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疑云难解
战歌2020-10-02 16:362,024

  张老爷听到高惊雷的话,表情登时变的有些许微妙。

  他沉吟片刻,又向人群中张大少的位置扫了一眼,低声说:“先生,可是有什么要事,非要跟犬子说的么?”

  高惊雷面色丝毫不变,打了个哈哈,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这个……刚从深山老林里面出来。

  看到这松江繁华,想找点好玩的地方,想必大少定是对这类地方熟悉的很,所以……”

  他说着说着,脸上露出几分羞涩,张老爷立刻心领神会,语气轻松的说:“

  这些用不着先生你操心,你是我们张家的救命恩人,我们必有厚礼奉上。

  您看风水定吉穴还要几天,这几天就让犬子带着你在松江玩上几天,松江虽然不大,可也有些特色,定然让先生你宾至如归。”

  “那就再好不过了。”高惊雷笑的一脸憨厚,可是他的眼睛,却始终停在张老爷的脸上,片刻未曾移开。

  ……

  “远之兄,你选这地方,还真有几分特色。”

  高惊雷细细的看着张大少,直看的张大少那白皙的脸上,愣是透出几分红来。

  张大少名叫张远之,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他相貌清秀,跟张佩儿有几分相像。

  可能是得到了张老爷的吩咐,他本来信誓旦旦的要带高惊雷去喝上几顿花酒,再找几个姑娘作陪。在张老爷看来,高惊雷这年纪,喜欢的正是这些。

  张远之得到吩咐,把胸脯拍的那叫一个响,打了包票要让高惊雷开开眼,见识见识松江城的特色。

  可是他们现在眼前的地方,却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酒楼,里面别说没有风情万种的姑娘,就连个唱小曲儿的都没有。

  “这……”

  张远之无奈的看了眼跟在他们身后那婀娜身影,讷讷的说:“谁能想到小妹非得跟着来呢。”

  高惊雷笑了。

  去哪里他都是无所谓的,因为他的目的,本来也不是那些烟花柳巷,而是……

  “你们说什么呢,鬼鬼祟祟的。”张佩儿疑惑的出声道。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来高先生请进。”

  张远之连忙拉着高惊雷向酒馆里走去。

  “哼。”张佩儿撅着嘴跺了跺脚,可能是压在心里好几天的大石终于落下,张佩儿也恢复了往日里的少女娇憨。

  望着高惊雷那英挺瘦削的背影,她不知想到了些什么,脸上泛起几丝红晕。

  ……

  酒至三巡,菜过五味。

  张远之白皙的脸喝的通红,情绪高涨。

  关东不比江南,喝的都是烈性的高粱酒,比江南常见的黄酒要容易醉人。

  至于酿酒费粮食什么的,作为中华大地的粮仓,龙江省自然不缺。

  张佩儿自诩关东儿女,也要与高惊雷、张远之同饮,可惜她酒量实在堪忧,没喝下几杯,就已经趴在桌上沉睡过去。

  “来来,高兄弟,再饮一杯!”

  酒精果然是人际关系最好的催化剂,刚才还有些拘谨的张远之,此时已然和高惊雷称兄道弟。

  当然,这也是高惊雷刻意为之。

  “之兄,来干!”

  跟醉意盎然的张远之不同,高惊雷的目光清明依旧,毫无半点醉意。

  自从身上的纹绣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喝醉的滋味了。

  有时候高惊雷自己也会怀疑,他到底还算不算是个正常的人类。

  跟张远之喝了半天的酒,他对张远之家中的情况也了解了个大概。

  张家是做外贸生意的,这让高惊雷有些意外。

  这年头,跟洋人打交道可是个稀罕事儿。

  龙江省是产粮大省,国外对面包、酒精之类的需求量又特别大,所以张家这生意也就应运而生。

  他们专门收粮食,再加工之后卖给外国人。

  张家祖上有优势,张老爷为人又宽厚精明,没几年的时间,就成了松江城里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

  张二少出国留学,也是为了家里生意的发展,可惜他刚学成回国,正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却突然一命呜呼。

  高惊雷将杯子放下,脸色突然多了些正色,他压低声音说:“远之兄,我有件事情好奇,能不能问问你。”

  “高兄但说无妨。”张远之大手一挥。

  “二少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远之怔了怔,面现哀容,悲戚的说:“哎……我弟弟他,命不好。”

  “我和弟弟感情一向很好,他小时候就喜欢跟在我后面,寸步不离。

  本来我也应该和他一起去留学,可是他跟我说总要有人在父亲身边照顾,家里的生意也要有人照看,这他才一个人远渡重洋。

  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在经商方面也不算擅长,本来等弟弟回来,就要由他来接手家里生意的,可惜……可惜……”

  说着说着,张远之的眼眶越来越红,竟是潸然泪下,差点痛哭出声。

  高惊雷望着张远之的神情,眼睛眨了眨,他的拇指与食指轻轻捏在一起,掐出一个略显怪异的手势。

  等到他再次开口,声音也变的有几分缥缈,像是从远处飘来,又像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远之兄,照你这么说,以后张家可是要由你弟弟来继承的,你就真的甘心,把这偌大的家产拱手让人?”

  张远之闻言,变得有些忿忿,他看着高惊雷说:“这怎么叫拱手让人?那是我的亲弟弟!

  再说,就算家族生意是他来负责,该我得的那份,也是归我的。

  家族生意越来越大,我的那份不是也会越来越多么,高兄弟你这话好没道理!”

  “你真的就一点都没有不甘心?”

  高惊雷不死心,再次重复的发问。

  “我本来就志不在此,读书做学问才是我的志向,区区钱财哪里有青史留名来的痛快!

  此际山河动荡,民生凋敝,正是风云际会时,我怎么能被钱财迷了眼呢?”

  张远之那大义凛然的模样,简直跟戊戌六君子也没啥太大区别。

  高惊雷的手指松开,那奇怪的手势也随之散去,他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张大少说的是真的,这可就奇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