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胜记”美味
琦想2021-01-16 10:203,505

  今天初五日,晚上又有鬼市。我们这儿是小地方,人口不旺,鬼也不算多,所以每十天方有一次鬼市,固定在每个月农历的初五、十五和廿五日。

  下午放了学,我照例又要去帮师父准备晚上的食材。师父自己一人住村西头租来的一户农家院里,据说都住了快二十年了。村里没人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他自己也从来不讲。村里人都说我师父是神人,懂道法,会仙术。他在村里明面上确是个乡间道士,专门帮人办红白喜事,偶尔也爱装神弄鬼啥的。但是我也从来没见他练过什么武功、道法,他甚至连打坐都不会!

  一进到院里,就看见师父正在摆弄几只菜蛇、土蛇。因为我最近都要上学,这几条蛇都是他自己上山去抓的,大多无毒。看来师父这次准备很充分啊,这一趟进山,同时还抓了不少蝎子、蜈蚣,全都盖在了瓮里。

  我自觉地又换上了那套专门的“工作服”,往猪舍走去。猪舍里不养猪,养的是蟾蜍和壁虎,分成两个隔间。我抓出蟾蜍和壁虎,先用棍子敲死,去脏洗净,再拿签子穿好,这些都是晚上烧烤摊上的必备食材。

  若是你们看到这儿就觉得恶心了,那更受不了的还在后头呢!

  我把裤腿扎紧,戴上手套、面罩,从猪舍后面搬出一个网笼,里面嗡嗡直响。当然我不会轻易打开它,里面可是几百只大蚊子。我把网笼下面设计用来诱蚊、捕蚊的底座去掉,换上竹匾,再放到蒸锅上。

  这道菜叫血蒸蚊子。蚊子要抓大只的,太小了不够嚼头。而且呢,不能炒不能炸,那么小的一点点蚊子肉,一下锅就没了。当然也不能煮,一煮就烂了,只能蒸,用猪血蒸。蒸好了端出来,蚊子因为吸饱了猪血的蒸汽,变得圆鼓鼓的、红彤彤的,撑大了好几倍。一盘几十只差不多就能卖一千亿冥币。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呢?五毒粥之前已经提到过的,就是用蜘蛛、蝎子、蜈蚣、小蛇和蟾蜍这五种毒物来熬粥,一锅炖。无头鬼老邢最喜欢吃这个了。

  椒盐蟑螂也是一道招牌菜。蟑螂皮薄翅脆,炸之前要裹一层淀粉,加辣椒蒜盐,炸至金黄即可出锅。营养美味,蛋白质丰富,香脆有嚼劲!

  凉菜当然也是少不了的,酱鼠仔就很受欢迎。鼠仔首先要保证是活的,还未睁眼,浑身无毛,皮肤透明。不需蒸炸煮炒,直接浇上酱油、香油调味,洒上葱花、香菜点缀,便可上桌。

  忙活了一下午加半个晚上,师徒二人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只是胡乱冲了碗泡面对付对付,总算是把东西都准备齐活了。晚上十点,我拉着小车,师父在后面推,一步一步往乱葬岗走去。

  到了乱葬岗,有几个摊主都已经在等着了,包括李叔。大家都懂规矩,见面就抬手打了个招呼,没有闲聊。做这种买卖,低调是第一要务。

  快十一点的时候,看坟老头才慢慢悠悠地出现。他不慌不忙地先到四周摆好阵旗,阵外顿时腾起一阵浓雾,将鬼市笼罩。看坟老头再挂上小黑板,拿出粉笔写上汇率。

  这时,一些鬼顾客已经从坟堆里爬出来,也凑到了入口处看汇率。今晚的汇率又比十日前降了一些,鬼顾客们手里的纸钱又升值了。这让他们纷纷点头,表示满意。我虽然不懂什么经济学原理,但货币升值会带来高消费,这个粗浅的道理我还是略懂的。看来今晚的鬼市会比较活跃,营业额有望见涨啊!

  我把小车拉到我们固定的位置,开始卸货摆摊。我负责准备食材、生炉子,师父负责摆桌子、凳子。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我便开始招呼生意。

  刘公刘婆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而且一点就是满满一桌子的菜,搞得我手忙脚乱的。师父看我忙不过来,难得也来帮手。紧接着范秀才、王大娘、赵奶奶这些老顾客也纷纷上门光顾,桌位都快坐满了。

  鬼吃东西只是为了满足与生俱来、虽死犹存的口舌之欲。其实就算他们一点东西都不吃,肯定也不会饿死。前面这几位点的都是大众口味,不难伺候。后来的几位“怪客”,口味就比较独特了。

  前方高恶预警,饭饱者请避开!!!如强行观看,引起不适,责任自负!!!

  “小胜,上次我预定的菜色你帮我准备了没?”一个尖细的女声传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林姨。

  “林姨,我上次就给你准备好了,你咋没来呢?”

  “哎呀!我上次看完戏,只顾着跟胡婶讨论戏文呢!走着走着就回家去了,结果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真对不住咯!”林姨连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你先坐,菜马上就好!”我笑着招呼林姨坐好,然后从摊子下面取出上回那袋子头发,放在盘子里摆好,回头问了一句:“林姨,你今晚想吃个啥口味的?”

  “嗯……就酸辣的吧!酸要够酸!辣要够辣!还要麻!”林姨答道。

  “好咧!”我往盘子里倒入鸡汤,再浇上生抽、香醋、红油豆瓣酱,洒上辣椒粉、花椒粉,一份超级酸辣的凉拌秀发就做好了!

  菜一上桌,林姨顿时感觉胃口大开,吃的那是酣畅淋漓!她便吃还便夸我手艺不错,十分地满意,吃完临走时还特意多给了一些小费。

  林姨呢,其实是个食发鬼。她生前一直在理发店工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辈子都跟头发打交道,做了鬼还好这一口,经常来找我点名要吃这道特色菜。不是我吹,这道凉拌秀发,口味多变,可酸辣,可酱泡,可蜜汁,想吃热的还可以油泼。居家旅行,必备凉菜!

  刚送走林姨,两位“重口味”的鬼客接踵而至。

  食鞋鬼老谢和臭口鬼老朱,这哥俩好远远就带着一阵恶臭过来了。他们的口味比较相近,每次都是一起出现。我连忙屏住呼吸,赶紧先戴上一副口罩。还好这两位哥颇为大度,也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儿,从来不跟我计较这个。

  我从摊子下一个密封好的桶里拎出来几双破鞋,又脏又臭,不用再加工了,就这样放在盘子里给他们端了过去!

  大家不要瞧不起这臭鞋子,我还给这道菜取了个“烂”漫的菜名,叫“白头鞋老”!这道菜用的是师父穿过的臭鞋子,原汁原味,不加任何香精、防腐剂。当然师父也不可能直接穿破那么多双鞋,一般都是去捡或者收购来老人、死人穿过的鞋子,套在师父脚上再穿一段时间。当然咯,洗是从来不洗的了,甚至还故意用水泡一泡,带着汗脚去穿,那味道特别“酸爽”!

  这些个“胜记”特色菜,都是要用各种恶心、脏臭的食材,配以稀奇古怪的做法,由我全程捏着鼻子才能制作完成。可那些鬼呢,却在那儿狼吞虎咽,仿佛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佳肴一般!唉!

  老谢和老朱嚼完了鞋,扔下几捆冥币,又勾肩搭背地一起往戏班那边去了。我这边还得用扇子拼命扇了好久,才总算把空气里那股子垢秽味给驱散掉。

  好不容易伺候完两位哥,又来了一位爷。食唾鬼胡爷叼着他那根千年不朽的金牙签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每次他的大驾光临对于我来说都是在挑战极限。

  “小胜子啊,好久没来你这里啦!呸!真的有点想念你那碗面啦!呸!唉,口干得难受哇!”胡爷一副大款派头,但却是极其邋遢不讲卫生。他光着膀子,上衣就搭在肩上,穿着短裤,踩着人字拖,走两步就要吐一口唾沫,但是却吐不出真东西来。他就是因为活着的时候,随地吐痰太多,结果死后遭了报应,口中无液,变成了食唾鬼。

  “那个,胡……胡爷,您先坐,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去准备准备……”我忍住喉间那一阵阵不适感,先招呼他坐下。唉,咱们开门做买卖的,有钱的主顾再怎么也不能往外推呀!

  我下了一碗面,加上豆腐干,然后端起碗跑到阴暗角落处折腾了半天,才把面端去给了胡爷。这碗面,有个名堂,叫“唾面自干”!顾名思义,就是面汤里加上豆腐干,再加上那个啥啥,你懂的!

  什么,你说你不懂?哎,你恶心不恶心,还非要问这么仔细?我自己说着都恶心!哎呀不说了,口干死我了!

  胡爷吃完了面,表示非常满意,出手也大方,丢下一大包银元,走了。此后我这摊子的生意依然很火爆,收银筐里的纸钱都已经满了装不下了,我又临时拿出一个竹篮子来装钱。

  最后两位主顾才是我最希望出现的。无食鬼肥包带着饿鬼老陆来了。这二位的关系与老谢和老朱的臭味相投不太一样,应该说是各取所需。

  肥包呢,腼着个大肚子,肥头大耳,偏偏喉咙却细得很,说起话来比女人还尖细。他就是因为生前太能吃,最后暴饮暴食而死。做了鬼后,食道却像是被缝住了,什么都吃不了。他又不甘心,自己吃不进去,就想看别人吃。于是,他便找上了饿鬼老陆,宁愿自己出钱让老陆吃给他看。

  饿鬼老陆吃东西从来不挑,给什么吃什么,还一点儿都不会剩,就连盘子、碗、碟都给你舔得干干净净。而且他吃得很快,嘴巴故意吧嗒吧嗒地发出夸张的声音,时不时再打个饱嗝。当然他不会是真的饱了,限制他食量的从来不是他的胃口,而是他的钱包。

  肥包就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死死地盯着老陆,但也只能干看。他嘴里不停地干咽着,却是一粒米都吃不进去。估计他活着的时候也是像老陆一般的吃相吧!

  穷鬼老曾呢,一直都在讨好肥包,也想来吃白食。可肥包呢,嫌他吃相不够狠,觉得还是看饿鬼老陆吃比较过瘾。!

  老陆直接把我摊子里所剩的食材全部吃光了,想再吃都没有了。送走了他们,我的心情大好。这会儿才寅时,也就是凌晨三点,东西就卖完了,今晚绝对赚大发了!

  我推醒了师父,两个人提前收摊,又到看坟老头那儿把纸钱换了。师父赚钱了亏钱了都没啥表情,不过这次他直接塞给我两百块钱。我说了声谢谢师父,心想这下又有钱了,再逞英雄也不怕气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