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复盘昨夜
德律风2020-12-23 19:133,168

  休息了一整天,除了江烁之外,其他三人都恢复得不错,于是晚饭的时候元慕青不请自来,还有白开也一并过来了。

  “慕青,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好酒好菜,多不好意思的呀。”江烁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下手比谁都快,很快就把食盒里面的吃的摆到大杂院中央的石桌上。

  紧接着就是招呼大家赶紧坐下来,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要先吃饭,于是江烁开始招呼众人入座,“别在那里瞎站着,赶紧坐下来先吃饭,有什么事情我们边吃饭边说。”

  于是元慕青、秦一恒、白开三人坐在石椅上,坐下来之后江烁仔细看了看白开没有胡子的样子,一个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元慕青一开始还不明白江烁为什么要笑,顺着江烁目光看过去元慕青立马就明白了,于是也跟着笑出声来。

  由于笑声是会传染的,所以没有搞清楚情况的白开也跟着一起笑起来,最后演变到秦一恒嘴角也跟着微微上扬。

  笑了有一阵子后,白开首先开口问道:“江烁,大小姐你们两个人在笑什么呢?”

  “自然是笑你呀,白开,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好笑,一点都不像常山洲第一神探,实在太好笑了。”江烁说起这个又开始笑起来,有胡子的白开看起来比较老成有威严,没有了胡子之后的白开,竟然有一点奶油小生的感觉。

  当然这句话江烁是不会说出来的,他还不想被白开爆锤,虽然他刚才说的话已经够让白开有爆锤他的心情,为了接下来调查顺利进行,江烁决定不再继续调侃下去了。

  “是呀,白开,你没有胡子的样子还挺帅的,要不白开你以后都不要留胡子的了。”元慕青也是这样认为的,没有胡子的白开特别显年轻,而且更为帅气,当然这就没有身为警官的威严了,所以元慕青也就这么一说。

  秦一恒没有参与其中,在看他看来江烁和元慕青这种行为,实在过于幼龄,作为一名成年人他还是静静围观的好。

  吃瓜最为快乐,只要不是自家的瓜就好。

  “咳咳咳。”说到最后白开只能用咳嗽来掩饰尴尬,并且试图希望大家关注点可以转移到菜品上来,不要总盯着他的胡子,“吃菜,我们还是先吃菜。”

  “对,今天的菜品味道很不错,慕青谢谢你。”秦一恒出声帮助白开把话题引开,总是这样调侃白警官也不太好,为了六指这个案子白开也算是操碎了心,就不要这样继续欺负他了。

  听到表扬后元慕青微微一笑,“大家喜欢就好,就是一些家常菜。”

  “慕青,这根本不是什么家常菜好不好,这是我一年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江烁这句话难免有些夸张的地方,毕竟人在饥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都是最好吃的东西。

  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白开首先问道:“江烁,你昨晚做的那些东西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昨晚白开就想问了,但后来实在太累了自己睡过去了,也就没有问江烁,现在他一定要问个清楚。

  “说的科学一点就是净化磁场,说的不科学一点就是降妖除魔,白开水那个你能接受,你就信那个就完事了。”江烁很随意地回答道,不过昨晚的事情也确实是这样,长时间没有人气的地方,本来就会聚集大量不干净的东西在其中,所以想要探索昌兴街的秘密,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破除原本混乱的磁场。

  “啥?净化磁场?斩妖除魔?”白开听完之后反而更加迷茫起来,江烁这臭小子都在说些什么东西呢,每个字他都能听得明白,怎么组合到一起去他就一点都懂不懂呢。

  元慕青倒是能听懂一点点,“净化磁场,江烁你是改变昌兴街原本的风水了吗?”

  江烁先是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看得元慕青也迷惑起来,自己刚才说的话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于是元慕青又说道:“江烁你快说,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这个怎么说呢,得的对也不对。”江烁只能这样回答道,昨晚他做的事情可多了,不是用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

  秦一恒开口说道:“那就一件件说,白警官也好有针对性地展开调查。”

  “好,那我就从头说起,昨天晚上我们都干了什么事情吧。”

  首先就是陈年糯米,这个是隔绝自身身上的生机,用来蒙骗昌兴街里面我们看不见东西的。

  在昌兴街街口烧的黄表纸,包括后来烧的红表纸,以及所有烧的纸都是为了讨好看不见这些东西的,让他们拿了钱财就不要出手,说得再通俗一点就贿赂他们。

  烧香的用处是通过香烟把他们吸引过来,而且香本身也是供奉品的一种,有些看不见的东西喜欢吸香不喜欢烧纸,有的就反过来喜欢纸钱不喜欢香,为了面面俱到两样都得安排一波。

  自己用精血画符、铜钱、咒语都是为了镇住昌兴街蠢蠢欲动的东西,还有的是为了给昌兴街44号内的东西造成伤害。

  如果不把昌兴街44号里面东西打伤,彻底破了他的局,后续白开跟本无法展开调查,因为里面东西会一直阻挠着他们。

  “有这么玄乎吗?昌兴街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说不定那户人家已经死光了。”白开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江烁臆想出来的,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牛鬼蛇神的东西。

  江烁等着就是这句话,只有让白开彻底相信昌兴街玄乎之处,他们接下来调查进展才会更加顺利,不然无法进行下去的。

  “那白开水我问你一个小问题。”江烁问道,

  白开直接回应道:“什么问题。”

  “昨晚从昌兴街44号别墅往外跑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有很多双手,想要把你往回拉,有没有感觉到地面上的红表纸在跟你指引前进的路线。”

  方才江烁有句话没有说透,红表纸不仅仅是给昌兴街里面看不见的东西用的,它还有另一种作用就是引路。

  不然脸部涂满陈年糯米封住人气的白开,是走不出昌兴街的,因为在那些用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心中,白开就是他们的同类。

  弱肉强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新鲜食物了,跟粗糙的黄表纸比起来,自然成白开更好吃一点。

  听江烁问起这个,白开直接打了个寒颤,原本已经忘记的回忆突然涌上来。

  听到江烁说出“跑”字后,白开直接迈开大腿努力向外跑去,可他刚抬起腿就感觉有只冰冷的手在扯他的脚踝,他只能使出更大的力气试图挣脱脚踝的束缚。

  从昌兴街44号大厅跑到栅栏门口这段路程,是白开有生之年跑过最长的一段路程,虽然看起来距离不长,但给白开的感觉却十分的漫长。

  现在江烁重新提起这个事情,那冰凉的触感回忆让白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没有办法对江烁说谎,只能回答,“我都感觉到了。”

  “所以白开警官,你现在相信了吗?”江烁直视白开的双眼又问了一遍,这一次白开没有嘴硬,点点头回答道:“我信,我真的信了。”

  接下来江烁继续讲述自己昨晚的操作,刚才这些可以说都是前期准备,真正的对决是在最后面,也就是后面的放鞭炮、黄符对决以及逆天改主。

  “所以,江烁你改变了昌兴街44号作占冢的主人运程是嘛?”元慕青问道。

  江烁点点头,昨天晚上鞭炮让别墅周围环境磁场大变,所以在接下来的黄符对战过程中,江烁才能重创那怪物,进而有机会能让江烁把最惨的八字放进作占冢中,进而改变作占冢墓穴主人的命格。

  “江烁可不可以理解为,昌兴街44号的主人身体状况突然变坏,此时他会不会寻找常山洲最好的医生呢?”秦一恒说出自己的推断,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有可以调查的范围了,不至于像之前那样一点调查入口都没有。

  江烁转了转眼珠子思索了一番,之后回答道:“可以这样理解,不过这种身体状况是医生没有办法处理的,毕竟本身就是将死之人,一直靠着替他死去人的运气而活。”

  “现在我把墓穴里面尸骨给拿出来,棺椁也给他拆了,昨晚更是整个极差八字放进去,现在他就算是喝口凉水都能呛着。”

  这一点江烁还是很有自信的,昌兴街44号布置作占冢局已经被他破了,从昨晚开始别墅主人的命运就会跟他写下极差八字命格联系在一起。

  就算自己不去找他,别墅主人也没有几天可以活了,但为了无辜死在作占冢的赵澎星,江烁觉得自己一定要告诉大家一个真相,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故事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自己师父的状态就是最好的验证,那种悲痛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可有的人为了自己能过上好日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就算是窃取其他人运程的事情,他们也丝毫不怕。

  ————————————

  下一章就是收费章节啦,感谢大家这一路的陪伴,有条件的话可以冲一个爱奇艺会员,不仅所有小说可以看,就连视频也可以随便看。

  平日里也可以通过签到来领取代金卷,一样可以订阅阿风的书的。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开会员或者用奇豆订阅一下阿风的书。

  感谢大家的支持,比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