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影子
单调色的猫2021-01-13 09:554,677

  (小猫可是六点起来费劲心思才打出了这四千五百字的一章,各位书友请给个收藏推荐吧!顺便投两朵鲜花,安慰一下我啦!嘿嘿)

  严叔喝了口水叹息道:“我的故事讲完了。”

  我们几个都听入了迷,跟听评书似得。我不由得替严叔感到悲哀,亲手杀死了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换了谁恐怕都得痛苦一辈子的吧!

  “那块石头呢?就是这块?”周冰又补充了一个问题,我只想说其实我也想问来着。

  严叔摇了摇头,“这块是占士邦的那一块,另一块在他爷爷那里。”严叔指着我说。

  “那块石头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翰林也发问了。

  严叔摆摆手,表示自己不知道。“这都别问我了,我自己还想知道呢!那块石头给李树深之后我就再也不想这事了,留下这块当个纪念就算了。”就这样,我们边吃边聊到了上午九点多。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害的我也没睡好觉,我决定再睡一会。火车上有空调,挺舒服的。听了严叔讲那些盗墓中的惊险事,心中不禁有些打鼓。虽然我自小就被我爷爷逼着习武强身,但是墓中之事往往会有一些人力所不能解决的,唉。还是睡觉吧!

  迷迷糊糊的我便进入了梦乡,不知不觉中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翰林他们三个人在另一边斗地主,严叔不知道上哪里转悠去了。我下床自己找了些东西吃,“还有多长时间到站?”我问。

  “大概明天下午吧!”皓龙头也没回甩出一串飞机。

  我叹了口气,吃完了东西闲来无事只好用无线网络上会儿网消遣一下了。偶然间,在网上四处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帖子。标题是“你们相信有超古代文明么?”

  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便点进去看一下。原来里面讲的都是一些什么玛雅人的遗迹什么几亿年前的土层中有一枚现代工具什么的。像这种超古代文明呢,还真不好说。你要说没有吧!却又有种种迹象预示着很可能会有,但是单靠这些蛛丝马迹又不能单纯的去断定就是有这么一回事,所以对于这么一个令人十分蛋疼的帖子我直接选择无视了。

  这一天在极度无聊的情况下度过了,耳边时不时还回响着梁翰林双王炸的声音。

  火车缓缓的停靠在了云南的昆明站。我们一行几人下了火车,严叔又安排我们一路坐汽车到了玉溪。这里已经是很偏远的地方了,可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比这里还偏远。剩下的时间都是在闷头赶路的情况下消耗掉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一个非常穷苦的山野乡村。不知道这个村子的名字,我们和这里的村民有些语言不通。很破很贫穷是我对这个村子的第一印象。

  我们几个人一路走进村里,沿途费劲心机各种手势全用上了,才勉强打听到了村子里唯一的一所招待所。我还纳闷,都这么贫穷了还设什么招待所啊!随即我又释然了,没有招待所我们这种人住哪里啊!招待所背靠着一座大山,这里也算是临近十万大山的地方了,靠近中越的边境线,有这么多的山也不足为怪。这座山海拔很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山中有很大的雾气,我只是瞥了一眼就知道这山路肯定非常难走。而我们此行要去的地方就是这座山了。

  我们几个人经过这一路的劳累奔波实在是太累了,谁都没有去在乎这些细节,坐在招待所的客厅当中,其实说客厅还是有些太勉强了,因为这个客厅只是一件稍微大一点的屋子里面摆了张沙发罢了。

  以为长得还算是水灵的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看了看我们脸一红没敢说话。梁翰林“嘿嘿”一笑,用一口流利的梁氏普通话上去和人家妹子套话。

  “大妹子啊!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翰林一脸猥琐的样子,我都忍不住想去踹他两脚,但是严叔却乐呵呵的坐在一旁看戏。严叔都没有说什么,我自然也不会去跟他说什么了。

  “几位都是来这里旅游的?”妹子说的是方言,这里的方言我实在是难以分辨清楚,但是梁翰林却能听得懂,这让我很惊讶。后来一问严叔才知道这梁翰林平时看着不起眼,却精通六百多种中国方言,能听懂将近一千种各个地方的方言,并且还同时精通美、英、日、德等多国语言。这还不是让我最惊讶的,他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一名盗墓贼,这才是我最惊讶的。而且,据严叔说的,这梁翰林还是一名考古专家,对中国的历史野史了如指掌,还可以辨认出古代时的难懂的文字。临走之前,我爷爷曾对我说,这次能和我一起的人都是有过人之处的,开始我还没看出来什么,让严叔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一旁的皓龙和周冰也应该是有什么非常厉害的地方的。

  “对,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顺便来考察一下地形,我们是一所国内地质大学的人,临时组建了一个爱好考古队,来这里考察一下地形什么的。”翰林还没说话,严叔站起来先回答了。

  女孩扎着马尾辫,轻轻点了点头,“我们村长待一会儿就过来,你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严叔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传说没有,比如说什么开山什么的。”

  姑娘歪着头想了想道:“传说没有,不过我们这有座终年大雾弥漫的山,那,就是这座房子后边这一座山,雾可大了。”

  严叔看了看我们,看来从这个姑娘嘴中是问不出什么了。

  (由于这里的人说的都是方言,写着不方便,我就直接转化成白话,这样你们看着也方便。)

  那姑娘似乎是害羞了,冲我们笑了笑,转身走开了。

  “哎,怎么走了?”翰林见那妹子离去,不由得一声叹息。“可惜啊!这么一个水灵顺天然绿色无污染的美女啊!”

  话刚说完,周冰一个爆粟便打了过来,梁翰林“哎呀”一声,就听见周冰拧着梁翰林的耳朵冷笑着问:“怎么?难道本姑娘我就不是原生态无污染的美女么?”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周冰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立刻将双手高举起来,以表示我的清白无辜。

  不一会儿,来了个穿着打扮比较体面地胖子,看到我们笑着上来打招呼,注意这胖子说的居然不是方言,而是普通话,虽然有些不太标准,但我终于可以听得懂了。这胖子肯定是这个村里的村长了。

  “您好,我是这村子里的村干部。请问几位从哪里来啊?”

  村长就是村长,一上来就先和严叔来了个象征性的握手。严叔笑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个教师证,“我们是从北京的一家考古大学来的,想在这里做个考察。”

  村长拿了那个教师证看了看,又递给了严叔。

  “那既然是这样,几位就先住在这里吧!我们这招待所是简陋了点,但是干净还是干净的。”村长一边说一边领着我们几个往招待所的二楼走去。

  不由得我心中开始佩服起严叔来,看严叔的样子像是一个粗犷的东北大汉的感觉,但是严叔的处事考虑都非常到位。开始我还不知道严叔原来还有这一手,这个教师证直接解决了我们为何到此的事情。不然的话,一大群人直奔人家小农村难免不会引起什么事端。

  这招待所只是一座普通的二层楼房。二楼上一共有八九个房间,分别时201至210。

  “我们这里大部分都是单人房,你们可以挑选,但是这个205不能住人。”村长边走便向我们说着。

  “为什么呢?”我们几人都是比较好奇。

  村长一听我们要刨根问底,便露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唉,实话说吧,其实这间屋子里闹鬼啊!以前几个来这里视察的领导都被吓到了,从此我们就不再安排人住这间屋子了。”

  “哦?”周冰轻挑了挑眉毛。

  “不会吧!”翰林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对于我们这种专职盗墓的人来说,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变幻莫测的,说不准就真的有鬼。

  “会不会是,这间屋子距离那座山最近的缘故?”翰林一把推开房门看了看说道。

  “阿,村长,这屋子的分配就不用您来管了,我们自己就可以了,麻烦您了啊!”严叔此时转过头对村长非常客气的说道。

  那村长还是有些担心,看来这村长真是被吓怕了。估计那些被吓到的领导们没少找他的麻烦。

  “千万不能在这间屋子里住啊!”村长在一旁着急的说。

  “哎呀,放心吧!出了事不怪你,你说是吧,李宇。”周冰冲我一扬眉毛说。

  我一看到她这表情,心里就有些打鼓,这周冰又在打什么馊主意呢!脑子里想着,嘴上也迎合着周冰。

  “对,村长,我们都是信奉马克思唯物主义的,这屋子肯定没事,相信我们。就算有事也不管您的事,是我们自愿的。”

  村长见说不动我们几个,便摇了摇头下楼去了。看那模样,好像我们已经死定了。这屋子真的有这么玄乎么?

  “切,我才不信呢!你们谁陪我在这间房睡啊?”周冰扫视四周后将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我去,我心中暗暗叫苦,为什么是我啊?我就知道刚才她喊我帮她说话没什么好事。

  周冰“嘿嘿”一笑,“别郁闷了,这梁翰林手无缚鸡之力万一有什么事他也保护不了我啊!皓龙嘛倒是可以保护,但是这个人太死板了,没意思,只有你还正常一些。”

  翰林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保重。”

  周冰“哼哼”两声,“今天就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再次作祟。李宇,就你了。”

  “啊?”我有些蛋疼,“你自己好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啊!”我向后退了两步。

  “哎呀,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自己在这样的鬼屋里睡当然会害怕啦!我一个女流之辈,怎么?你还怕我强奸你啊!”周冰一把拉过我将我推进205的房间里。

  此时严叔挥手打断了周冰的胡闹,正当我以为抓住救命稻草的时候,严叔却说:“李宇,你就和她一间吧!正好探探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既然严叔都说了,我只好照办了。看着周冰一脸的小人得志的模样,翰林和皓龙也都是低头暗笑。严叔走到我身边轻声说;“晚上不要睡得太死,看看会有什么发现。”

  “恩”我点点头。

  已经是快十一点了,我们几个在楼下草草吃了些东西便各自回房间了。翰林临别时还特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惋惜的表情,我真想踹他两脚。我和周冰是在205,在我们隔壁的是皓龙另一边是翰林。对门住的是严叔。

  “明天下午两点,咱们的装备就到了,今晚好好休息。”严叔最后说道。

  我默默的看了看周冰,她丝毫不以为意,没办法。

  这间房的摆设还是比较普通的,两张单人床一张写字桌,还有一间洗手间。周冰进门之后就开始脱衣服了,她看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另一边的洗手间,我马上便会意了。默默的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通过厕所的窗户看到外边那座终年大雾弥漫的山,一片朦胧,听村长说这座山叫迷雾山,就是因为这终年的大雾而得来的名字。据说,进山的人如果没有导航装备的话,是很难凭一双眼睛走出来的。望着窗户外的迷雾山,不知道这座山中会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正当我想着的时候,门外周冰喊我可以进去了。我也不再多想,严叔说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我一进屋立刻被周冰的打扮吓了一大跳。“你这是哪一国的秘密特工么?”

  此刻的周冰身上穿着一身紧身的皮衣,大腿外侧有两个手枪匣子,我直接凌乱了,床上还放着两把尼泊尔军刀。周冰看我一脸的惊讶,便解释道:“我家除了做盗墓这一行当顺便也做些军火生意,别大惊小怪的,墓地里是随便就可以去的么?怎么也得准备准备啊!”

  我恍然大悟,她说的话我并不怀疑,因为爷爷说过这次的伙伴背景极深,周冰家做军火生意,这在Z国或许有些困难,但是并不是不可能,前提你要有深厚的背景。看着她这身酷酷的装扮,其实周冰也算是的大美女,她加上这身打扮好像是中国版的生化危机女主角一样,别有一番风味。正在我想的时候,周冰已经将一切的防具都穿戴完毕了,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件风衣裹在身上一点都看不出里边的东西。云南这里不似内地地区,这里气温偏低一些。加上那座阴森森的迷雾山,我还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睡觉?”周冰穿戴完毕躺在床上侧着脸对我说。

  我点点头,默默的将灯关掉。黑暗中一切都静悄悄的,我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

  “你怎么不说话?”沉默许久周冰先说话了。

  “说什么,睡觉吧!明天还要行动。”我闭着眼睛回答。

  我知道她心里应该是有些害怕,毕竟是女孩子。原来,周冰也有这一面。她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

  迷迷糊糊的我逐渐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在我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捅我,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睛看到用手捅我的正是周冰,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也很纳闷,只见她用手指了指厕所那边的窗户,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忽然发现,一道怪异的影子半拉住的窗帘后,一动不动显得异常诡异。

  (下一章会在下午更新,我要好好构思构思,以便写出让大家喜欢的盗墓小说,谢谢了。帮忙给个收藏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