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内椁情况
德律风2020-12-23 17:132,020

  “黑木有镇鬼辟邪的功效,对于活人没有什么影响,可对于死后的人则不一样,黑木外棺材、玉石内椁、六个黑木钉子,对方明显是希望内椁里面的人生生世世都不能投胎转世。”

  江烁这番话不难理解,就算对这方面没有任何了解的白开警长都明白了,随后江烁又开口说道:“白开水,你让人整个木板进来,这些个黑木钉子得按照原本的位置放好。”

  “好。”白开一口答应下来,很快下属就把一个长木板抬进来,江烁首先把右手的黑木钉子放到相应位置上,之后按照头部、左手、右脚、左脚,最后才是腹部的黑木钉子,把它们放到木板之上。

  “江烁,里面这些尸体粉末怎么办?”秦一恒问道,“也要按照原本位置捞出来放好吗?”

  江烁没有立马回答,而是伸出手在里面摸索起来,尸体粉末通体有些偏灰,跟想象中的尸骨粉末不太一样,不过结合打开内椁时候出现的黑烟倒也是能理解的。

  但这里面的尸体放进去的时候,没有给他穿衣服吗?

  毕竟这是作占冢,大家族都讲究生前死后要如一,所以尸体肯定会给他穿上受益人的衣服,这样尸体会沾上受益人的气息,更加能骗过束缚昌兴街44号一家人的东西。

  可内椁里面哪里像有尸体碎片的样子,就算随着黑烟一起都粉末化了,那也应该有衣服碎片或者粉末留在内椁里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捞到。

  在摸索的时候,江烁手无意间触碰到玉石内椁的两侧,结果发现玉石内椁的两侧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是光滑的,而是一条条的抓痕。

  这更加验证了江烁的猜测,尸体一定是生前放进去的,黑木钉子也是活体时候钉下的,由于种种原因黑木钉子没有钉死,这样尸体有了挣扎的能力。

  然而他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玉石内椁他根本推不动,外加上榫卯结构合缝,尸体所有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把黑木钉子拔出来。

  “江烁,你在那里摸什么呢?”元慕青实在忍不住问道,看着江烁一个人忙活,而他们三个人只能站在一旁光看着,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摸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江烁抬起头回答道,“遗物,我们讲究生前死后要如一,所以他之前一定是穿着衣物的,然而现在就剩下尸骨的粉末,从这些粉末看不出来他是穿着什么衣物。”

  “慕青、秦二、白开,你们三个人有印象吗?”

  元慕青皱皱眉,“我记不清了,不过等把照片洗出来或许就知道穿没有穿衣服了。”

  “好像是穿了一身长衫?江烁,你这样一问,我脑中的记忆竟然模糊起来。”秦一恒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自信,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记不住的情况,只能说明这个棺椁有很大问题。

  随后江烁三人把目光都转向一直没有发言的白开身上,尽管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象征性问一问的,万一白开恰巧看到了呢。

  “你们三个人都看着我干嘛,当时我看到的时候,这里面就已经是粉末了。”白开十分震惊自己明明就是来打酱油的,为什么三位大佬要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向自己。

  对于自己的定位,白开看得十分明白,就是随叫随到救火员,无情立案的工具人,毕竟元慕青这是他顶头上司的千金惹不起,秦一恒秦家二公子也惹不起。

  就剩下个江烁,然而想要抓到六指全靠他,并且江烁就鬼小子手上那串铜钱,他也惹不起。

  所以,三位大佬您们商讨案件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老是问他白开的建议啊!

  听到白开没有看见后,江烁三人赶紧把目光重新放到内椁里面,“我们把尸体粉末清理出来吧,按照头、躯体、四肢划分,摆放到相应的位置上。”

  江烁的这个提议元慕青和秦一恒没有任何意见,既然确定下任务后,白开自然不能闲着,于是在四个人合力之下,很快就把玉石内椁里面的粉末捞出来摆放在木板之上,同时江烁还把黑木钉子也放到相应的位置上去。

  这个时候内椁内部情况终于呈现在众人面前,两侧内壁都是条状抓痕,即使没有看顶盖大家都能推理出来,顶盖也肯定是布满了抓痕。

  除此之外内椁里面没有什么其他物品,这倒是让江烁想不明白,“这里面怎么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呢?”

  “为什么这样说。”秦一恒问道。

  江烁叹了口气,“还是那句话,我们讲究生前死后要如一,没有陪葬品就算了,这里面连个玉枕都没有,我总觉得不对劲。”

  “而且昌兴街44号肯定不止一个人住在这里,看这些尸体粉末的数量,还有黑木钉子的数量,可以确定内椁里面就只有一具尸体,尸体数量也对不上。”

  江烁说的这几点,仔细想想都十分有道理,这样来看别墅大厅放的作占冢可以说疑点多多。

  “会不会这栋别墅里面其他地方也有作占冢,毕竟进来之后我们就一直待在大厅,其他地方还没有去过。”元慕青说出自己的猜测,江烁分析得十分道理,而且神秘人是让江烁把整个房子卖掉,那就说明整个房子都有问题,他们不能只在大厅调查。

  秦一恒抬头望着二楼一排小房间,“江烁,你说二楼那些门后面,会不会每一个门后面,都是一个作占冢。”

  江烁缓缓把头转向秦一恒,大声说道:“秦二你这个乌鸦嘴,你别再讲了,开一个作占冢我得耗费多少精血,这要是每个门后面都是一个作占冢,没几日我就精尽而亡了!”

  “精尽而亡?”元慕青重复一遍,总觉得这句话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怪的。

  江烁连忙咳嗽几声,转移元慕青的视线,果然元慕青立马来到江烁身边关心般问道:“江烁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小心吸入了黑烟或者粉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