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看坟老头是奸商
琦想2021-01-16 10:202,730

  吵吵了几句,鬼们也只得无奈地散了。毕竟就算贬值了,目前依然还是他们手头最有钱的时候。所以,该吃什么还吃什么,该看的戏还是要接着看。

  汇率浮动对于摊主们影响倒不大。因为我们赚的是人民币,冥币贬值了我们就把定价照着汇率抬高一些就行了,反正这事儿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趁着鬼顾客们还在嚷嚷的工夫,我和师父已经麻利地把摊子摆好了。

  今晚鬼顾客们的装束看起来跟平时就不太一样了。清明的时候,他们的后人不单单烧了纸钱,还烧了不少纸衣首饰、纸人纸马、纸扎的宅子,还有新潮的手机、手表、汽车等等等等。纸衣首饰烧来了就直接上身,那些鬼们也显得摩登起来,一个个都是西装革履、奇装异服的。纸人、纸马烧到阴间就能动,但只能墓主人专用,不能转让给其他鬼。纸扎的宅子并不占地方,就微缩在墓里。鬼回到自己的墓里就进了宅子,只是居住面积变大了,躺着更舒服了。

  范秀才拖着长长的辫子,却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来了。我见了就想捂嘴笑,这活脱脱的就是个汉奸相嘛!他也觉得很别扭,说还是喜欢原来那件旧袍子。秀才先点了几个菜,然后趁我上菜的时候喊住我,从兜里拿个手机来。他问道:“这是什么物件?有何用处?”

  我一看就笑了,问他是谁给他烧的。范秀才回答,是他曾孙子心血来潮给他烧的,可他却不懂用。

  “这玩意儿在阴间用不了!”我摆摆手道:“这叫手机,得先充电,还得接收到信号才能用!”

  “信号?信号又是何物?”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我的物理学的很烂,就胡诌了一番。反正在阴间没有电,也没有基站,哪里来的信号嘛?范秀才听了一头雾水,继续坐在那里摆弄那个连屏幕都亮不起来的iphone 20。

  刘公刘婆也穿着新衣裳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丫鬟。那两个丫鬟脸是平的,五官也是画上去的。她们动作有些僵硬,不过倒是听话。刘公刘婆一坐下来,两个纸丫鬟就开始帮他们捶背捏腿。

  刘公刘婆见范秀才坐在那儿发愁,也抱怨道:“这些儿孙也不知道咋想的?烧这些东西给我们,怎么用呢?堆在那儿只能是占地方!还不如烧个纸人管用。”

  “小胜,你懂不懂开汽车?我那儿有一辆,送你了!”刘婆“好心好意地”对我说。

  “不要!”我断然谢绝。那玩意儿又加不了油,难道我还要花钱雇几个小鬼来推么?手机、手表、汽车跟纸人纸马不同,死物烧到阴间还是死物,而且阳间那一套科技理论拿到阴间来是不管用的。

  当晚的鬼市确实很火爆。每年的清明过后,鬼们的消费欲望肯定会大增,同时也会大大地刺激一下鬼市的经济。每个摊子上都是鬼头涌动,热闹非凡,让摊主们也跟着一起大赚特赚,开心过节。

  在客流最高峰的时候,穷鬼老曾带着野鬼老张来了。老曾没有后人,清明不清明的跟他没什么关系,没钱照样是没钱。我皱了一下眉头,但这次可不好赶人,毕竟之前老曾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况且我已经承诺过他的事情可不能反悔。

  “小胜好啊!冯师傅好啊!嘿嘿!”老曾很识趣,没有要八卦的意思,只是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

  我点点头,对他又加了一份好感,像招待普通顾客一样安排他们坐下,然后就打算去拿那十串靠壁虎和十串烤蟾蜍。但是老张却少有地开口跟我说话,道:“小胜,你先不急走,我给你看样东西。”

  “啥东西?”我停住了,疑惑地看着他。老张左右望了一下,从身上摸出一个东西,抓在手心里探到桌底下,然后示意我低头看。我弯腰瞄了一眼,看见老张手心里的是一个玉珠,但又不像玉,透着幽幽的绿光。

  “这是阴元。”老张小小声地对我说。

  “这东西哪来的?”我迟疑地问道,不明白老张让我看这阴元有啥意思。

  “是我从地底……”老张刚说到一半,旁边的穷鬼老曾就用胳膊肘杵了他一下。老张便改口道:“这个,我也不方便说。但是我保证,这绝对是我自己辛苦挣来的!”这一点我倒是不怀疑。老张虽穷,但他不懒,不像老曾那样讨人嫌。

  “那你拿它出来是想做什么?”我接着问道。

  老张想开口继续说,又觉得不好意思,便转头去看老曾。老曾脸皮厚不怕出丑,他偷偷地指了指鬼市出口那边,低声道:“那老头太黑了!我们在他那儿换不到多少冥币。我知道,你师父也是个高人,阴元或许他能用得上。要不,我们就直接在你这儿换点纸钱?这样就不用非得到老头那儿过一手,被他赚了黑心钱!或者,能让我们俩在你这摊上记账吃东西也行!”

  我回头望了望师父的背影。今晚他没空打瞌睡,正在替我烤串。师父最近的行为有些不寻常,让我突然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或许正如老曾所说,我师父并不单单只是一个假道士、怪老头,闹不好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隐士。

  “不要!我师父从来不收阴元。”我想了想,还是摇头道:“这玩意儿我留着也没用,碰都碰不得,用也用不了。你还是赶紧跟老曾吃完那二十串烧烤走吧!”

  老张和老曾见我拒绝了,很失望。我没有再跟他们啰嗦,随即走去拿了烤壁虎和烤蟾蜍来给他们,催他们快点吃,怕穷鬼在这儿待久了,坏了今晚的财运。

  还好今晚鬼市大旺,老张和老曾走后生意依旧火爆。忙到下半夜,顾客还是络绎不绝。戏班那边今天晚上准备了一场大戏,吸引了很多鬼去看,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大圈。戏一直唱到凌晨四点才散场,又释放了一波顾客过来。方伯就是看完了戏才过来吃东西的。

  清明祭祖,方伯墓上的小倩无福消受,只能暂时避让。方伯这才难得能回趟家,躺在自己的棺材里睡了一宿。他今晚胃口不错,看来心情也不错。结账的时候,方伯也从兜里掏出个东西,抓住手心里叫我看。

  今晚上是怎么回事?老有人要给我看一下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心里腹诽着,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去看了一眼。方伯手里也是一块绿色的东西,不过这回不是什么阴元,应该就是正儿八经的一块玉。方伯另外一只手又掏出来一样东西,是黄色的,好像是个金戒指。

  我看向方伯,不明白他的意思。方伯道:“这是一块玉牌,这是一个金扳指,原先都是放在我棺材里的陪葬品。唉,现在放在里面也是白瞎!平时想摸也摸不到,放在别处又怕被偷,还不如拿出来换钱算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阴元我不感兴趣,黄金玉器我倒是有很大兴趣。我又下意识地先回头看了看我师父,他这会儿已经忙完,躺椅子上睡了。不过我之前说过,师父并不反对我拿死人的东西,只要主人同意就没问题。

  我小心地接过方伯的玉牌和扳指,凑到鬼火前细看。玉牌刻的是观音,我不懂玉,也不知道这玉牌到底好不好。金扳指倒简单,就是大一点的戒指嘛,我也信得过方伯,他应该不会拿假东西来骗我。

  于是,我就跟方伯议好了价,同意拿冥币、元宝换他的金扳指。但今晚还不能换,因为收银筐里的钱是师父的,我不能擅做主张。方伯也信得过我,干脆就先把扳指给我了,约定下次我自己来鬼市的时候再把钱给他。

  凌晨五点,鬼市按时关闭。鬼们意犹未尽地散去,不然再磨蹭一会儿,太阳就要出来了。我们这些摊主也开始收摊。今晚所有人都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满!不过,最赚的还是那看坟老头,他身边收来的纸钱已经堆得跟小山一样。我盯着他那光秃秃的脑门,上面仿佛写着两个字:奸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