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汇合
猪头喵酱2021-06-23 22:293,868

  我松开了手,本来还以为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娘的你怎么包的跟个恐怖分子似的?我还以为是遇到孙成了,正想一拳打趴下问话呢!”

  他一边抱怨一边站了起来揉着胳膊,看到我这个样子后嘴巴一咧,用力的锤了我一下开心道:“就知道你小子命不该绝!我们可是足足等了你一天一夜了!”

  见到我脸上缠着三角巾他也意识到我是面部负了伤,但此时却没有多说什么。用他的话说,能活着汇合就已经不错了。

  我的心情也放松了很多,程峰没事,邵兰和小武估计也都没什么问题。

  “怎么就你自己?他们人呢?”我立刻问道。

  他听后摆了摆手:“跟我来!”

  我们都互相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对方,只是眼下这个环境实在不适合呆在原地交流。岛上的光线也在逐渐的消失,周围的光线也在逐渐慢慢的消散,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黑下来,之前的夜间最起码还有月光,这两天一旦天黑,那真是个伸手不见五指,没有手电就是个睁眼瞎。

  “你能来就好,实际上中午我就打算给你留下记号然后我们继续走的,谁知道……”程峰快步的走在前面,我加快脚步的跟在他身后。

  听到他这句话有点不对劲,我便问道:“怎么了?”

  “一会你就知道了!”程峰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在前面带着路。

  我也被他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但从他的语气我能感觉到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只见他一边招手,一边招呼我朝着村庄最深处走去,那里靠近山体,印象中有个巨大的水车,只是早就停止了转动,我想可能是水流已经干枯了,只是也想不通那个水车为什么还会保存的如此完好。

  一根烟不到的功夫,随着程峰的带领,我走到一处已经熄灭的火堆前。

  我抬起头,这个位置没有头上的那片山体巨石遮挡,如果燃烧的话刚好可以升起来被远处的人看到。

  我看着程峰的背影,心说这要是他的主意我怎么也不信,这家伙能有这么细腻的心思的话,那简直颠覆了我对这货的认知了。

  “啧!你说你看那鸟东西作甚?快点!”

  只见程峰已经不知不觉的和我拉开了小段距离,正转过身催促着我,于是我也赶紧的小跑了过去。

  随着深入,周围的建筑开始慢慢的变得密集起来,有些地方的建筑物甚至挨着的只能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我有点想吐槽程峰竟他娘的挑这些难走的地方。

  谁知他倒是解释了起来:“我也是为了减少时间才走这里,这鬼村一样的地方,我才懒得往里面走,那些房子看的我浑身发毛,只是恰好看到了你这个家伙包着脸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那斜坡爬上来,我以为是孙成才跟在后面的。”

  我们侧着身子从两栋房子之间走过去后顿时豁然开朗,这里依靠着山体,在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处火堆在燃烧着,火堆前还坐着一个人。

  他们找的这个片地方可以说是完美的利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们头上延伸出来的巨大的岩石正是天然的屏障,他们将落脚的地方选在一处较为开阔并且不注意看就会被忽略的地方,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地方比较开阔,视野良好,位置就在靠近山体村庄的最内侧!这里的地面上全都是平整的岩石,上面还有雕刻出来的痕迹。

  不远处一个歪倒的小木屋,一边有很多石头雕刻出来的类似于护栏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断的断,完整保留的并没有几根。

  我就打趣说程峰找的这个地方跟他娘的祭祀台似的。

  他就摆手告诉我,邵兰推测这个地方应该是平时村名们开会用的,所以才这么平坦。

  看那火堆燃烧的样子像是刚点燃不久,不然的话那烟雾和空气中残留的味道在我进入这个村庄就应该发现。

  程峰轻轻的吹了一下口哨,那人迅速的站了起来。

  接着开心的冲我喊道:“何飞大哥吗?”

  我冲着小武摆了摆手,接着转过头问向程峰道:“邵兰呢??”

  我奇了怪了,怎么这两人好好的唯独不见邵兰的身影?

  “你他娘的现在知道着急了?上跟前去!”程峰有些不快的说道:“自己兄弟受了什么罪倒是一点都不过问…”

  “不是,你这什么话,这人丢了和你好好站在这能一样吗?”

  “得得得!赶紧过去吧!”程峰轻轻的推了我一把。

  我走过去之后就看到邵兰是躺在火堆旁的一堆干草上,整个人安静的躺着。

  我立刻转过头瞪着眼问道:“死了还是晕了?”

  “他娘的!这女人要是死了我还有脸见你啊!晕了!中午的事,现在还在昏迷,本来我们想走的,忽然出了这档子事,我怎么带着?只能他娘的等你了!不过还好你小子能找过来…”

  我没理会这家伙的啰嗦,走上前去查看邵兰的情况。

  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各项脉搏情况都正常,按照程峰的话来说是头疼造成的。

  “这偏头疼真能把人疼晕啊!”程峰挨着我蹲下。

  “她不是偏头疼”我拿出烟递给程峰一根,这家伙高兴的接过,也不等我掏打火机就从火堆里拿出一根燃烧的木头凑近点着猛吸了两口,那模样简直就像一个贪婪的吸毒者。

  他将烟捏在手中:“反正我们几个算是齐了,接下来该怎么做还是你说了算,我反正是扛不起这个责任了。”

  我心里顿时明白了些,我离开后,这家伙和邵兰的意见肯定没有统一,这家伙除了骂娘就是莽,论知识量和行动部署也只会被邵兰压着打,中午邵兰晕倒,这家伙肯定瞬间慌了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见到他此时放松的样子,我就意识到这个责任又得被我重新捡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邵兰忽然抬起手捂着额头,然后一阵皱着眉头坐了起来。

  “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我一阵惊喜的凑过去扶着邵兰。

  而她先是迷茫了一会,然后看向我。

  此时的我虽然头上缠着三角巾,但是我的声音肯定是能听出来的。

  “我说你醒的真是时候,这何飞刚来你就没事了…”程峰抱怨的声音中也夹杂着着一些庆幸。

  我慢慢的伸出手将三角巾解开。

  只见邵兰先是伸手摸了摸我右脸的那个吓人的伤口,然后眼神瞬间发生变化,接着一记耳光用力的打在我的左脸上。

  “啪!”

  “谁让你逞能的!”

  她这一巴掌将我打的猝不及防,我更是一时间蒙了头。只见她眼中含着泪水,瞬间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程峰和小武见到这番景象赶紧冲过来拦着:“哎哎哎!这好不容易见一面怎么还打起来了!”

  “就是啊邵兰姐,何大哥脸上还有伤呢!”

  我有些尴尬的捂着被她打的脸说道:“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那一巴掌的力道着实不小,邵兰扭过头不在说话。

  我们也只能尴尬的围坐在火堆边。

  程峰悄悄的暗地里碰了碰我:“我说的不错吧,这女人知道心疼你,绝对错不了!”

  我叹了口气低声骂道:“什么时候了还念叨这个。”

  邵兰从地上坐了起来,应该还在生我的气,自顾自的往火堆里添了一根柴,然后抱着膝盖看着火堆的火焰。

  “对了何大哥,这一路你慢了这么多,你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小武的这个问题也引起了程峰和邵兰的好奇,都看向我。

  我将腰间别着的那把手枪拿了出来,然后慢慢讲述了我这一路遭遇的情况,冲锋枪炸膛,蜘蛛被击毙,然后遇到蚂蟥,遇到了王小樱,又在不远处碰到了那个眼睛像梨子一样大的怪物,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这些事听的他们都愣在原地缓了好一会,似乎根本就没办法消化一样。

  当我讲到王小樱的时候,程峰狠狠的锤了一下地面:“狗娘养的孙成!何飞!见到那小子你别拦着我,我非得给那小子一个教训!不把他屎打出来算这小子拉的干净!”

  邵兰听后明显哭了出来,她抹了抹眼泪:“小樱子给你的戒指呢?”

  我摸了摸口袋,将那个戒指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邵兰接过戒指伤心的道:“她当初还跟我讨论过这个戒指的样式…她让你带回去,你就争取完成小樱子的遗愿吧。”

  小武和王小樱并不熟悉,见我们都伤心的不说话就只能默默的火堆中添柴。

  鲁迅先生曾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会觉得它吵闹,有些时候这些话听起来非常的残忍,但是也非常的现实。

  程峰过了一会转头问道:“那蜘蛛我知道,蚂蟥是个什么东西?路上还有眼睛比梨子还大的生物?我的娘啊,你没看错吧!”

  我点点头:“要不是我手里的这把手枪,我可能根本就过不来。”

  邵兰叹了口气:“那我们的运气简直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一路过来都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物。”

  我听后笑着道:“这不是正好,俗话说吉人自有天相。”

  “呦呵!阿兰!不生气了啊!”程峰忽然笑眯眯的说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生什么气。”邵兰说着抬起头指向我:“以后你不准逞能了,这是你自己定下的规矩!”

  我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说过这句话,行动中任何人不能逞能,只能跑。

  尴尬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邵兰,她这才得意的笑出来。

  程峰将我的手枪拿在手中把玩:“这也是这辈子头一次摸到真家伙,你说是几十年前老美的空降兵也死了不少在这个岛上,他们手里可都有真家伙,这样都能团灭了?”

  “我哪里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不过这把手枪也就剩下七颗子弹,还不知道下面的子弹能不能打出去呢!”

  “草!能用还好,不能用还不如拿根烧火棍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武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建筑群,回过头低声的说道:“何大哥,我怎么感觉身后的房子里有什么动静?”

  “动静?”我们都好奇起来。

  我们眼前这个位置只有火堆的光亮,除此之外都是黑乎乎一片,这件事可万万不能马虎。

  于是我们几人立刻开始警惕周围的情况,我掏出手电打开,挨个的扫视着距离不远的一个个木头房屋。

  程峰也不闲着,同时掏出手电照了过去。

  随着手电筒的光束,我的视线仔仔细细的查看着每一个角落和房屋的窗户,生怕漏掉了什么。

  最后只听程峰“哎?”了一声。

  我们都看向他:“怎么了?”

  “你们过来看,那他娘的怎么会有个灯笼?”

  程峰手电筒照射的地方距离我们有四十米的距离,是一栋二层建筑,位于二楼的一个窗口内部。

  窗户内黑乎乎的,手电的光束也照不进去。

  就看到一个散发着奇怪光亮的圆形亮点,顺着窗户刚好能清楚的看到,并且随着风吹过时不时的摆动两下。这要是个灯笼那肯定是个迷你版的。

  “哪有灯笼这么迷你的?”邵兰说道。

  程峰狡辩道:“那谁知道呢,圆圆的不是灯笼是啥,只是这光的颜色怎么这么渗人啊?”

    “怪了,刚才怎么没注意到?”程峰说着关闭了手电,然后那灯笼的光亮也随之消失,那个位置瞬间一片黑暗。

  再一次打开,那窗口的位置仍然是发着诡异的光亮。

  “草!这他娘的闹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