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胆子都要吓破了
萌千喜2021-05-02 15:542,048

  司空疾看到自己的榻上睡着女人,只觉得心尖有些新奇古怪之感。

  一开始倒不是他性情漠然,不喜欢与人接触,而是他身体当真孱弱,小的时候那些夫人小姐们身上浓香的香气都能让他嗅着有些窒息,透不过来的感觉。所以他自小的时候就养成了不与女子接近的习惯。

  马车里那样的封闭狭小空间也是一样,只要有些他不喜欢的气味,在马车里便会更浓烈,闻得久了他会觉得胸闷气短不舒服。

  男子身上没有多大气味的倒还可以,可寻常也无人愿与他亲近。

  久而久之,旁人便当他是性情冷漠,不喜与人同乘,也不喜与人接近。

  寝室这样私人的地方,他更不能忍受有别人的气息。

  可现在,躺在他床上的这个女人,身上气味可不好闻,在死人堆里不知道呆了多久了,身上还有很浓的血腥味,他竟然抱了她,还让她睡了自己的床。

  司空疾也觉得有些古怪。

  他回过神来,看向陶大夫,却见陶大夫额上的汗越出越多,脸色都是苍白的。

  “如何?”

  陶大夫整个人都是木的。

  这是第三次了!

  “王爷,这姑娘的脉都已经摸不到了。陶大夫哭丧着脸,他觉得自己毕生所学的医术应该是还给师父了。

  为什么他竟然摸不到这姑娘的脉搏了?

  “什么意思?”司空疾皱眉。

  “意思就是,死人才没有脉搏啊。

  陶大夫真的要哭起来了。

  就是死人!

  死人才摸不到脉搏!

  这姑娘的脸色灰得这样可怕,也是死人才有的脸色,看看,嘴唇都是蜡黄的,躺在这里分明就是一个死人啊。

  “她死了?”

  司空疾腾地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猛,抻得他又是一阵猛咳。

  “咳咳咳!”

  “王爷,”陶大夫吓得赶紧对他说道:“您可别激动。”

  这一激动,他也很可能撑不下去。

  陶大夫冷汗直流。

  这都是什么事啊。

  折腾了这么大的功夫,王爷竟然还是带了个死人回府,当真是要刚被赐婚便死了王妃吗?

  那以后王爷的名声还得再加上一个克妻。

  王爷真苦。

  司空疾缓了一些,看向了明若邪,“再诊。”

  “啊?”陶大夫瞪大眼睛。

  “本王让你再诊。”

  司空疾声音冷沉。

  他不相信,这么凶悍一女子就这么死了。

  她求生的意志那么强大,在死人堆里都能爬得起来,在金銮殿上还能骑在他身上与他闹腾,现在最大的难关都已经闯过去了,她怎么就能这么死了?

  “王爷,她真的。

  司空疾打断了陶大夫的话,“你别忘了,她服了本王的那颗紫极丹。”

  陶大夫一愣。

  王爷这么一说倒也是。

  有紫极丹,按理来说得保住她一命才对啊。

  “那老朽再诊,再诊。”

  陶大夫又伸出了手。

  明若邪恍恍惚惚间好像回到了医研所。

  这座医研所是五名全球富豪联合投资建成,医研团队以顾博士为首,专门在全世界搜寻有特殊天赋之人做研究,为的是研究出能治疗各种绝症和改善身体机能延长寿命的药物。

  明若邪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医研所收着药物的药库,三面墙,以及药库中间,都密密麻麻地摆着各式药物。

  为了让药物长期保质,这里也是冷库。

  她现在就觉得要冻死了。

  浑身冰霜。

  这里的每一个药柜都有单独的密码锁,医研所里几个人分别负责一个药柜。

  明若邪也负责了其中一个药柜。

  可惜她所负责的这个药柜没有可以解毒的药。

  但是她记得里面有一种强化身体的针剂,以她现在这虚弱无比的身体,打上一针强化针,应该能让身体多扛几天吧?

  就在明若邪走到了密码锁前面想要开锁拿针时,脑子里倏地反应过来。

  她不是已经到了澜国,成了另一个明若邪了吗?怎么还会在医研所的药库里?

  这一激灵,明若邪便醒了过来。

  刚刚醒过来她便感觉到有人伸手过来——

  刷!

  本来一点气息都没有的明若邪倏地睁开了眼睛,伸手就扣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同时猛地坐了起来,就要拽着那人一摔。

  “啊啊啊鬼啊!!!”

  陶大夫被吓得胆都要破了,控制不住地惨叫了起来。

  司空疾快速伸手按住了明若邪。

  “冷静!是陶大夫。”

  明若邪眼神瞬间清明,也看清了眼前的人。

  她松开了手,眨了眨眼睛,“陶大夫,不好意思啊。”

  她这一松手,陶大夫就跌跌撞撞地退离了床边,嘴唇抖着,惊恐地看着她。

  “你你你。

  明明没有脉搏!

  这怎么又好生生地坐起来了?

  就算还有最后一口气,他没诊出来,那也应该是虚弱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才对。

  刚刚她拽住他的手劲,那可比一般的强壮男子还要大!

  见鬼了不成?

  司空疾也看向陶大夫。

  “陶大夫。”

  这一声可是带着一定的怀疑的。

  缙王都怀疑他的医术了。

  就连最基本的把脉都能出这么大的差错,也难怪王爷要怀疑。

  陶大夫欲哭无泪。

  “这是回到你王府了?”明若邪打量了一下四周。

  “嗯,本王住了将近十年的质子府。”

  见她当真醒来,司空疾的心悄然放下。

  明若邪顿时就大大地松了口气,“那我要吃饭,我要沐浴,我要疗伤!”

  司空疾:

  就在明若邪的话音刚落下时,她的肚子一阵咕叽地响了起来。

  “真的快把我饿死了,吃饱我们再来细商合作协议!”她看着他。

  饥黄的脸色衬着那双极为明亮的眼睛,眼神都写满了“我饿了我要吃饭”的意思。

  “先让陶大夫给你看看伤。”

  难道她不是重伤将死?

  难道疗伤还比不上吃饭?

  听了他的话,那双大眼睛里写满了不愿,司空疾就鬼使神差地说道:“你看伤,本王吩咐厨房准备,看完伤正好用膳。”

  那双眼睛就微微弯了起来。

  “好,你快去。”

  司空疾默然。

  他这是被使唤了?

  “陶大夫,仔细地看看。”

  留下这句话,司空疾就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陶大夫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怎么办,他也好想走!

  这姑娘太邪门了,太邪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君的小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病君的小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