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心宅风景
德律风2020-12-23 17:132,206

  “早就准备好了,放心做吧。”元慕青回答道。

  秦一恒依旧没有回话,但他的目光已经告诉江烁他心中的答案了。

  白开则有些忐忑,但两位惹不起的大佬都已经答应了,自己这个多来打杂的意见就不是很重要了,于是出声回答道:“准备好了吧……”

  紧接着江烁再次用铜线划破中指,对着别墅大门悬空画符的同时,江烁嘴里面不停念叨:“天护身,地护身,十二元辰护我身,灵官老爷护满身,年护身,月护身,日护身,时护身,金甲层层护满身,谨请北斗七星,南斗六郎急护我身,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整整念了二十一遍后,江烁用自己流血的那只手推开别墅大门,第一个走进大厅之中。

  江烁走进大厅后,首先在大厅里面转了好几圈,最后在某个角落放上三支草香,跟他做完这一切回头一看发现元慕青三人还站在别墅门口没有走进来。

  “慕青、秦二、白开水,你们三怎么不走进来,在外面站着不冷吗?”

  这个问题直接让元慕青三人愣住了,“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自然可以进来了呀,那把问你们有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进来了呀。”江烁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没想到还是让他们三个人误会了。

  白开听完后长出一口气,“我就说没有问题吧。”随后第一个走进来,直接走到江烁面前。

  “白开水,一会你就站在这个位置,我说跑你立马往外面跑。”江烁再一次提醒道,有些话他还没有说,为了保证白开能顺利跑到车辆旁边,江烁在昌兴街主路上洒了一路的红表纸。

  至于白开看到随风飘舞的红表纸会不会被吓到,这就不是江烁关心的事情了,甚至可以说这是江烁故意搞的小惊喜。

  “慕青、秦二,你们两个人手里面握着草香,站在棺椁前面就好,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从江烁手中接过草香的两人点点头,现在所有人都站在指定位置后,江烁突然拿出大量的白表纸向空中撒去,嘴里不停念叨,“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五行通天地,八卦定乾坤,盘古开天地,山隍土地护,姜尚先师到,百煞请回避,吾奉杨公祖师令,到此开盘定九宫,天无忌,地无忌,阴阳无忌,百无禁忌。”

  紧接着江烁咱一次对着空棺椁抛出铜钱,不仅仅人会有心宅,亡灵也会有亡灵的心宅,或者说是执念更为合适。

  若人死前留有执念,死后会停留在原地,什么时候执念消散了,怨灵才会重新回过地下,再转世投给。

  可作占冢的祭品或许一辈子没有机会投胎,他们将永生永世被困于作占冢处,直到作占冢的主人死亡,他们才能离开作占冢。

  如果运气好遇到机遇魂归地下,如果没有这个机遇那就是生生世世游荡的命。

  除非有人破了这个作占冢,把他们重新下葬,以他们的真名。

  所以,江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他还在昌兴街44号别墅之中,只不过是过去的昌兴街44号。

  一个灯火通明的昌兴街44号别墅,在昌兴街还没有成为禁词之前的昌兴街。

  就在江烁一只脚踏入大厅的时候,一半大厅突然变成灰色死寂一般,跟另一面的灯火通明形成鲜明对比。

  “滋滋滋。”寂静空间中突然传出异样的声音,让江烁大惊,他小心迈着步子来到发声的地方,毫无意外是大厅中央的棺椁。

  只有一半的棺椁,另一半的棺椁被灯火通明的大厅所占据,那里正在上映一处对话。

  “澎星真不愧是我们常山洲英杰,这才多大年纪,笔下的花朵就能引来蜜蜂采蜜,果然英雄出少年。”主人模样的长者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只是他夸奖的对象年纪未免有些太小了,从身高来看可能就是九十岁的孩童。

  赵澎星听到长者如此的夸奖,小脸立马就红起来,磕磕绊绊从嘴里面说出一句话,“那只是巧合,澎星的画工跟老师比起来差远了。”

  “被过分自谦,我看用不了几年澎星就可以出师了,到时候给钱伯伯房子画壁画好不好。”

  难道说钱伯伯就是昌兴街44号的主人,而钱澎星就是棺椁里面的替身?

  “好呀。”年少无知的赵澎星还是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事情,紧接着画面一转,别墅还是那个别墅,大厅也还是这个大厅,只是变得暗淡许多了。

  当然,大厅另一面依旧还是放着半个棺椁,时不时传来“滋滋滋”的声音,仿佛有人一直在用指甲磨内椁。

  此时的昌兴街44号没有往日的辉煌,赵澎星正坐在梯子前艰难给墙壁做画,此时的赵澎星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这个时候那名钱伯伯突然出现,对着赵澎星说道:“澎星呀,真的是难为你这孩子了,昌兴街传出那么不好的消息,你还能来给钱伯伯作画。”

  “澎星不能做言而无信之人,既然答应伯伯了,澎星就一定会过来的。”赵澎星笑着安抚道,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这番做法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紧接着赵澎星喝了钱伯伯递给他的茶水,随后就昏迷不醒了,而画作才仅仅完成了一半,还有另外两幅作品没有完成。

  为什么不等壁画全部画完再对赵澎星下手,难道说是钱伯伯的身体支撑不住了?

  很快钱伯伯就用实际行动给江烁解答疑惑,看着赵澎星倒下,一直压在口中的黑血终于可以痛快吐出来。

  原来是钱伯伯等不到赵澎星把最后两幅壁画画完,这到底是什么诅咒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江烁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让他想明白,因为一直缺失的半边棺材,竟然在一点点露出全貌,这也就意味着江烁没有多少时间能待在这里,他必须要在棺椁露出之前解决潜在问题。

  当然现在二楼的房间,江烁是不会作死上去的,谁也不清楚房间后面会不会还有一个棺椁。

  不过有件事情江烁一定要好好看一眼,那就是二楼到底有几个房间,是自己眼中的九个,还是元慕青眼中的八个。

  等江烁稳定心境后,抬头向上看去,结果发现中间竟然是半扇门,跟大厅中央的半个棺椁正好对应上……

  难道是说……

  就在江烁想通的那一瞬间,他竟然被踢出心宅,再次睁眼的时候,他竟然回到现实之中,而他的双手还保持着抛出铜钱的姿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宅猎人:凶宅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