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苏老板的“江湖规矩”
琦想2021-01-16 10:203,013

  我师父对我近期的修炼进度相当不满意。

  我现在虽然还能坚持每天晚上到师父家修炼阴功,但其他的功课如施咒、画符和折纸都统统被落下了。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慢慢练习和打磨的,而我的时间几乎都用在了补习文化课上了。

  我师父倒不是说对我补习功课有什么意见,他以前对我从来没有要求这么严格过,甚至他自己平时也是一副吊儿郎当的作风。但是暑假时,我答应了他要开始学习阴功,他为此还寄予了厚望,于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位“严师”,似乎准备要将他的生平所学尽数教会于我。结果这项艰巨的“希望工程”才进行了不到三个月,就因为我要重返课堂而大受影响。

  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怕师父会迁怒于韩婕。毕竟,我近期的改变都是因为她的出现。尤其是韩婕当初给我师父打的那一通电话,连我都给吓到了。她在争夺我的课余时间的“谈判”中,语气过于强势,丝毫不给我师父留面子,还逼迫他做出了巨大的让步。我猜想师父肯定是心有不甘的,就怕他抹不开面子,会心生怨气。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经过慢慢观察,我发现师父并没有说过什么对韩婕的做法有反感的话,到时间了该放我走时也不会拖延,看来他还是很支持我继续学业的。他有时候会黑着个脸,不过那也纯粹只是因为我的修炼进度慢了,或是练习动作错了,达不到他的预期要求。这时候,他可能会骂我,甚至偶尔还赏我几颗“爆栗”吃,但总体来说,还是在正常值内。

  苏老板对于我来学折纸的时间减少了,倒没有太多的意见。他的寿衣店本来活就不算多,生意反正也是半垄断性质,县城附近就他一家卖寿衣的,有需要都会来找他。当然我们这么一个小县城,如此冷门的市场需求也大不到哪里去。

  学了几个月了,我今天才终于要开始学折纸人纸马了。苏老板先折了一只纸马给我看。那纸马高头阔背,四蹄有力,栩栩如生,还能折叠起来放进包里。这种复杂而且对艺术细胞有要求的折纸,我学起来确实不容易上手。好在苏老板也不心急,只是循循善诱,细细讲解,让我慢慢学慢慢练。

  我一边练习,一边还和苏老板聊着天。他这人脾气相当好,性格也比我师父要开朗一些。在我认识的仅有的这几个阴修里,我师父、看坟老头和百花岭的老刘几乎都是一个风格,平时寡言少语,面相阴沉,举止神秘,不爱与人接触。苏老板则明显不同,如果你事先不知道他是开寿衣店的,可能以为他不过就是个寻常买卖人。他的寿衣店也偶尔会有人来串串门,喝喝茶,唠唠嗑什么的。不像隔壁的棺材铺,让人避尤不及。

  聊着聊着,我便问到了他这寿衣是怎么烧给鬼的,到底有什么讲究?

  苏老板也不瞒我,笑道:“很简单。我在鬼市上卖寿衣给鬼时,先记下他的名讳、生辰八字和忌日,回到店里我念念咒语,再直接给他烧过去。我这边一烧完,买了我寿衣的鬼那边也就换上身了。烧纸人纸马纸宅子什么的,也是一样道理。”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了,这套路确实很简单,关键还是在那咒语上。然后我又问他:“如果是像鬼节那一晚上你烧纸鹰纸兵这些,又是怎么弄出来的?难道烧给自己么?”

  苏老板哈哈大笑,道:“你这娃子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说话还是童言无忌啊?我都没死呢,我怎么烧给我自己呀?”

  我也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

  苏老板倒是不介意这些,又给我解释道:“那个就不属于给阴间烧纸的性质了,而是我们阴修的一种术法。像七月十五晚上我烧纸鹰那样,就得用阴力生出鬼火来点燃,燃尽之后便是由我自己来控制。”

  “那怎么控制呢?”我追问道。

  “那当然得有特殊的法子啦!”苏老板得意道,“我所在的纸傀门最擅长的就是牵偶术,就如同操控牵线木偶一样操控纸傀。不过同时也会消耗自身的阴力,控制的时间越长,阴力的消耗也就越大。”

  “那我现在可以学了不?”

  “呵呵呵!”苏老板听了指着我又是一番嘲笑,搞得我丈二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你呀你!”苏老板摇头道:“刚刚还说你童言无忌来着,现在变厚脸皮了!你以为这牵偶术是谁想学就能学的呀?你的师父是冯道彰,不是我!我是纸傀门的门人,你是乌龟……你们是叫啥派来着?”

  “归山派!”

  “哦,对!归山派!”看来苏老板也对我师父起的这派名不太感冒,“武侠小说你看过没有?里面都说不同门派的功法是不能乱传的,我们阴修门派也是如此,这你应该明白了吧?”

  “那我师父干嘛又让我来跟你学折纸呢?”其实我还是不太明白这些所谓的“江湖规矩”。

  “学折纸没问题呀!”苏老板手一摊,道:“这又不是什么功法。你来找我学和去找某个幼儿园阿姨学,都是一样的呀!”

  我无语了,这个比方打得真是够清奇的!

  “呵呵,”苏老板又笑了,促狭道:“你想学,也不是完全不行。首先呢,你得回去问问你师父同不同意你学。然后,再来问问我同不同意教你!”

  我听苏老板这么一讲,似乎是愿意教我咯?我便腆着脸问他:“我师父那边先不说吧。苏老板,你要怎样才同意教我?”

  “这个嘛……”苏老板却有些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开口了。

  “哎呀,你说嘛!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答应!”我赶紧表态道,也不管苏老板会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一来,我对苏老板的为人还是很信任的;二来,我自从鬼节那天晚上见识过他纸傀门牵偶术的厉害后,一直心生向往,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他那样大显神通!

  “这个……恐怕要等到你结婚了以后,我才能提要求了……”苏老板迟疑了好一会儿,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然后自己又紧接着摇摇头道:“唉,说那个还太早,以后再说罢!”

  什么意思?什么叫等我结婚了以后再提要求?我一脸鄙夷地看着苏老板,心想:他难道是……想提那种要求?咦!想不到苏老板看起来这么正派的人,也会有这种龌蹉的想法!幸好他没有提,我也没有事先答应他!

  就在我对苏老板的观感大打折扣的时候,他又当做没事一样,继续催促我接着练习折纸。我的积极性却受到了严重打击。

  苏老板没有察觉,还以为我是因为被他拒绝了教授牵偶术而郁闷呢。他便换了个花样哄我,从身上摸出一只符镖来,对我道:“简单的操控法门我还是可以教你一些的,就比如这种符镖,就是最简单的术法。”

  这种符镖我也曾经见他用过,只要丢到被鬼附身的人身上,就可以把鬼赶出体外,确实还是很实用的一种对付鬼的利器。比之前我在鬼市上用的糯米粒强多了,也不至于像黑狗血那般霸道不讲理,不用则罢,一用就得鱼死网破。

  苏老板将那符镖拆开,摊成一张正方形的黄色符纸,上面画着许多符文。我因为跟我师父学了几个月的画符,这些符文倒能认出一半来。

  苏老板道:“这些符文也不算太难,你可以拿回去照着画,练熟了就像平时画符一样先将符纸画好,待墨迹干了再折起来就行了。”

  他又教我如何去将一张正方形纸片折成六角形的飞镖状。这种折纸因为都是对称的,学起来也确实不难。我照着那只符镖原来的折痕,复原然后又拆开,重复练习了几次,也就差不多学会了。

  苏老板见我很快就掌握了,又开始教我怎么使用。“像这样子用两根手指夹住符镖,注入阴力后再发力甩出去就可以了!”

  他用食中二指拈起那只符镖,随意对准了一座折坏了的纸宅子,一抖手。那只符镖急速旋转着飞出,准确命中了那座纸宅子,并扎出一个破洞来。苏老板甩镖那一下动作简直帅呆了!

  我跑过去把符镖捡回来,也想学着他的样子去甩,却怎么也甩不准。我泄气道:“画符不难,折纸也不难,但甩镖这一下太难了!这个道理我听人(韩婕)说过,苏老板你是对空气动力学有研究的吧?”

  苏老板嗤笑道:“我一个小学文化的,你跟我说什么空气什么动力的学问我听都没听过!这玩意儿没那么深奥啦!你回去先拿扑克牌来练,练多了就会了!”

  又是练多就会?这句话我最近听得实在是太多了!唉,看来不管哪行哪业,不下点功夫都端不起这个饭碗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