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威慑吕不韦,腹黑秦王
知识分子2021-04-08 10:253,504

  有了独孤不败这位化神巅峰的小剑圣护道,嬴政安然的回到了咸阳城,一回到王宫,太后就急匆匆的来了。

  “见过母后。”嬴政朝赵姬躬身一礼。

  “政儿,你怎么能私自出宫,你可是秦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你,你若是有个闪失,让母后怎么活。”赵姬训斥了他几句,可说着说着眼泪就夺眶而出,她这些日子可是吃不好,谁不香,就怕政儿有个闪失。

  嬴政心中一暖,道:“母后放心,寡人无碍,这次出宫,寡人收获良多,却是不虚此行。”

  赵姬道:“你此次出宫影响甚大,吕相必会以此为借口推迟你亲政,他掌权一日,势力就大一分,日后政儿你即便亲政,也会受他钳制,是母后无能,无法助政儿一臂之力。”

  她没有背景,能坐上太后之位,靠的就是母凭子贵,不像华阳太后那般背靠楚国,势力庞大,没有母族势力可以相助儿子,内心自责,愧疚。

  “母后无需担忧,吕不韦势力再大,也终究是臣子。”嬴政根本不怕吕不韦势大,甚至可以说以后他还有用到吕不韦的地方,不会如历史上那般将他杀掉,吕不韦即将踏入渡劫境,成为半圣,一位半圣的力量可是不小。

  相府。

  罗网首领飞廉朝吕不韦道:“吕相,大王回来了。”

  吕不韦平静道:“大王无恙否?”

  “大王无恙,大王归来途中遭遇了两次截杀,都安然渡过,我们并未出手。”

  “以大王炼骨境的修为是无法独自安然回到咸阳的,应该是有贵人相助吧!”

  “吕相神机妙算,大王身边有楼观派弟子慕容仙,后来鬼谷圣人的小徒弟小剑圣独孤不败也出手相助,似乎是奉命下山辅助秦王,解秦王之危。”

  闻言,神色平静的吕不韦终于动容了,道:“鬼谷圣人竟然又派门下弟子下山辅助秦王。”

  他曾得到鬼谷圣人的指点,学了纵横之道,兵家之道,道家之道,收为记名弟子,知道鬼谷圣人擅长以天下为棋盘,众生为棋子布局九州,纵横捭阖,诸国历史中都有他门下弟子的影子,秦国能有今日,少不了他暗中布局,他派了门下弟子商鞅,张仪,白起辅助秦王,秦国才能有今日之景象,当然,除了张仪外,商鞅,白起都是记名弟子,因为他们都不是传承纵横之道,一个是法家,一个是兵家,至于他自己,则是独创杂家。

  突然,一只白鹤飞入了相府,相府内可是有不少武道强者,炼气士。

  “大胆妖孽,竟敢闯入丞相府。”众人纷纷出手攻击白鹤,可白鹤羽翼一扇,顿时掀起一阵狂风,将这些人掀飞出去。

  “吕不韦,还不快出来接圣人法旨。”白鹤口吐人言。

  一道残影掠过,吕不韦骤然出现,抬头望向白鹤,眉头微皱,“白鹤童子。”

  白鹤正是鬼谷圣人的坐骑,聆听圣人之音,已然修成大妖,可化人形。

  “敢问圣人有何法旨?”

  “圣人命你忠心辅助秦王,不可有异心,不然大劫将之,人皇已出,天命归秦。”

  说完,白鹤便离开了,速度极快,转瞬即逝。

  “人皇已出,天命归秦。”吕不韦神色凝重,圣人带给他这句话必然有极大的深意,人皇已出,自商朝封神之战后,人族再无人皇,而今七国割据,圣人却说人皇已出,这到底是何意?天命归秦,天命归秦,他连续念叨最后一句,瞬间明悟,目露精芒,人皇是嬴政。

  圣人,若真如你所言,人皇是嬴政,他将一统九州称皇,那我吕不韦定当辅助他成就千古霸业,可若他不是,那弟子只能用我的方式来结束七国割据的局面。

  吕不韦离开相府进宫。

  嬴政开始忙碌起来了,处理这些时日积压的政务,赵高前来禀报。

  “大王,吕相求见。”

  “他终于来了,寡人可是等候他多时了,宣。”

  嬴政放下了手中的奏书。

  片刻后,吕不韦进入大殿,朝嬴政一拜,“微臣拜见大王。”

  “吕相免礼。”嬴政道:“吕相来得正好,寡人此次微服出巡,途中遭遇了刺客行刺,刺客用的箭是魏国禁军专用的三棱箭,衣服也是穿的魏国的衣服,虽然都指向魏国,可寡人怀疑是赵国所为。”

  吕不韦本是想要以大王私自出宫为借口拖延大王亲政的时间,没想到不等他开口,大王就已经出招了,行刺之事乃是首要大事,若是传出去,必然引起秦国百姓震怒,而大王私自出宫一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了,大王这招果然高明,不动声色道:“大王怀疑是赵国所为,可有证据。”

  “寡人没有证据,可没有证据,不代表不可以捏造证据,相信吕相知道该怎么做,寡人就是要攻打赵国,一雪当年为质之耻,而魏国,用那些行刺的证据就能逼他们跟我秦国结盟,若是不答应出兵,那些行刺的证据就是我秦国讨伐魏国的理由。”

  这番话可谓是腹黑无比。

  吕不韦才知道他小瞧了秦王,他年纪虽然尚幼,可谋略过人,手段狠辣,与以往相比,多了一分锋芒毕露,道:“微臣遵旨。”

  “吕相,再过数月就是寡人亲政之日,也是该筹备寡人亲政的一切事宜了,你是丞相,此事应当交由你去督办,寡人不希望期间出现任何的纰漏。”嬴政不怒而威,身上释放出一股无形的皇者之威,即便没有动用紫气真龙的力量,依旧给吕不韦带来了压力,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吕不韦猛然抬头,就如同一头猛虎,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跟嬴政的皇者之威对抗,可嬴政身上的是龙威,老虎再强,在真龙面前也得趴着,一道紫气真龙浮现,在秦王宫内,嬴政的紫气真龙强盛到了极点,吕不韦分神巅峰的修为瞬间被压制,沦为凡人,这个时候嬴政想要杀他,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吕不韦心神大骇,体内的真气空空如也,元神被压制得无法动弹,内心震撼,怎么可能?人皇之道,他竟然修炼了人皇之道。

  根基史记记载,唯有人皇身上的紫气真龙具备破灭万法,镇压一切的无上伟力,后世的天子,君王虽也有紫气真龙护体,可却不具备破灭万法,镇压一切的力量,嬴政何时修炼了人皇之道他竟然全然不知,鬼谷圣人果然没有骗他,人皇已出,天命归秦。

  “吕相,你是对寡人的安排有何不满吗?”嬴政漠然的望着吕不韦,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他想要杀他易如反掌。

  吕不韦平复心情,态度更加恭敬了,道:“微臣不敢,微臣即刻去办。”

  “下去吧!”

  “微臣告退。”

  他转身离开,脸色闪烁不定。

  嬴政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次敲打了吕不韦,不信他敢在他亲政之事上搞鬼,望着眼前的这堆奏章,太浪费时间了,道:“是该修炼一气化三清之术了,等修炼出了身外化身,就让一尊分身来处理这些政务。”

  暂时将这些奏章搁置,去修炼了,若是传出去,怕是秦国臣民都会骂他是个昏君了,秦国历代君王都是勤政之人,到了他身上却是如此懒惰。

  魏国,王宫。

  吕不韦的一具分身亲临魏国,面见魏王。

  “吕不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闯魏王宫。”魏王身上的王者威势如排山倒海一般朝吕不韦压迫而去,吕不韦却是纹丝不动,魏王这些年荒淫无度,不过炼窍大圆满境界,连炼神境都没有踏入,这点气势如何能威慑吕不韦。

  吕不韦气定神闲道:“魏王何须动怒,我今日前来是带来了一样东西给您看。”

  手一挥,几支箭矢落在地上,魏王望了一眼,竟是王宫禁军用的三棱箭,道:“吕不韦,你这是何意?”

  吕不韦道:“不久前,秦王贪玩,离开王宫,返回咸阳的途中遭遇了刺客行刺,用的箭就是魏王宫禁军用的三棱箭,而刺客穿的衣服也是魏国的衣服。”

  魏王怒极反笑道:“区区几支箭矢就想诬陷寡人谋害嬴政小儿,真是可笑,以吕不韦你的手段,从我魏王宫弄出去这些箭矢应该不难吧!秦国若是想要开战,何须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尽管来便是,我魏国何惧?”

  “魏王好气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魏王就等着我秦国铁骑踏破你魏国都城大梁吧!到时怕就悔之晚矣了。”吕不韦平静的语气中充满了一股霸气,意思就是你既然要打,那我秦国奉陪,到时打到你家门口别哭鼻子。

  “慢着。”魏王平息了怒火,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他不得不认清现实,秦国国力强盛,绝非魏国能比,秦国乃虎狼之国,早就想要吞并六国了,秦国就是想要用这个借口攻打魏国,他岂能让他们得逞,道:“吕相,秦王遇刺非是我魏国所为,必是他国陷害,吕相可不要中了他国的奸计,两国相争,渔翁得利。”

  吕不韦转过身来,道:“魏王倒是个明白人,我秦国若是要找攻打魏国的借口,何须用秦王冒险,虽然刺杀秦王的刺客证据都指向魏国,秦王却是知道有人故意挑拨秦魏两国开战,除了秦国外,赵国实力最强,其次就是魏国,若是秦魏两国开战,必然两败俱伤,赵国就可坐收渔翁之利。”

  “秦王是怀疑赵国。”

  “没错,秦王被人谋害之事想必魏王也有所耳闻,是有人用了巫咒之术谋害秦王,虽然没有找到凶手,可秦王已然怀疑是赵国所为,加上这次遇害之事,秦王震怒,要派兵攻打赵国,希望魏王能出兵,我两国合力夹击赵国,必能让赵国付出代价,魏国攻下的城池皆可归魏国所有,我知魏王在位多年,虽然外界都谣传魏王荒淫无度,可我却认为魏王有开疆扩土的雄心壮志,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罢了。”

  这顿马匹却是把魏王拍舒坦了,若是别人拍他马匹,他不屑一顾,可堂堂秦国丞相拍他马匹,他却是极为受用,脸上露出姨母笑,道:“吕相所言极是,赵国狼子野心,妄图挑拨秦魏两国开战,定要让赵王付出代价。”

  吕不韦道:“我们就签订盟约吧!”

  魏王爽快的答应,跟他私下签订了盟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