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魂域复苏者一
三七2021-04-20 17:172,610

  别苑中的珍贵瓷器被砸的稀碎,金耀仙丝毫不在乎这是在谁的地方,拿起东西就扔,就连侍奉的下人都被砸伤换了几个。

  外面的侍女跪在台阶上瑟瑟发抖。

  一个琉璃碗飞了出来朝侍女头上砸去,侍女来不及躲闪,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旁边忽然出现一只素手,稳稳的接住了碗盏,这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子,穿着一身浅色纱衣,飘逸出尘。她的眉目清雅也得好似从画中走出,身上不沾半点世俗气,举手投足间是淡淡的花药香气溢出,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谢谢月薇小姐。”差点没命的侍女松了口气,连忙感激道。

  月薇将琉璃碗递给那个侍女,温声道:“你们先下去好了,给我打盆热水来,我替她换药。”

  屋内金耀仙还怨气难消,地上一地碎物。她的脖子被纱布裹住包得像个长脖子的大白鹅,前面还有红色的血污渗出来。

  “不是让你不要动怒,你看看又流血了,这样下去没一两个月是好不了的。”月薇说道,她的声音十分温柔,让现在失去声音的金耀仙听着愈发生气,不过她也知道月薇身后是妙言居士也不敢太过造次,而这次要不是月薇出手医治,她可能以后就声音全失了。

  她说不出话只能用笔写到:“我这个伤能不能早点好,为什么绯云哥哥不来看我?”

  “你要是安心静养,也就半个月的时间伤口就能愈合,说话估计得等两个月,你要是一直这样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说不准了,伤口裂更大也说不定,主要是金魄针都有额外的魂力加持能让伤口扩大又很难通过魂力帮助愈合,就只能慢慢养了。”她耐心的解释着,用棉布轻轻擦拭着金耀仙脖子上的血迹。

  她说不出话急着在纸上指了指。

  “你是说狄绯云吗?”月薇如今和妙言居士也暂居狄家,狄家的骄子狄绯云她却没见过几面,听说已经是七品魂士的级别,在年轻人中耀眼瞩目,放眼魂域也难以找到年纪相似的匹敌者。

  只是那样的天骄,每天的大部分的日子都在练功的,而金耀仙这种刁蛮的大小姐却要这样的骄子围着她一个人转,她作为旁人看来都觉得太过一厢情愿。

  “过些日子婆娑秘境要开启了,他应该在为此事做准备。”月薇直接说道,她本来就只是负责金耀仙的伤,作为妙言居士的关门弟子,讨好人这种事她向来是无意去做。

  金耀仙奋力的打着桌子,又恼又气,眼中憋着泪,明明自己是为了他才搞成这个样子,可绯云哥哥连一面都不来见自己,她要快点养好伤,什么婆娑秘境,她让自己爹爹一起过去,还不是如履平地,她要让狄绯云知道自己的重要性。

  她不知道是,此刻的金文仪正在密室里找了十个算命先生卜算运势,想到那晚自己可能得罪了一个魅灵,他的凉气已经从脚心窜到了脑门。虽然魅灵已经上百年没有出现过,可上次昙花一显的魅灵光是同一天连杀了三个九品传说魂师,其中一个甚至已经触到了神魂师的境界。

  其中一个传奇魂师就是自己的师祖,当时他不过还是一个六品魂师,目睹了这场单方面的屠杀,因为害怕死亡而每天勤恳练功,低调做人,到了八品魂师才敢出来晃悠,本来想出手扬威,万万没想到到了八品后的第一次出手居然就遇到他的噩梦,魅灵。

  光域圣地

  这是一片水晶铺就的巨大广场,无尽彩色水晶之中用鲜血勾勒浸染而成的图腾,代表着光与血织就的光域众神,在广场的尽头是一座高达三十丈的雕塑,雕塑为紧靠着的两个天神,他们背上的金色黄金翅膀融为一体,朝阳从东方升起照亮着光神希拉斯高大伟岸的身躯,而掌控黑暗与鲜血的暗之神摩耶则隐在阴影里凝视着深渊的方向,脸上带着诡异的笑。

  这里和光域王国第一代王国一同诞生,一同见证了光域的兴衰荣辱,历经数百个朝代,无数次的修复依然静默伫立,不同的是光之神仍然完好,而血神因为缺少修复而已显得斑驳不堪。

  一阵炫目的光闪过。逐旸在星砂牵引下落在光域圣地的水晶广场上,而他身边却空空如也,事情轮番脱出自己的掌控,他看着旁边空无一物的地面,森然道:“果然是超出常理的复苏者,既然你不肯来,那就在人域永远的消失好了。”

  是夜。

  易潇潇并没有随着星砂到光域,而是无声落在了一处断墙旁昏迷不醒。

  这里是魂域的南部边缘,血月殿和冥火岛的交汇处。

  一群手执利器的人正仔细的搜查着这片区域,他们穿着黑色的外袍,外袍后面统一绣着一轮破云而出的红色月亮,这是血月殿的专属标志,而一般能穿这种精美绣纹的人也只能是血月殿五品上的人物,这次居然一次出动了二十多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六品中的魂师和一个七品初成的魂士。

  魂域的修士又称炼魂者,炼魂者又分为魂师和魂士,魂师主术,魂士主力,皆以魂力为源。

  最近每隔一段时间都有血月殿的魂师或者魂士惨死,消息被封锁得很好,外界也只知道血月殿的防备加强了些,对外宣称是为了进入婆娑秘境做准备,只有殿中的高层最清楚,现在最要紧的不是那些惨死的血月殿长老,那些老家伙魂力几乎流失待尽,曾经耀眼的七八品魂师和魂士如今也不过是一个耄耋老者,和五六品相当的修为却拿着长老的待遇,即便属于高手之阶的六品魂师在血月殿也并不算少,死了倒也不足为惜。

  现在让他们焦头烂额的是血月殿丢失了一个匣子,本来那个匣子里的物品就是封印之物,需要六块嗜血晶石才能解开封印,为了匣子不被打开,殿主将六块晶石分开保存,没想到,现在晶石已经少了两块,而七品魂士洛平正是保存嗜血晶石的长老之一,丢晶石的事情被他压了下来,幸好他提前在晶石上放了子母虫,通过虫子他可以寻到贼人。

  子虫呈透明状粘附在晶石之上,令人难以察觉,而母虫则大如黄蜂,子虫嗜血见到活体就会侵入皮肤血脉飞速分裂再生,而且只要子母虫分离超过百米,母虫就会及时感应追寻,即便没能第一时间追到嗜血晶石,被子虫附体的人也会因为子虫的噬咬痛不欲生,失血而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而方才母虫停了下来,在一处水洼边,他们看到了一堆吸血胀大变成蚕大小的子虫,子虫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虫身都变成了黑褐色,上面还粘连着一些红色的血肉。

  “该死,那个盗贼把子虫从身体里挑出来了。”七品魂士洛平愤然道,要是那个盗贼真的跟丢了,那自己的下场可能就会和死去的子虫一样。

  一旁的七品魂士赤阳用剑扒拉了一下水洼里几只吃的饱满的子虫,分析道:“看子虫这个样子,那个人定然已经受伤不轻,前方又是魇林,我们就在附近搜,他定然逃不出掌心。”

  没人会往魇林里面跑,那是一个有进无出的地方,作为婆娑秘境的入口外围,七品上魂者都不敢轻易进入。

  少年靠在一片残墙后面,握剑的手不住的颤抖,血水从他右肩上流下来染红了整条手臂,这个时候他无法运转魂力疗伤,一旦空气中的灵气波动被察觉,那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搜寻的人渐渐靠近,少年侧身一瞥,竟看到旁边多出来一个一个装束怪异的女人,她静静躺在地上仿佛睡着了,这里方才明明还什么都没有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秋梦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秋梦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