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我当起了“拐卖犯”
琦想2021-01-16 10:163,396

  第三天是周五,下午放了学后我又随着韩婕去到她家。这次坐在我后座的女生换成了韩婕。因为是白天,她为了避嫌,连我的腰都没有搂,也不知道她在后面是咋坐的。浪漫的感觉完全就没有了,我也蹬得老快,十分钟就蹬到了。

  韩婕的父母也早早在家等我了,显得很重视。虽然他们一开始想请的是我师父,可来来去去就我这么个毛头小伙子,他们没有说啥,我自己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跟他们说,这次不用那么多人,就让韩婕的母亲带我去对面楼里看看,当做平时邻居间串串门就行了。

  韩母问我:“要去哪一家看?”

  我道:“就去你们家正对面楼的那一家,也是四楼的。”

  她道:“哦,那家人姓金!那小夫妻俩我认识,但不算很熟。他们家的老太太倒是经常在小区里活动。”

  我一听韩母提到了那家里有个老太太,心里便想道:“嗯,应该没错了!”我又交待韩母,过去了就说我们是来找老太太聊天的。

  韩母带着我去到了对面四楼,敲开了那户金姓人家的门。那小夫妻俩都在,我一打眼就看出他们两个人也都被阴气所侵蚀了,而且比韩家人的情况要更严重。小夫妻俩开门见到我们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请我们进去了。他们确实认识韩母,但没问我,说不定他们以为我是韩母的儿子呢。现在的市内小区都这样,平时关门闭户的,出来走动得少又不串门,很可能住一块儿几年了也不见得都熟。

  我一进到门里,就看到有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副遗像和一个骨灰坛。我注意看那遗像,可不就是昨晚我见到的那鬼老太太么!这下就可以完全确定了,这金老太太没有如期去阴间投胎,依旧还寄身于自己的骨灰坛里。灵位前没有焚香,而是摆着两个小花瓶,花瓶里的花还是新鲜的。

  韩母没有心理准备,一看见遗像就吃惊地问道:“这……你们家老太太已经过世了么?什么时候走的?”

  “她老人家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了!”那金家的女主人还不清楚我们的来意,见韩母问起,更起了疑心。

  韩母在心里暗暗算了算时间,记得自己差不多就是从那会儿开始感觉到不舒服的。这下,韩母的脸色都不对了,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我一看气氛不对劲,就赶紧圆场,对那女主人道:“哦,是这样的。上次我姨呢,跟你们家老太太在楼底下聊天的时候,说想请个保姆,却找不到合适的。当时老太太就说在老家那边亲戚多,可以帮忙问一下。我姨一直挂心这个事儿呢!但这么久了也不见回音,老太太也好久没下楼走动了,她就以为老太太是不是病了,今天就想上来问问。没想到……”

  女主人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婆婆她有心脏病,那晚上是躺在床上半夜就发了病,过世得很突然。我们夫妻俩都是公务员,婆婆的葬礼也不好大操大办的。骨灰也还没来得及送走,准备下个月再送回老家去。”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道:“节哀顺变!老太太这也算是走得很安详了!”

  几句客气话聊开了之后,主宾双方的脸色都好了一点。我便借机左右看了看屋里的情况。客厅收拾得很整洁,很干净,看起来就跟宾馆一样,却没有多少家庭气息。我总感觉这屋里似乎少了点什么。

  对了!我笑着问道:“家里的小朋友呢?这会儿还没放学吗?”

  可问完这句话,女主人的脸色又不对了。她很生硬地答道:“我们还没有生小孩!”男主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起来,似乎很避讳这个问题。

  我看那小夫妻俩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墙上挂的结婚照都有些旧了,相片里的两个人明显比现在的他们要年轻许多。我这下心里有了数,便站起身道:“打扰了!不好意思!”然后拉着韩母走了。

  回到韩婕家里,韩婕和韩父赶紧问怎么样了?韩母心结还没有解开,脸黑黑的不想说话。我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具体的你们也不必知道太多。今晚我还会再来,争取把这事儿彻底了结了!”

  韩婕把我送出门口,还一个劲地说谢谢。我笑了笑,摆摆手走了。我先回了家,再骑上我妈的电动车去到排尾村找师父。可师父又不在,我便打电话给他。电话打了几次,他才接了。我将刚才去那户金姓人家调查看到的情况跟师父一五一十地描述了一遍,还跟他说了我自己对此事的猜测。

  师父听完,道:“嗯,事情应该就是这样了!”然后他又直接问我有什么打算。看来我师父这次是真不打算亲自出手了!

  我回答道:“我打算如此如此……然后再这样这样……最后还要借师父的瓷瓶一用!”

  师父在电话那头儿听完,道:“嗯,这法子可以一试!不过那瓷瓶有点小,恐怕不够用。我屋里床底下有个箱子,你打开上面一层里面有个锦囊。那锦囊比瓷瓶好用。”

  我答应了。但师父又道:“箱子里的东西你只可拿锦囊,其他的都不要拿。尤其是下面一层的东西你绝对不准乱动,明白吗?”

  哼!看来师父还是有些压箱底的好东西藏着掖着!我跟他都这么久了却一直瞒着我,到现在还不肯给我露底。这防徒弟跟防贼似的!

  我挂掉电话,心里抱怨着,自己跑到屋里去翻床底。床底下确实有个大箱子,我费了老大劲儿才把它拖出来。我很惊讶大箱子并没有上锁,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支毛笔、一盒朱砂、几沓符纸和一个绣花包。

  毛笔、朱砂和符纸这些我都见师父用过,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个绣花包应该就是师父所说的锦囊了。我师父那一个糟老头子居然还藏着如此秀气的一个深闺香包,这下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变得更猥琐了。

  “难道是师父的老相好送的?”我不禁有些促狭地想道,但同时又有些怀疑,“这玩意儿能装鬼?”锦囊的袋口穿着一根红绳,松开一看,锦囊里空空如也。再一拉,便可以把袋口系上。

  “师父说还有下面一层,这下面一层在哪儿呢?”少年人的心性就是叛逆,你越不想让我看,我就越想看!我在箱子里摸来摸去,发现放锦囊、毛笔等物件的箱底很浅,下面那块板是可以拿出来的。我把上层的东西都搬出来,再把那块板拿开,露出底下的一层。

  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下面一层还是个箱子,大约只有套在外面这个大箱子的一半大,还上锁了。我再怎么也不敢私自乱开底下这个箱子的锁,只好又把上面的木板重新搁回去,原来的物件也都放回去,再盖上大箱子,推回床底下。

  拿了锦囊,我又顺便把糯米、黑狗血和那些必备的符箓带走。道袍和桃木剑就不拿了,这些能唬人不能唬鬼的行头不但没用,还会惹人笑话。

  当天周五已经算是周末,晚上没有晚自习。我干脆也不回家了,直接打电话告诉老妈我在师父这儿,不回去吃饭了。晚饭我就泡了碗方便面吃。吃完了面,我去到猪舍里抓了几十只壁虎和几只蟾蜍,像往常准备鬼市的食材一样剖净、串起。然后我又把烧烤架搬上小推车,其他桌凳什么的都不要了。

  等到了九点钟左右,我自己推着轻装上阵的小车出门,到了排头村后的公共墓地。我没有再往乱葬岗里面走,而是拿出手机,借着屏幕的微光一块墓碑一块墓碑地找过去。最后我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块墓碑,上面写着:爱儿陈晓明之墓。

  我在墓碑前摆好了烧烤架,开始生炉子烤起壁虎来。不一会儿烤肉的香味便向四周飘散,我虽然自己不会去吃,但也觉得这香味确实很诱人。这时,墓碑后的坟包上突然慢慢悠悠地钻出一只鬼来。

  那是只小鬼,顶着一个大大的脑袋,正是大头鬼小明。小明倚靠在自己的墓碑上,吃力地托着脑袋伸长鼻子去闻那股烤肉的香气。

  “这烤壁虎好香哦……”小明嗲嗲地道。

  “香吧?那你想不想吃?”我故意问道,还拿扇子把香味往小明扇了扇。

  “香!我想吃!”小明的口水都已经顺着下巴滴到地上去了。

  “好的!要不要加辣椒?要不要加孜然?要不要加香灰?”我又问道。

  “嗯,都加!可是……”小明怯生生地说道:“我没有钱……”

  “没关系,拿去吃吧!”我把一串烤壁虎直接塞到小明嘴里,还照例帮他把签子抽了出来。

  “嗯嗯,谢谢!嗯嗯,好吃!好吃!”小明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大嚼着烤壁虎。等他吃完了,我又拿了一根去喂他,小明一连吃了好几根,弄得满嘴是油。

  就这会儿的工夫,住在公共墓地里的其他几只鬼也冒出来了。刘公刘婆问我:“小胜你干嘛呢?今天又不是鬼市的日子!”

  我道:“你们不要问那么多,我是专程来找小明的。”

  然后我等小明吃得差不多了,就哄他道:“小明,你跟我去一个地方玩好不好?等回来了,我再给你烤蟾蜍吃!”

  小明3岁的时候就夭折了,他的心智就只维持在那个年龄阶段,完全不懂得提防别人。他很开心地回答:“好呀!”

  于是我拿出了那个锦囊,松开袋口对小明道:“那你进来吧,我现在就带你去!”

  还未等小明自己有何动作,他便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锦囊里。或者说,那更像是锦囊把小明给吸进去了!

  我不及细想,系上袋口,把锦囊揣在口袋里匆匆忙忙就离开了公共墓地。那些车摊啊、烧烤架啊什么的,统统都留在了原地。正在围观的那些鬼十分惊讶,然后开始议论纷纷。林姨道:“我只听说过有拐卖活人小孩的,没见过还有拐卖小鬼的!现在这世道是怎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