨林里面很常见,它富含水分,但它其实是有剧毒的,它的汁液有股很强的刺激味道,你可以想想一下被硫酸泼了眼睛的效果……”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所以千万不能放弃任何一丝机会。

  树木上结着许多红色椭圆形的果实,像是一个红的诡异的苹果被拉伸加长了。让任良朦胧间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篇课文,里面有一句话很有些意味。

  这句话无疑将阴谋诡计上升到一个哲学的高度,任良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可以心安理得了,但是心底猛然涌起一股浓重至极恶臭味,让他厌恶得想吐,他突然觉得很疲惫。

  **

  一阵野狼的呼号声,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如鬼魅一般,树下晰晰嗦嗦地飘过一些散发着绿色光芒的东西,绿莹莹的。

  这些野外的豺狼鬓狗在夜晚无疑是拥有着统治权的,把一切散发着温度的生物列为他们食物链的下一端,即便是体型超过它们的猛虎和犀牛也会在饥饿之下发起挑战。

  追杀者对狼群能否猎到足够的食物毫不关心,他只是觉得厌恶,如果不是顾忌这些野兽,他可能只需要一天一夜的功夫,就足够让那只狡猾的猎物在体力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直接崩溃。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臭味,臭的自己几乎以为嗅觉失灵,自己也不会几乎真的让他的诡计给瞒过去,拖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也更加不会坐在树上看着远处的火光而感到迷惑。

  燃起篝火是为了什么?吃熟食?为了更好的补充体力?他已经知道我已经看穿了他的圈套?

  这又是一个圈套?

  他难道在挑衅我?

  追杀者想道,那个卑微的东西在想什么?我在这里,快来杀我?就这么着急让我把他的心掏出来?

  但是追杀者又马上劝自己,要冷静,不能愤怒,这种狡诈卑鄙的家伙等的就是自己失去冷静。

  毫无疑问的,这就是一个圈套,或者说,这是白天的那个圈套的后续圈套。

  这火光距离自己不是很远,明天早上一定要全力奔跑,用一个很痛快很爽的方式结束这场追猎,追杀者兴奋的低吼一声。

  追杀者的毛发更长了。

  保持冷静,保持冷静,明天所看见的所有的一切都要认真观察,仔细分析,不能让任何假象所迷惑住了。仔细分析,仔细分析。

  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中你的圈套吗?希望我砍掉你的头颅时还能看到你得意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之从荒野求生开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之从荒野求生开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