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河伯,女剑仙
知识分子2021-04-08 10:253,493

  秦政离开雍州城来到了黄河,恰好碰到了黄河两岸的百姓正在举行祭祀,将一对三四岁大的童男童女绑在一艘船上,推到了黄河中,孩子吓得哇哇直哭,而他们的父母也是悲痛欲绝的大哭,哭晕在了河岸上。

  “请河神庇护,让我们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一位老者朝黄河叩拜,其余人也都跪下叩拜,极为虔诚。

  “可恶,这些人竟敢用孩童来献祭。”秦政看到这一幕,顿时龙颜大怒,虽然他久居王宫,可他曾经却是在赵国为质,对于民间之事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知道一些地方的百姓愚昧,用孩童来献祭神灵,寻求神灵的庇护,而神灵隶属于天庭,即便是人间君王也无法干涉,甚至都不敢轻易得罪神灵。

  黄河卷起了浪涛,朝着那艘小船拍打而去,眼看两个无辜的孩童即将葬身于河中,秦政准备御气飞行去救,好歹他也是个炼气境的炼气士,唯有炼气境以上修为的炼气士才能御气飞行,虽然会暴露他是炼气士,可为了救人,他无法顾及这么多。

  突然,一位女子御剑而来,千钧一发之际将两个孩童救下,秦政一眼望去,女子一袭白衣,容貌清冷绝美,丝毫不比他后宫的女人差,甚至多了一分她们都没有的气质,那是一种江湖侠女仗义恩仇独有的气质,非他后宫那些金丝雀能比的。

  “大胆,竟敢夺本神君的贡品。”一道威严的怒喝声传来,黄河之水突然翻涌,朝着女剑仙席卷而去,女剑仙用飞剑御剑将两个孩子送到了岸上,随之召回飞剑,分化出无数柄飞剑,将浪涛击散,十几道水柱冲天而起,将她困在了黄河中。

  “河伯,你身为黄河神君,受百姓供奉,为何要以童男童女献祭,就不怕我上告天庭。”

  “你一个炼气士竟敢威胁本神君,真是不自量力,既然你破坏了本神君的祭祀,那你就代替他们成为本神君的祭品吧!做本神君的小妾。”

  黄河之水更加汹涌了,两岸的百姓都吓得脸色苍白。

  “河神息怒,河神息怒。”

  跪求河神息怒。

  见到这些百姓如此愚昧无知,秦政心生怒意,这就是他治理下的百姓吗?竟然如此畏惧这些神灵,这些神灵享受人间香火,不司其职也就罢了,竟然还荼毒百姓,简直就是邪神,等他亲政,炼化秦国气运那一刻,定要下令秦国百姓不得拜神,将这些神灵都驱逐出秦国。

  “神宵御雷剑决。”

  女剑仙以剑引雷,一时间雷霆乍现,一道道雷霆朝黄河劈去。

  “原来是楼观派弟子,难怪如此大胆,就算你家祖师伊喜也不敢对本神君不敬。”传来河伯的声音,他一直都没有现身,暗中操控黄河之水攻击,女剑仙不过化神境修为,如何能够跟执掌黄河,统御天下水脉的河伯相比,被一道水柱击中,噗!一口鲜血喷出,遭受重创。

  “乖乖做本神君的小妾吧!”

  浪涛朝她席卷而去,河伯要抓她当他的小妾。

  “放肆。”秦政威喝一声,再次动用紫气真龙,破灭万法,波涛汹涌的黄河骤然恢复平静,而卷向女剑仙的浪涛也落入了水中,他御气而行,上前一把揽住了女剑仙的腰肢,女剑仙下意识的想要将他推开,可他却是霸道无比,仅仅的将她抱住,落在了岸上。

  “你还不放手。”女剑仙微怒道。

  秦政这才发现他的手还揽着她的腰,这腰真是够细的,他把手收了回来,没有趁机卡油,传来河伯的声音,“紫气真龙,你是人间君王,你我井水不犯,何故坏本神君好事,是不想这方百姓风调雨顺,过上安稳日子吗?”

  身份暴露,秦政也就不再装了,身上释放出皇者之威,冷声道:“你这邪神好大的胆子,竟敢为祸寡人的子民,寡人虽然暂时奈何不了你,可早晚寡人都会将你诛杀。”

  秦王,公子是秦王,一旁的牛犇震惊的望着秦政,知道公子身份不凡,可没想到这么不凡,竟是秦王。

  女剑仙清冷的脸上也露出一抹诧异之色,却又恢复了平静,而百姓们得知秦政是秦王,纷纷下跪叩拜。

  “草民百姓大王。”

  传来河伯的声音,“秦王,你是人间君王,有紫气真龙护体,本神君奈何你不得,可今日之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谢秦王救命之恩,我欠您一个人情,来日定当报答救命之恩。”女剑仙恩怨分明,秦王救了她一命,欠下他一个人情。

  秦政望向女剑仙,道:“你是楼观派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仙。”

  “人如其名,即便是比那月宫仙子怕也是不遑多让,寡人对你是救命之恩,你说你拿什么还。”

  秦政不吝啬的赞誉了她一句,语气中有挟恩图报之意,慕容仙犹豫了片刻,跟秦王结下因果,若是不偿还,以后对她的修行有极大的阻碍,特别是剑修,讲究的就是念头通达,道:“我暂时跟在秦王身边,只要救秦王一命即可。”

  秦政一怔,还以为她要说以身相许之类的话,虽然有点失望,可身边有一个化神境高手当保镖,一般人也奈何他不得,他如今暴露了身份,回咸阳的途中少不了会遭遇别国高手的刺杀,或许他出宫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暴露了,别国的刺客已经在四处找他了。

  “也是该回去了。”

  此次出宫,可以说是大有收获,得到了老子的一气化三清不说,还找到了祖龙脉,祖龙脉就在秦国境内,跑不掉,历史上,秦始皇号称祖龙,怕是跟祖龙脉有着极大的干系,他如今成为了嬴政,那这祖龙脉早晚都是属于他的。

  动身离开,返回咸阳。

  雍州城百里外的官道上,一批黑衣蒙面人骑马而至,躲藏在官道两侧的丛林中,不久后,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放箭。”

  官道两侧射出一道道箭矢,这些箭矢都是玄铁打造,可破炼骨境武师的肉身,驾马之人是牛犇,他连忙避开箭矢,马车却是瞬间被射穿。

  “杀。”

  大批黑衣人冲杀而出,牛犇一拳打中一个黑衣人,将其一拳打飞,而黑衣首领却是一位炼窍境大武师,炼窍境大武师开辟肉身穴窍,打开人体神藏,凝练真气,足以媲美化神境炼气士,一掌横推而出,真气外放,隔着数丈之距将牛犇一掌打飞,噗!吐出一口鲜血,铜皮铁骨也抵挡不住真气,五脏六腑被真气震伤。

  黑衣首领没有理会牛犇,对于一个小人物,杀与不杀都不重要,一掌朝马车打去,想要看看里面的人死了没有,砰!马车四分五裂,可却空无一人,眼神骤然一冷,望向被打伤的牛犇,质问道:“说,秦王在何处,不然我杀了你。”

  “要杀就杀,想要知道秦王的下落,休想。”牛犇却是没有贪生怕死出卖秦政。

  “寡人在这里。”一道霸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黑衣首领寻声望去,慕容仙带着赢政,赵高两人御剑而来,三人落地,飞剑变回了正常大小,落入了慕容仙手中,赢政羡慕的望了她手中的飞剑一眼,他也希望能拥有一柄飞剑,做一名剑仙,快意恩仇,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当然,慕容仙是做不到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除非达到分神境。

  赢政望向黑衣人,道:“总有刁民想害寡人,寡人早就猜到途中会有人来杀寡人。”

  “知道又如何,嬴政,你今日必须死。”黑衣首领杀意凛然,望向慕容仙,道:“楼观派剑修最好别插手此事,不然卷了进来,想要抽身可就难了。”

  “要么退,要么死。”慕容仙没有废话,直接亮剑,一旁的赢政都不由为之侧目,这就是剑仙吗?性子直来直去的,就如她手中的剑,而这性格却是正合他胃口,嘴角微翘,露出了姨母笑。

  黑衣首领手一挥,“杀。”

  大批黑衣人朝赢政他们杀去,慕容仙手中的剑悬浮在身前,施展出太乙分光剑决,飞剑分化出成千上百把剑,这些剑朝黑衣人射去,瞬杀一大片,唯有黑衣首领凝聚真气挡住了飞剑,一掌将诸多飞剑震碎,这些飞剑都是剑气凝结而成,真正的飞剑却不是他能摧毁的,飞剑被震飞,慕容仙以御剑术御剑攻击,黑衣首领不断闪避,根本无法近秦政的身。

  赢政开口道:“只要你肯说出是谁派你来的,寡人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嬴政,你以为她能杀得了我吗?”

  “你们实力相当,她想要杀你的确不易,可若是加上寡人呢?”

  “就凭你炼骨境的修为吗?那你有胆就出手,别躲在一个女人身后,也不怕有损你君王的威仪。”

  黑衣首领不怕嬴政出手,就怕他躲在慕容仙身后,以言语激将他出手,只要出来,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一击必杀。

  “如你所愿。”嬴政动用了体内的紫气真龙,紫气真龙一出,黑衣首领的实力顿时被压制五成,却是并未直接沦为凡人,黑衣首领的实力太强大了,紫气真龙也无法将他彻底压制,当然,这是嬴政紫气真龙不够强大,无法真正做到镇压一切的地步,且有极大的限制,那就是在秦国疆域内才能发挥出威力,离开秦国,威力就会减弱。

  黑衣首领实力被压制了五成,已经不是慕容仙的对手了,被一剑贯穿心脏,当场身死,身躯轰然倒地。

  嬴政上前,扯掉了黑衣首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他的真容,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将他的容貌记下,慕容仙望了一眼黑衣首领里面穿的衣服,道:“他们是魏国人。”

  嬴政付之一笑,道:“寡人若是没有猜错,那些箭矢也是魏国特有的箭矢。”

  牛犇捡起一根箭矢,箭头是三棱的,开口道:“大王,是魏国的夺命箭,这种箭矢是魏国王宫禁军所有,他们是魏国禁军,是魏国要谋害大王。”

  “衣服,箭矢都指向魏国,这明显就是栽赃嫁祸,不过这些东西却是有点用,牛犇,将箭带走。”

  “是,大王。”

  牛犇去捡箭矢,嬴政朝慕容仙道:“若非有你护送,这一路寡人怕很难安然回到咸阳,只要你将寡人护送回咸阳,你欠寡人的情就算还了。”

  “好。”慕容仙一口答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开局成为秦始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