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疑惑,不合理
安如墨2020-12-15 11:332,080

  韩晓东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磊,对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开始有些好奇。

  他虽然年龄不大,但在市局也算熟悉非常,绝大部分人都能喊出名字,但对眼前这个张磊却十分陌生。

  原本还以为是个新人,但眼前看来却明显不是。

  另一边的张磊,可没兴趣搭理韩晓东,反而开始仔细探查起来这具幼儿尸体。

  他的表情十分认真,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对韩晓东说道:“法医鉴定中,死亡时间为8~12周,对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韩晓东脸色疑惑,甚至隐隐有些不高兴。

  他不是傻子,张磊既然这么问,那肯定代表有疑问。

  事实也正是如此。

  张磊脸色平静,淡淡的看了韩晓东一眼:“我不是太认同,你的判断太过公式化,没有考虑环境变量。”

  “发现尸体的所在地,在郊区大沙河中段东岸的山腰上,那个地方虽离大沙河有点距离,但实际上也并不远,所以那边的湿气很重。”

  “在加上尸骨没用棺木隔离,直接与土壤接触,至于包裹尸体的毯子,根本无法隔离水气和土壤中的微小细菌,以及各种滋生物。”

  “正常情况下,眼前这具尸骨的白骨程度,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应该在8~12周,但加上各种环境变量来逆推,那死亡时间最起码可以往前推15~25天,所以这具尸体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6~7周左右,也就是说死亡时间应该在40天~50天左右,两个月以内。”

  “在加上包裹尸体的毯子,我哪怕是看照片,也能差不多感觉到依旧十分干燥,但正常情况下在那种地方,毯子这种东西在地下埋将近两个月,根本不可能出现这这种情况。”

  “虽说我也没有去过现场,但我想只要看一眼埋骨所在地的土壤干湿情况,也能大概判断出这一点。”

  韩晓东有些懵,脸色有点黑,显然很不高兴。

  法医是他的工作,现在自己的工作遭遇别人质疑,这让他心中十分愤怒。

  稍微想了一下,韩晓东就开口:“我依旧坚持我做出的判断,虽然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但如今是秋冬季,雨水很少,气候也开始逐渐干燥。”

  “外加大沙河和埋骨地有些远,我认为环境变量对尸体白骨化所能造成的影响,近乎微乎其微,基本可以直接忽略。”

  张磊蹙眉,但却没有开口。

  因为韩晓东的说辞,他觉得有些强词夺理。

  要知道江城市位于南方,本身就气候湿润,哪怕是秋冬季,气候最干燥的时候,也要比北方湿润很多。

  再者说张磊退役来到江城市也一个多月了,大雨虽然没碰到,但小雨也经历两次了。

  至于大沙河和埋骨地距离的问题,他之前也已经说过了,或许有点距离,但根本算不上多远,直径范围也就五百多米。

  这么点的距离,或许挖不出水来,但土壤干湿度肯定要受一部分影响。

  韩晓东说了那么多,看似很有道理,但却忽略了最为关键的因素。

  虽说张磊不懂人情世故,但却也明白韩晓东这是受到质疑,从而有些逆反心理,说穿了为了杠而杠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张磊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对白柔说到:“你倾向谁的说法?”

  白柔蹙眉,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张磊。

  一方面是白天那跳楼案,张磊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推理能力。

  但更重要的是,她不相信法医,毕竟当年的父亲死亡,就差点被法医认定为自杀。

  这让白柔从心底,对法医有些抵触。

  “我相信张磊。”白柔直接说道:“还有其它发现吗?”

  听到这句话,韩晓东的脸色有些难看。

  但张磊却懒得关注这些,转而指着尸体稍显塌陷的左胸骨位置,直接说道:“你们看左胸腔位置,这里有些骨骼痕迹。”

  “法医认为受外力重击,因此导致骨骼折断,从而骨骼刺入心脏导致死亡。”

  “但我更倾向于心外按压,因手法粗糙,从而导致造成压迫性骨折。”

  “简单来说我觉得这具尸体并非凶杀,而是救人手法粗糙,从而导致死亡,因此和咱们调查的泗安幼童失踪案并没有什么关联。”

  “这具尸体,并不是于明彤。”

  嘶……

  随着张磊的话,韩晓东和白柔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心中很清楚,若是按照张磊的做法,这可就变成毫无关联的两个案子了,那样的话破案强度又要高好几个等级了。

  “我不认同你的说法。”

  韩晓东立马开口,语气严肃:“我才是法医,这方面你们应该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张磊表情不变,看向白柔:“你的意见呢?”

  “我倾向于张磊的判断。”白柔看了张磊一眼,直接说道:“从逻辑性的角度来分析,那不论凶手是谁,那在杀害别人的时候,正常情况下都会选择更高效、快捷、节省时间的方式。”

  “比如掐脖子导致窒息,或者拿枕头捂住受害人口鼻,或者直接动刀子等等……”

  “但眼前这具尸体很有意思,按压胸口从而导致压迫性骨折,然后刺入心脏导致死亡,大家想想这种手段更像什么?”

  “我觉得更像是在给受害者做心肺复苏。”

  “具体的案件调查,肯定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但最起码现阶段,我更倾向于张磊的思路。”

  韩晓东被白柔的话气的不行。

  张磊那个混蛋不相信自己也就算了,怎么连白柔都站在他那一边?

  我才是法医好吧?

  你们要相信科学!

  但很显然不管如今的张磊还是白柔,否丝毫没有要搭理韩晓东的意思。

  张磊将胶皮手套脱下,随手丢在解刨台上,淡淡开口:“尸体那边的情况大概理顺了,明天一早去案发现场看一下吧。”

  “我同意。”白柔点头:“那咱们走吧。”

  白柔说完后就径直朝法医室外面走去,从她那略显煞白的小脸上,就能看出来若非工作需要,她是一分钟也不想在法医室多待。

  另一边的张磊,在看到白柔想要离开后,嘴角也不由勾勒出一缕浅笑,随后摇了摇头也就懒得思考这些。

  打了个哈欠后,就准备好好回去睡一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风眼:无名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风眼:无名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