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岛
猪头喵酱2021-06-15 16:533,376

  在我昏迷的过程中,脑海里竟然出现了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听到过的呼声。

  她是谁呢?

  “何飞!!!”

  火车站,我穿着去掉标示的常服,胸前带着光荣退伍的大红花,刚一出站就看到那个朝我奔来的女孩。

  她红着脸,气喘吁吁的,但是脸上的笑却是发自内心的。

  “这么多年不见,你看看你,又黑又瘦的跟个猴子似的!”

  她叫半夏,我女朋友,在我当兵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在家中等待着我。我们也约好了回来后就结婚。

  火车站是一个大坛子,里面总是装满了各种滋味,有痛彻心扉的离别,有喜极而泣的相逢,也有相顾无言的相拥。

       

      我们拥抱在一起,很多人投来目光发出羡慕的声音。

  我始终觉得,世界上最大的幸福和浪漫莫过于恋人相逢,那种心里交织的情感足以让后来的日子里回味无穷。

  “何飞!这套婚纱好看吗?”婚纱店中,半夏穿着洁白的婚纱在我面前转了两圈。

  “你穿什么都好看,这么挑干嘛?”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那可不行,我是要嫁给你的,当然要重视点啦!”

  “真不愧是我老婆……”

  “谁是你老婆!臭贫!”她撇着嘴轻轻的锤了我一下。

  在部队枯燥折磨的训练中,我曾经无数次想象到这样的场景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暂时忘记身体的疲惫。

  爱情可以让人充满力量和希望,这也是我一直坚信的。

  “亲爱的,她出生那天刚好是初夏,要不然,就叫她何初夏吧!有你的姓,也有我的名字!”半夏略显虚弱的躺在床上对我说道。

  这个名字是我左思右想都没有想到的,于是狠狠的亲了她一口:“你简直就是天才!”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婆!”

  接着,画面就如同电影胶卷一般不停的滚动,无数画面快速的闪动。

  直到画面再一次定格。

  那是一副我永生无法忘记的画面,她流着泪水,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张着嘴,用非常微弱的声音对我说:“何飞,我好困…我好舍不得你,我还想继续做你的老婆……”

  那种割肉般的疼痛使我窒息……

  “何飞!!!”

  我猛的的咳嗽了几声,喉咙中瞬间涌出一些液体,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身呕吐起来。

  这时我才意识到,刚刚…刚刚不是坠海了吗?手掌中传来的潮湿且坚硬的地面告诉我,我还活着。

  “没死啊!吓死我了!把你拖上来差点要了我老命!”程峰的大嗓门还是那么高昂。

  “何大哥没事就好。”

  “兰姐,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我们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身上都湿透了,很容易引起低温症。”

  听着耳边七嘴八舌的讨论,我回头神来观察周围情况,只见我们此时正处在一片岸滩上,周围肉眼可见的地方都起了些雾气,在海上月光的照射下,能见度并不高。我心里有了眉目,看来刚才我昏迷的过程中被他们合力拖上了这座岛,也是,距离沉船最近的岸也就只有这座岛屿了。还以为会被海底的那生物吞了呢。

  我这个位置抬起头能清楚的看到岛上几座山的轮廓,只是这个时候岛屿深处四处都漂浮着雾气,所以也就只能看到一个大概。

  “感觉怎么样?”邵兰在我身边关心的问道。

  我摸了摸头上被砸中的地方,起了一个包,应该没什么大碍,于是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只是身上湿漉漉的感觉十分难受。

  我们所上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非常平坦的开阔地面,周围没什么遮挡,算是不错的地点。

  周围的其他人都在谈论着什么,有人唉声叹气,有人大骂那海底的生物,只有孙成坐在地上发呆,也是,能够在海上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说话的间隙,几个人从周围捡了些树枝木头打算生火,也是幸亏我的提醒让我们每个人都在落水前带上了水上紧急求生包,里面的东西足以解决我们短时间诶搜索遇到的各种问题。

  说到这程峰总是鼓吹我如何的有先见之明,就连邵兰也赞赏的看着我并且表示回去肯定给我记一功,搞得我有些受之有愧。

  没多会的功夫火堆升了起来,我们一群人围着火堆取暖,火焰的温度也能同时烘烤我们身上的衣物。

  “就是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航行室有没有将我们的情况上报过去。”邵兰说完后看着海面出了神。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的人并不齐,便脱口而出:“怎么少了三个人?”

  这话使得所有人都沉默了。

  半响,程峰才悄悄告诉我,他们那三个人落水后就没了动静,这也是上了岛才发现的。

  我转过头看着夜空下的海面,已经平静的不能再过平静,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调侃,大海就是一块布,它能够遮住所有你所好奇的东西,同时也能够遮住你所恐惧的东西。

  十一个人,目前只剩八人。我们默默无言的坐在火堆前,谁也不说话。这种气氛下,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孙成更是眼睛巴巴的看着火堆,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如果救援队伍真的过来了!再碰到那水下的东西该怎么办啊?”程峰忽然瞪着眼睛问道。

  我被他这动静吓了一跳,无语的解释道:“救援船只几十上百万的排水量,你以为是我们这小破船能比的?只要不是哥斯拉,那东西脑袋撞碎了也没用。”

     “没错,如果航行室在那会呼叫了出去,天一亮救援队伍就会到,到那会再说其他事。现在是凌晨三点,能睡会就睡会吧。”

  邵兰有些疲惫的招呼道,今晚的事情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无法忘怀,那种惊悚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没多会的功夫,我也感觉眼睛眼皮开始打架,便和程峰互相靠着后背睡了过去。

  当再次睁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此时的岛屿深处到处都是雾气,很多地方仍然是看不清。

  其他人还在休息,我转过头却发现邵兰不见了踪影。

  我连忙起身,却忘记了和程峰互相靠着,导致这家伙噗通一声摔在地上,我以为他会睁眼骂娘,谁知他砸吧两下嘴巴又睡了过去。

  我站了起来四处观望,最终在岸滩边发现了她的背影。

  此时的邵兰正看着远方,应该是期望公司救援的船只快点到。

  我走了过去:“这都上午十点了,按照他们的动作,能过来早就过来了。”

  她叹了口气,转过头。眼神中满是无助和绝望:“何飞,我们该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了。”

  我看到她如此无助的样子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一直以来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都是特别强势,这个时候我才忽然之间意识到,那个看起来坚强好胜的邵兰也只不过是个25岁的女孩罢了。

  她担心我们会和第一个队伍那样被判定为失踪,然后永远的被遗忘在这座荒岛上。

  我被她的样子弄得有点想笑:“你担心的太多余了吧”

  我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水面急救包的东西能够让我们坚持一个星期左右,我们只能在岸边留下记号等待救援。测绘公司联系不上我们的话也肯定会派人搜寻,我们轮船最后消失的定位公司是可以查询的,我们等着就行了,最起码目前的遭遇不会像先前失踪队伍那样糟糕,你说呢?兰姐姐?”

  邵兰的眼神中恢复了些神采,听完我的话后尴尬的笑了笑,应该也是意识到自己绝望的太早了:“确实是这样,跟你比起来,我还是显得有些年轻啊,何飞弟弟。”

  我无语的道:“你可别拿我消遣,我大你两岁呢。”

  “是你先叫我姐姐的,怪我喽?”

  “行!我嘴贱行了吧!”

  “对了何飞”邵兰忽然正色道:“在海上我是技术骨干,在地面上我的经验可没那么多,如果真的需要等一段时间的话,我觉得还是你来带这个队伍吧,毕竟你的资历也在这。”

  我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我乐意帮你这个忙。”

  回去将所有人叫醒后,邵兰就将我们目前的情况说了出去,也将我担任队伍骨干的消息公布。

  所有人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很可能在一段时间里面临着生存的挑战,这一个过程中由我来带队当然没人反对,毕竟这些小子我都手把手的教过的。

     程峰听到消息后更是嘚瑟的把住我的肩膀:“听何飞的肯定没错,这家伙当过侦察兵,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他何飞的主场!”

  我们听后都尴尬的笑。除了孙成,他从昨天开始就心事重重的,我就想着暂时不管他,有机会的话还是要跟他聊聊的。

  接着我就开始安排每个人的工作,摆好求救的标示,并且升火让它冒出烟,我让小武找了一个视线好的地方盯着海上的动静,一旦有轮船经过就加大火势让其变得显眼。

  可小武盯着海面直到中午也没发现一个过往船只。

  中午我们简单的吃了些压缩饼干喝了些水后,一个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食物和水,这些东西虽然能够让我们坚持一个星期左右,但肯定不能一直依赖这个。不然喝完了吃完了,救援还是没到,那岂不是都饿死渴死在岛上?

  我在心里面并不想深入这座岛去寻找食物之类的东西,因为面对未知,我总是会采取避免的态度。

  但现在我是带队的人,我必须要为整个队伍负责。

  “何飞!你过来一下!”

  是邵兰的声音,我走过去,只见所有人都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地上摆着一个海上地图,邵兰正看着地图发呆。

  “怎么回事?”我问道。

  “我一开始就没错,我以为是我记忆的问题,可是!现在地图上也没有这座岛屿。”

  邵兰表情凝重的说道。

  我们都有些意外,是啊,如此大规模的岛屿,竟然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注,这怎么可能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烬灵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