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赖派传人
战歌2020-10-02 16:352,040

  高惊雷收拾好了行李,当晚就出了张府。

  临出门的时候,那门房还在背后不干不净的说三道四,高惊雷随意的瞥了他一眼,就将那门房吓的坐在地上直打颤。

  高惊雷收回了刚才外放的一丝图腾气息,他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

  “奶奶从小就告诫我要养心养气,看来我这二十来年的功夫,练的还是不到家。”

  此时子夜已过,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

  松江城里漆黑一片,只有稀稀拉拉的几点灯火,连天上的一抹残月都被墨色的云层吞噬,只留下了最深沉的黑。

  高惊雷辨明了客栈的位置,准备先去找个房间住上一夜,他之前跟纸人斗法,又折腾了这么一大出,人也有些乏了。

  他想先住下,再好好洗个热水澡,等天亮了,再备下点干粮,收拾齐备再去北平找爷爷。

  这次张府之行也不算完全没收获,至少兜里面揣着那一百块现大洋是实实在在的。

  奶奶给他留了不少东西,可现钱倒是不多,这一百块现大洋也算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这一路上不用光啃大饼了。

  他走着走着,突然皱起了眉。

  背后有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

  有人在一路小跑,这脚步声根本没有掩饰。

  高惊雷剑眉轻挑,豁然转过身,袖子里面一抹银亮的光芒闪过,他身形紧绷,下一秒就是雷霆之势!

  “哎哎,高爷,您别激动,是我!”

  油滑的声音响起,看着面前那一坨肉,高惊雷有些疑惑:“你怎么来了?”

  “嘿嘿嘿。”

  来人靠近了些,跑的急了,这哥们儿脸上的肥肉直颤:

  “我晚上睡的死,错过了一场大戏,后来被闹醒,才知道那帮有眼不识泰山的,竟然把高爷你给赶出来了。

  我堂堂赖派传人,哪儿能跟这帮瞎子待一起,这不,就来追高爷你来了。”

  这跑的气喘吁吁的胖子,正是之前在张府混吃混喝的风水先生。

  “你来找我干嘛?”

  “我一见高爷你这龙形凤姿,就分外儒慕,起了追随之心啊!”

  “说人话。”高惊雷晃了晃手里的匕首。

  “别别!”风水先生直搓手,笑的一脸讨好:“我也准备离开松江……

  你看这兵荒马乱的,我一个人哪敢赶路啊,这不准备跟着高爷您蹭一蹭,心里也踏实点嘛。”

  “没兴趣。”

  高惊雷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犹豫。

  “哎哎,高爷你等等,我肯定不白跟着你,不管你去哪儿,这一路上食宿我都包了,全都给你按着最顶级的来!”

  高惊雷斜了他一眼:“看你这样子,在张府没少刮钱吧。”

  “哪儿能叫刮钱呢,这都是我应得的报酬!”风水先生顿时叫起了屈。

  高惊雷想到了风水先生之前那一手叫花鸡,喷香嫩滑的鸡肉,现在还回味无穷,想到这里,他心里还真有点儿意动。

  风水先生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高惊雷也没再强行驱赶。

  ……

  松江城醒的很早。

  早点的叫卖声,人流哄杂声,清晨就已开始忙碌。

  高惊雷将面前夹着鸡丝的粥一饮而尽,又捏起来个小笼包,扔到嘴里大嚼起来。

  “嘿,高爷,小笼包可不是你这么个吃法。得像我这样,把皮咬破个口子,把里面的汤一点点的喝干净,再把馅儿吃了,这才够味儿!”

  风水先生坐在高惊雷对面,不停的絮叨。

  “还不都一样,有什么区别?”

  高惊雷懒的跟他废话。

  “嘿,这差别可就大了,在咱儿这还好,你要是到了上海啊,吃这么一口包子,人家就知道你是外地佬,得可着你坑!

  不过高爷你是有本事的,自然也不怕这个。还有这鸳鸯鸡丝粥,也讲究个细品,哪能这么狼吞虎咽呢。”

  风水先生满脸痛惜,好像高惊雷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似的。

  “有的吃就不错了,有多少人连正经饭都吃不上。”

  高惊雷撇撇嘴。

  风水先生叹了口气道:“说的是啊,这天杀的年月,过一天算一天吧,来世上走一遭,别委屈着自己个儿。”

  高惊雷有些好笑:“你们赖派就教你这个?”

  风水先生之前就跟高惊雷说过,他名叫孙启山,师从赖派大师张九仪,正儿八经的赖派子弟。

  对于孙启山的话,高惊雷有些存疑。

  张九仪这个人,高惊雷曾经听奶奶说起来过,清末有名的风水大师,一直以赖派传人自居。

  他一辈子考察了无数的风水宝穴,给不知多少达官贵人看过风水。

  晚年的时候,还将毕生所学编纂成书,名叫《地理琢玉斧》。

  这本书可以算是本奇书,里面对风水给予了清晰明了的解释,又结合了各种实例反复论证,深入浅出,就算是对风水一窍不通的人也可以看懂一二。

  可若是有大本事的人,就能看得出,书里面对各处地理天机阐述的特别清晰,从这书就看得出,张九仪是绝对的大师。

  可这样有本事的大师,就养出这么个徒弟?

  高惊雷看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吸着小笼包的汤,时不时还烫的龇牙咧嘴的孙启山,总觉得这事儿多多少少粘着点吹牛的成分。

  听到高惊雷说起师门,孙启山当即有点不忿。

  “吃吃喝喝怎么了,从我们祖师爷开始,打交道的都是各处达官贵人,到哪儿不是锦衣玉食的伺候着,我现在已经算是收敛了,要是放到以前……咳咳……”

  孙启山说到这儿,突然干咳了两声,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收住了话。

  “奇奇怪怪。”

  高惊雷也不准备继续往下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刨根问底没必要。

  “等会儿咱们弄上点干粮,然后就上路吧,我准备去北平,你呢?”

  孙启山顿时乐开了花,一张肉脸笑的跟弥勒佛似的:“这不巧了么这不是,我就是地地道道的北平人啊,刚好顺路!

  我跟你说啊,这干粮可有讲究,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上好的肉干,还有干肠什么的,咱们去弄上点……”

  两人正准备下一步的计划,高惊雷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