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昆曲月姬
战歌2020-10-02 16:352,031

  “高兄弟,昨天晚上……那东西,真的有那么邪性?”

  张远之捏着两粒花生米,眼睛瞪的溜圆,目光中满是好奇。

  “不止,我活了二十年,见过怪异之事无数,但也没见过昨晚那么奇异的纸人。

  若是你亲眼看见纸人的表情,可能现在根本不会有在这儿陪我饮酒的心思。”

  高惊雷扫了张远之两眼,轻飘飘的说道。

  张佩儿在一旁听着,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指尖都捏的发白,脸上表情既害怕又好奇。

  “你们这几天最好还是小心些,我感觉这件事并没有完。”

  “高兄弟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不可能再出去乱跑。”

  张远之可不是什么六根清净的主儿,自诩文人骚客的他,平日里应酬一大堆,没事儿就往烟花柳巷钻。

  外面的相好一大堆,也就是最近他家事情多,这才安生了几天。

  “就是麻烦高兄弟你了,耽误了你的事情,你放心,等我家的事情了了,我肯定会厚报与你。”

  高惊雷摆摆手,说:“我已经拿了你的钱,就是接了这段因果,你们家事情不了结,我是不会离开的。”

  “高兄弟仗义,我再敬你一杯!”张远之眼神放光,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高兄若是无聊,我就陪你饮酒,我别的不行,若论酒量……”

  张远之刚想继续吹嘘,却忽然想起那天被高惊雷从酒楼抬出来的经历,当下只能讪讪闭嘴。

  “高、高大哥,我……我也可以陪你说说话的……”

  张佩儿讷讷说道,她粉脸上满是红晕,想是说这话的时候,已经鼓起了莫大的勇气。

  高惊雷看着张佩儿明艳的脸庞,心下也不禁怔怔。

  张远之看看张佩儿,又看看高惊雷,似是想到了什么,眉头轻挑,若有所思。

  三人各怀心思,一时无言。

  “良辰美景奈何天,揣菱花偷人半面……”

  一阵咿咿呀呀的唱段飘进高惊雷耳朵,也打破了三人间的诡异氛围。

  高惊雷顺着来的声音望去,透过敞开的窗棂,正好能看见张府的花园。

  张府这大三进的宅子,里面有两个小花园,听说是从那边请的园林师傅专门设计,费了不少心思,这花园设计的也是精巧的很。

  里面假山水池应有尽有,层峦叠翠,曲径通幽,都是应有之意。

  此时在花园那棵樟树下,正立着位青衣女子。

  她一身水袖,身段袅娜,从高惊雷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可饶是这背影,便能勾了大半男人的魂。

  女子长发及腰,此时披散开来,犹如一袭青黛色的瀑布,沿着削瘦的肩膀散落而下,直落在纤秾合度的腰身。

  在腰身的映衬下,下方那高高隆起的丘壑,更是可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为之魂牵梦萦。

  唱曲儿的声音还在继续,高惊雷也听不懂唱的是什么,只是觉得好听。

  那软糯的声音,就像是外面捏糖人拉出来的糖丝儿,直直往人心眼儿里面钻,让人从里甜到外间。

  “哼!”

  高惊雷正看着,张远之脸色却有点发青,他冷哼一声说:“下贱胚子,就知道天天出来卖弄风骚!”

  “哥!”张佩儿脸色也不大好看,但比起张远之来,倒是正常了许多:“高大哥还在呢!”

  “对不住了高兄弟。”张远之回过神来,冲着高惊雷拱拱手说:“让你见笑了。”

  “没事。”高惊雷到底是个年轻人,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这位是……”

  “不过就是个贱人罢了,名字说出来,也污了高兄弟的耳朵!”

  张佩儿看着脸色铁青的张远之,又看了看高惊雷,叹了口气说:

  “她是任月姬,唱昆曲儿的,年前到这边来演出,被我爹看上了,然后……”

  霍!

  高惊雷心下暗道原来如此,这是张老爷的姨太太?

  看张远之这样子,跟她大概是势同水火了, 高门大户里面的阴私事情,高惊雷听说过没见过,此时倒是看了个不大不小的热闹。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

  说话间,任月姬唱着转过身来,从高惊雷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她的正脸。

  嘿!

  看清她容貌的时候,高惊雷也不禁怔了怔,这姑娘杏面桃腮,目含秋水,尤其是那一颦一笑的神采,勾人的很。

  也怪不得张老爷一把年纪还如此沉迷,将人接回家来。

  幸好高惊雷不是寻常人,更是跟奶奶练过不少练心的功法,否则说不定也要折到这杀人不见血的温柔刀上。

  这样楚楚可怜的美人儿,怎么张远之恨她恨到这种程度,里面肯定大有缘由。

  此时的高惊雷,脑袋里面已经脑补出一整本父子因为抢同一美人儿反目的话本儿了。

  “唱的什么破玩意儿,污了我高兄弟的耳朵!”

  张远之愤愤起身,将窗子砰的一声带上,将大好的景致都隔在了外面。

  “我们继续喝酒,别被败了兴致!”

  ……

  张远之许是带着怒意,喝起酒来醉的极快,不多时就不省人事。

  张佩儿见哥哥这样子,给高惊雷连连道歉,忙着照顾张远之去了。

  两人走后,高惊雷坐了一会儿,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有点饿了。

  他身上的睚眦纹路已经快要完满,渐渐出现了些饕餮的雏形。睚眦给他带来的好处不少,副作用同样也不少。

  自从睚眦出现后,他觉得自己快变成一个炮仗,别人一碰就着,整天都处在怒意勃发的状态。

  随着睚眦渐渐完满,这状态才好了些。

  幸好高惊雷有家传的修心功法,要不然早就入魔大开杀戒了。

  在饕餮的雏形出现后,高惊雷发现自己的饭量直接翻了一番,几乎每天都处在饥饿的状态,随时可以吞下一个大肘子。

  肚子里面如同响雷,高惊雷越发的坐不住了,刚才灌了一肚子的冷酒,此时他分外想找点干货祭祭五脏庙。

  张府这大户人家,肯定少不了吃食,高惊雷也懒得麻烦人,他想去厨房找点吃的。

  可是在路过花园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一阵香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