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S级预备役唐小源(四)
one百万2021-05-03 21:243,828

  封闭的室内,伴随着天色的加深,空气开始渐渐冷了下来。

  “所以你们想要什么?”或者说你们想要从我这什么都没有的人身上得到什么?

  唐源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这个持刀的男人,两人的目光在空气对撞,仿佛带起了一连串无形的电光火花一般。

  男人看着唐源那一双纯黑的眼睛,在这一刻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觉唐源的瞳眸开始旋转了起来,像是龙卷的中心,又像是海洋的漩涡……

  “四哥,四哥!”

  眼中出现了一道重叠的虚影,那是……阿胜?

  灵魂回归肉体,男人刚回过神,阿胜的整张脸便填满了自己的视线。

  “我,我这是怎么了?”

  被称之为“四哥”的男人瞪大了眼睛,惊魂未定的说着。

  他怎么也忘不掉刚才发生在自己眼中的那一幕,纯黑的瞳仁毫无征兆的开始逆时针的旋转,如同神灵的权柄也跟随着转动了一般,时间都停止了,男人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那颗永远都在旋转的黑色漩涡。

  他不知道在这个画面中自己待了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十天,又或许是一年……反正在那个空间里的他早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但他偏偏就像是被鬼压床了一样,连大口呼吸都做不到,就更别提什么呼救了。

  此时从那世界中脱离而出,男人大感庆幸之余,又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中长得最高最冷的男人上前,用手查看了一下“四哥”的情况。

  只是手才刚放上去,还没过多久,四哥便急不可耐的盯着男人的眼睛问道:“安哥,我怎么了?我不会要死了吧?”

  阿胜也扭过了头,看向了这个被称之为“安哥”的男人脸上,同样也在等待着他的答案。

  如今看来这个“安哥”才是三人中的主心骨,一出事他们两个便成了无头苍蝇,全都只能等着这个安哥支招。

  “没什么……只是估计时间快到了。”

  安哥似乎不愿在唐源的面前细说,所以语焉不详的吱唔了这么一句。

  但就是这么无头无尾的一句话,却像是杀伤力十足的炮弹一般,直接将阿胜和四哥的身子吓得一僵。

  特别是四哥,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的他,整个人的身体都要像是某种动物一样违背常理的弹起来了。

  一直静静坐在一旁的唐源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慢慢的多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电视剧上常看到这样的情节,邪恶的组织为了更好地掌控手下,逼迫他们全心全意的为自己卖命,会给他们服下一种需要定期服用解药的毒药。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竟然好像是真的?

  还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啊……

  唐源看着这脸色或是沉凝,或是紧张,或是害怕的三人,恍惚中还以为自己在现场看一出话剧一般,感觉说不出的有意思。

  “安哥,不对啊!”四哥一把抓住了安哥的手臂,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是想要得到一个否认的答案一般,“时间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 

  只是他的内心显然也已经认同了这个答案,所以他的喉结才会不受控制的颤抖,导致了他说话时的声音中都带起了明显的颤音。

  “那只是最终期限,中间出现副作用……很正常。”

  两位手下的目光都太过炽热,所以安哥迫于无奈,又不得不模糊不清的解释了一句。

  可就是这么一句,就像是用钢针点了点早就膨胀到极点的气球一般,四哥听闻之后,登时便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力量和速度,几乎是一瞬间便推开了面前的阿胜,冲到了唐源的面前,抓起了他的衣领。

  “快!交出那老不死留给你遗物!”

  四哥对着唐源的脸发出了凶狠的咆哮,连带着一点唾沫星子都飞到了他的鼻子上。

  可唐源没有精力注意什么唾沫星子了,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当机了一般,满世界都是尖锐的“嗡”声。

  看戏的表情瞬间便被这句话给撕碎了。

  唐源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就想要起身,可身子刚动,便被捆在身上的绳索给拉了回去。

  “遗物?我爷爷又没死,哪来的遗物?!”

  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夜晚,大片大片的冷空气如同海神波塞冬的吐息,一阵一阵的扫过寂寥空荡的街道。

  巨大的波涛在黑夜下来回起伏,奋力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

  难言的愤怒充满了唐源的胸膛,这让他第一次流露出阴沉的表情。

  “我才不管你爷爷死没死,现在,我要你交出他有的东西。”

  银亮的寒芒在漆黑的空间里一闪而逝。

  四哥故意炫了一把技,刀尖刻意贴着唐源的头皮划过,一小把头发簌簌的从唐源的侧脑勺上掉了下来。

  “我看你们也不像是要钱的,是什么东西你总要有点描述吧?”不过眨眼的功夫,唐源脸色又恢复了平常,只是笑容却是消失了,“时间紧张,我可还想回家吃顿热乎乎的炒饭呢。”

  四哥的脸近在咫尺,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轻蔑被唐源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

  都不用细想,唐源都知道这种脑袋里面全是暴虐和狂妄的蠢货在这一刻是怎么腹诽自己的。

  安哥从后边拉开了他,站到了唐源面前。

  “书。”

  唐源一愣。

  “书!”安哥加重了语气,冰冷的说道:“唐柏松平时看的书在哪?”

  听到这话,唐源眼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疑惑之色。

  爷爷的书就摆在书房里面,他又不是没看过,全都是一些关于他研究的神话学相关的奇闻怪谈,这些书他小时候甚至都拿来当故事本来看。

  这些书堆里面或许有一些是绝无仅有的孤本,对于喜欢这方面的人来说具有不小的收藏价值。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些书又不是王羲之写的,插图也不是齐白石画的,价值撑破天其实也高不到哪里去。

  那他们要这些书做什么?

  唐源十分不解。

  不过心中虽是这么想,唐源表面上还是表现出了大松一口气的模样,“原来你们要那一堆垃圾啊……早说啊,就在我家书房。”

  唐源的话终于将四哥急跳的心给安抚下来了。

  “那还等什么?你家在哪,赶紧带我们去。”

  四哥根本没把一个高中生当一回事,知道了答案之后当即便用军刀划开了绳索,要带着唐源走。

  活动了一下被勒得发麻的手脚,唐源倒也没有反抗,只是笑着冲一旁的阿胜笑了笑。

  “借个火呗?”

  现实生活中第一次碰到给绑匪提要求的人质,阿胜愣了愣,下意识地便看向了安哥。

  安哥停步转头看向了唐源,那眼神简直就像是要把他的灵魂都给看穿一般。

  “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啊……”

  唐源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句话打消了在场三人心中绝大多数的警惕,特别是抓着唐源双手的四哥,更是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打火机递给了唐源。

  “安哥你怕什么,他抓着他呢,敢有小动作我直接一刀捅死他。”四哥漫不经心地将手中的打火机递到了唐源的面前,还不忘调侃了一句,“考上高中的人也没啥了不起的嘛,还不是一个老烟枪?”

  “烟呢,你小爷我替你点了。”

  “挂在脖子上。”

  唐源陪着他笑了笑。

  “我警告你别玩花招啊。”

  四哥瞪了唐源一眼,伸手在唐源的脖子上掏了掏,竟真的在他的脖子上掏出了一片被红线连通了的叶柄的绿色叶子。

  “你管这叫烟?”

  四哥诧异的看着手中的这一片翠绿色的叶子,只感觉它纹理清晰,手感极好,摸上去就像是再摸一匹细布一般。

  “老哥你这就不懂啦,这是我们年轻人吸的,不信你用打火机点在它的叶尖上看看,保准出雾。”

  唐源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下可把三人给整迷糊了。

  “谁,谁说我不知道的…这不就是叶烟吗?”

  四哥自小读书就读不明白,小学五年级还没搞清楚十以内的加减法,所以没办法,只能辍学出来混社会。

  正是因为这原因,所以四哥特别爱面子,此时听到唐源竟然说他“不懂”,好家伙,叔可忍婶婶也忍不了了。

  爷爷我哪能受得了这委屈!

  想到这里,四哥当即便梗着脖子硬扯出来了一个名词。

  只是这话他刚说出口,他的心中便升起了一阵的后悔。

  妈的,以前吹牛比的时候旁边都是同样没文化的小弟,这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不会拆穿我吧?

  那我的人设岂不是要毁了?

  四哥纠结之际,却是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点了点头。

  “没想到老哥你还真的懂啊,看来你也是个中行家。”唐源冲四哥热情地招呼道:“那来吧,那我们一起吸。”

  天哪,随便扯个名字都能蒙对,难道我就是那传说中的爱花生?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四哥差点当场高兴得背过去,只感觉自己平生没有什么比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辍学做的更差劲的事了。

  这反应速度……不来个博士后都对不起这智商啊!

  “来来来,咱们一起!”

  一想到这,四哥看唐源那张白净的脸都顺眼多了,当即便兴冲冲的替他点开了那片翠绿的树叶。

  嚓。

  一声脆响,一道明亮的火焰顿时在黯淡的空间里跳了起来。

  轻飘飘的灰烟从叶尖氤氲而起,众人的鼻尖上顿时缭绕起了一抹芬芳的植物清香。

  见树叶已经被成功点燃,四哥想要把打火机给挪开,只是他念头刚转,手便被唐源给抓住了。

  “别急,还得烧一会。”

  唐源冲着四哥微笑道,明亮的火光摇曳在他纯黑的瞳眸里,烧起了一片诡谲的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仓库里面安静得只剩下了人们的呼吸声,三人的目光不知不觉的沉浸在了唐源手中的树叶上。

  火焰在叶尖燃烧,明亮的火光中不断的生出一股一股浅灰色的烟雾。

  但是为什么……这片叶子就好像烧不完一样,体积没有丝毫的减少?

  疑问得不到解答,所以三人的目光就更加凝聚在了树叶的上面,连眨眼这样的生理需求都消失了,看起来竟是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观察它的时间。

  三人想要看清楚迷雾中的真相,但是当他们的视线越凝聚,迷雾之中的事物也就越模糊。

  就好像每分每秒都有新的未知在迷雾中诞生一般,他们被困在了“未知的迷宫”当中。

  可就在这时,那根夹着叶子的手忽然抬动了一下。

  这回三人终于是看清楚了那片叶子的全貌了。

  原来伴随着叶尖火焰的燃烧,这片叶子就好像是脱去了那层“普通”的外衣一般,它那遍布在其身,犹如血管般细密复杂的纹理脉络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亮起了璀璨的华金色。

  这片树叶,竟然好像是在以火焰为食,以火焰为源一般。

  得到了火焰的它,浑身的机能顿时如同一台沉寂已久的机器忽然通上了电,周身骤然爆发出了璀璨耀眼的光芒。

  “不好了!”

  熟悉的感觉再次涌入四哥的闹钟,这下他终于明白之前的感觉不是来自于自身了。

  但是过晚的领悟和迟来的后悔是一样没有作用的。

  层层叠叠的烟雾就好像烟花一般,在他眼前的世界不断炸开。

  仅仅是一个瞬间的功夫,他的大脑就像是电脑失去了电源一般,瞬间停止了工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累了,这神兽不杀也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