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准备准备
战歌2020-10-02 16:352,075

  高惊雷进了城,先买上了两张黄澄澄的大油饼,这种东北的油饼一般二尺长,论张儿的切条买,烙的焦黄酥脆,香极了。

  将油饼揣在怀里,他又找了个小摊儿,点了份豆面丸子,也就是炸豆腐泡。这种丸子一般带汤,撒上点香菜末、五香粉、盐、酱油啥的,都是关东常见的小吃。

  高惊雷坐定了,连忙掏出油饼大吃大嚼,吃着吃着,他的思绪不由回到了刚才那诡异的一幕。

  “那猫妖的道行不浅,这一次……应该能给我这身纹绣再添上两笔。”

  高惊雷揉了揉肚子:“再委屈你两天,等张家那些人过来,咱就去吃大肘子!”

  ……

  高惊雷吃的痛快,另一边,张家的送葬队伍也到了定好的坟地。

  这片地方是风水先生事先定好的,光是看风水,就足足花了他三天的功夫。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三天不眠不休,鞋底都跑破了四会,才找到的这么一块风水宝地。

  “小心着些,别磕着碰着。”

  “慢点慢点,看什么呢你!”

  “呜呜,我的二少爷哎……”

  “你怎么就这么狠的心,你走了,让我们怎么活啊!”

  ……

  到了下葬的时候,哭坟的哭坟,搬棺材的搬棺材,一时之间热闹的像是堂会。

  捧着牌子的三小姐张佩儿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眼直看着棺材不动弹,珍珠似的眼泪噗哒噗哒的沿着粉嫩脸蛋儿往下落,让人一见便心生怜悯。

  “佩儿,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怜惜你自个儿,掉了三天泪,眼睛受得了?”

  张老爷走到张佩儿身边,言语间带着忧愁。

  “爹……”张佩儿莺声轻啼,泣道:“二哥生前最是疼我,他留洋以前,每每都是他带着我玩,这次他刚回来,还没来得及亲近,结果就……”

  “哎……你二哥他,命不好……”张老爷也被女儿勾起了伤心事,眼圈泛红。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说话间阴阳先生在一旁脸色泛青,嘴里面念念有词。

  “奇怪奇怪,这土……怎么好像变红了?之前看着还好好的呢!”

  说着说着,阴阳先生的脑海里不禁回忆起了刚才那诡异的一幕,黑云压顶,猫声凄厉,还有高惊雷那不容置喙的告诫!

  阴阳先生一哆嗦:“难道,那骗子的话是真的?”

  “不对不对,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想到这儿,阴阳先生再不犹豫,扯着他尖利的嗓子大喊:“落棺!”

  天上的云越发低垂,好像要直砸到人头上,明明是白天,周遭的环境却昏昏如夜。

  棺材缓缓落下,在这昏暗光线的掩映下,没有任何人发现,在棺材下面,有道黑影一闪而过……

  ……

  张府,下葬当夜。

  一声尖叫响起,像把锐刀割破了宁静的夜!

  这声嘶喊就像是拉开了闸门,紧跟着来的,是一声接一声的叫喊!

  碎碎碎……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很快,张府的灯便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

  ……

  第二日一早,张府饭厅,众人环桌而坐,默默无语。

  看的出,这些人脸色都不好看,满面的倦色和惊慌。

  张老爷神色尚算安定,可惜,他握着筷子那轻轻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惊魂未定。

  “昨天……”

  张佩儿第一个开口,可她刚要说话就被张老爷打断。

  “佩儿!”

  他环视一周,压低了声音说:“昨晚发生的事情,你所有人都不许往外说!要是让我听见了城里有人议论这件事,败坏我张家声誉,你们……哼!”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老实的跟鹌鹑似得,低头老实吃饭,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只有张佩儿撅着樱色的小嘴儿,嘟嘟囔囔:“你们明明都做那怪梦了,还不让说,那天下葬的时候那人都提醒咱们了,你们还不信!”

  “佩儿!”

  这次出声的是张大少,他瞪着佩儿,低声说:“你再说,这个月的例钱就别要了!”

  张佩儿咬了咬嘴唇,将筷子拍在桌上:“哼,我吃饱了!”

  ……

  高惊雷坐在客栈外间儿,手上拿着两根炸的焦香四溢的油条,吃的不亦乐乎。

  正吃的痛快,外面走进来一道倩影,正是张佩儿。

  她穿了件鹅黄色的襦裙,显得俏皮又可爱。她走进大堂,环视一周,当看见高惊雷时,那美目登时亮了起来,可当看清高惊雷的样子,她的脸上又腾起两朵红晕。

  高惊雷此时已经收拾停当,他穿了件青色的外衫,越发显得潇洒不羁。

  张佩儿几乎是挪着到了高惊雷面前,手上拿着高惊雷那天送出的铃铛,低头红脸喏喏说不出话。

  高惊雷一看这情形,心中便已然分明。

  “来啦,坐。”

  张佩儿依言坐下,刚要开口,就被高惊雷打断。

  “来的人是你,看来你们家的人还是不信我,对不对?”

  张佩儿脸上露出几分讶色,赶紧点了点头说:“我……我会说服他们的。”

  “呵。”高惊雷不置可否,他摆了摆手道:“没事,等到了时候,他们自然就信了……你有钱嘛,我之前可是说好了,要十个袁大头。”

  “有有!”张佩儿忙不迭的点头,她从身上掏出绣工精致的荷包,将里面的银元一股脑的倒出来,粗粗看去竟有不下二三十枚。

  看着她的可爱样子,高惊雷也不禁翘起嘴角,他从桌上数出十枚银元,说:“我们讲究个一诺千金,说要你十枚,我不会少要,也不会多要!”

  张佩儿看着高惊雷的眼睛,脸色更红了。

  “跑堂儿的,给我来个大肘子!”

  高惊雷伸手召唤,脸上的得意劲儿藏都藏不住。

  “呦呵,大早上就吃这个,胃口真好。”跑堂的倌儿笑的眯眯眼,目光不住的往张佩儿身上飘。

  “嘿,这不是有钱嘛!”高惊雷笑的咧嘴,这才带出二十岁年轻人的轻狂来。

  说话间,高惊雷还不忘叮嘱张佩儿:“行了,你也别坐这儿了,太招眼。

  别怕,拿着我的铃铛,能保你们家三天安宁。

  等三天后,我自然会去。

  这三天呢,就让我准备准备……”

  说到这里,高惊雷的笑容突地冷了几分,他顿了顿继续说:“也让那小猫准备准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