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酸死人不偿命的要求
琦想2021-01-16 10:204,045

  师父最近越来越忙了。原来还只是偶尔晚上会出去,现在就连白天也经常不着家。而据我所知,他已经连续拒绝了好几单上门的生意。别人来找他做法事,他都直接说没空,还把生意都介绍给了周师傅。

  周师傅是县城另外一位比较出名的专门给人做法事的师傅。他有没有真本事我不清楚,但我对我师父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和帮竞争对手打广告的做法很有意见!要知道,平时除了去鬼市摆摊,做法事的红包也是我的另一大经济来源!

  这下一来,虽然我在鬼市那边的生意搞得红红火火,但每个月的总收入反而还下降了。对于目前特别需要“恋爱资金”的我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今天晚上师父又推说有事,不打算去鬼市了。我逮住机会一通抱怨!师父想不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就问我是什么原因?我当然不能说是因为师父你害我赚不到钱,会影响我交女朋友的!我只好借口说道:“上次师父让我自己去鬼市,结果被人欺负了,还闹得很不愉快。这次你又不去,我担心又会有鬼来捣乱!”

  师父听了很不以为然,摆摆手道:“放心吧!我已经交待过老邢了,这次绝对不会有鬼敢来捣乱你。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我之前也跟你说过,鬼市这块的生意可能以后都会交给你打理,你从现在开始就要慢慢习惯自己去处理这些事情了。”

  原来如此,师父上次果然还是直接找的老邢就摆平了那件事。老邢是乱葬岗里的鬼头儿,他虽然偶尔会来收点保护费,不过他的鬼品还不错。据那些鬼顾客们讲,老邢也调停了不少鬼与鬼之间的矛盾,算是乱葬岗实际上的管理者,一直在努力维持这个鬼社区的秩序。

  师父和老邢之间是如何谈判的,或者说他们俩之间有没有什么交情我不清楚,师父似乎也不想多讲。他收拾了一些东西,包括还从床底下那个箱子里拿走了那个锦囊、毛笔和符纸等物品。师父从箱子里拿东西的时候也没有避讳我,但让我失望的是,他没有开底下一层的那个小箱子,也不打算把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告诉我,拿完东西就出门走了。

  虽然有了师父的保证,我还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就没敢带太多东西,毕竟我自己一个人也推不动。李叔倒还是很热情,在半路遇见又主动来帮忙推车。看坟老头这次见到我一个人来,连问都没问,反正我和师父从来也不用找他买符。

  事实证明,师父的保证确实还是很靠谱的。今晚的生意还不错,该来的熟客都来了,延续了之前的良好势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金老太。她现在已经很快就融入到这个鬼社区中,见到每只鬼、每个人都热情地打招呼,跟在韩家初见到她时的状态简直是天壤之别。金老太到哪儿都带着小明,真的把小明就当成是自己的孙子在照料着。她的儿子儿媳妇还算孝顺,也听了我的劝,给老太太烧了很多纸钱。过上了好日子的金老太一是出于感激,二是听小明天天吵着要吃我的烧烤,于是每次鬼市她都要到我这儿来光顾,便成为我的又一位模范顾客。

  除了金老太之外,我似乎还看见鬼市上多来了几只新鬼。不单单是这一次,之前几次也这样。但这些鬼大多都是野鬼,也没什么钱来消费,有点像阳间的乞丐、流浪汉一样到处晃悠,有些胆子大的还伸手去向个别摊主要吃的。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嘀咕道:“怎么最近有很多人死么?还都是死无葬身之处的那种?”

  “小胜呀!我的新菜整出来没有?”就在我无由来瞎操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老张。

  “好了!好了!这回我又找来了不少新东西,你来尝尝,看满不满意?”我赶紧招呼老张坐下,他现在也是我的一个大主顾了。

  自从上次老张向我订制了新菜色,我就一直在想办法满足他的口味。其实老张的要求也不多,就是要酸,越酸越好!但我琢磨出来的新菜色老张总是不满意,他还是觉得不够酸!今晚已经是第三次试验了。

  我做第一个方案时想的很简单,就炒了个醋溜土豆丝,里面放了三倍于常量的醋,出锅后都已经不能称之为醋溜了,应该叫“醋泡”。但这样子不费脑子的方案当然没那么容易就过关,老张吃得直摇头,很不满意。

  第二次的方案我炒的是酸笋配酸菜,调味料里除了醋还加了陈皮,挤了柠檬汁。老张尝了之后,说有点进步了,但还是不够酸。他给了我一些建议:“小胜你不要老想着找些酸味的调味料来往里面加,醋放多了菜也咸了!我不一定要吃炒菜,你可以试试去找一些自然的食材,比如水果类。以前活着的时候,我曾吃过一个未熟的桔子,哎呀,那味道简直酸到掉牙!”

  我正是接受了老张的建议,今天特意找来了两个百香果、几个青桔、一袋山杏、一盒青梅和一个酸杨桃,让老张自己都来试一试味道。这当中尤其是那酸杨桃,是我在山里找到一棵野生酸杨桃树,摘了一个还半生不熟的回来。这种酸杨桃跟我们平时吃的水果杨桃品种是不一样的,就算它成熟了,也还是酸的。更何况还是这么个半生不熟的果实。

  老张拿着果盘,一个一个地试吃,再一个一个地点评。

  “这青桔不行,还没我以前吃过的那个酸……”

  “这山杏怎么还是甜的?差评!”

  “嗯,这百香果还行吧,马马虎虎!”

  “这几个青梅有点意思了,不过还达不到我的要求。”

  我就站在一旁看老张吃。要知道这些水果我自己也是尝过一点的,绝对都是很酸很酸的。我看着老张把那些酸水果一个一个往嘴巴里塞,还嚼得津津有味,我感觉自己嘴巴里的唾液腺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直不停地在咽着口水。这老张也太能吃酸的了吧!莫非他其实是一个酸死鬼?

  老张吃到了最后一个酸杨桃,刚咬一口,表情终于有所变化了。“啧啧啧,这个杨桃还不错!嗯,够酸!够酸!哎,你怎么只带了一个呀?干嘛不多带一些来?”

  我见老张似乎满意了,便问他:“怎么样,这杨桃你觉得满意了吧?我这回只是实验嘛!你要是觉得这酸杨桃够酸了,下次我就再给你弄多点儿来!”

  老张却又摇了摇头,道:“这杨桃,是很酸了……但要是说能让我满意嘛,嘿嘿,还不够哇!”

  “不会吧!这你还嫌不够酸?那你到底要酸到什么程度才算满意嘛?”

  老张道:“我知道你这次已经算是很用心了,给我找来这么多酸水果。但这些水果再怎么酸,也还只是人间的正常水平!你要明白,我现在是鬼耶!我要的就是能酸死人不偿命的那种感觉!”

  我听了老张的解释,不禁目瞪口呆。老张又勉励了我几句,丢下一沓冥币走了。我心里嘀咕道:“酸死人不偿命……是不是成了鬼就有这点好处呀?可以为所欲为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再担心什么饮食健康问题了!”

  我把老张的那一沓纸钱扫进了收银筐里。抱怨归抱怨,但他订的这个新菜色我还是要用心弄的,毕竟最近泡妞花钱多啊!不知不觉中,我又从拜金主义者演变成了一个“拜妞主义者”。

  送走了老张,我带来的食材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后面的顾客渐渐也少了一些。我开始收拾东西,桌凳只留下了两副,以防还有看完戏的鬼顾客们会过来吃宵夜。穷鬼老曾已经在坟头后面等着了。这家伙最鬼精了,每次一看到我开始收拾桌凳,就从坟堆里冒出来,等着我招手喊他过去收尾。

  我的最后一个顾客却是方伯。他倒不能算是我的常客,只是偶尔来一次。方伯点的东西不多,就吃了盘血蒸蚊子。吃完蚊子结完账,方伯对我道:“小胜,上次我那扳指,你拿去卖掉了没?”

  哦,对了!我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怪不得方伯今天会特意这么晚才来光顾我这摊子!

  “卖掉了!卖给了金铺,得了一千来块钱!”我答道。然后我将收银筐里的纸钱全部倒了出来,用小棍开始数钱。之前跟方伯约定好的,等我自己再来摆摊的时候就把欠方伯的钱结清。

  “你怎么卖给金铺了?哎呀,你个傻小子!我那扳指好歹也有上百年历史了,是古董!你把古董拿去当杂金卖,亏了!亏了!”

  “不亏!”我数好了钱,把剩下不多的几捆纸钱又扫回筐里。“你那什么古董不古董的,我又不懂!我拿去古董店卖,人家也不爱收,还问东问西的烦死了!最后没办法我才卖给金铺的。”

  “这样啊……”方伯挠了挠头,他过世也几十年了,不了解现在的市场行情。

  “那这玉牌你要不要?这也是古董,挺值钱的!”方伯突然又从身上摸出来一块玉牌,拿给我看。

  那玉牌之前我也看过了,就是因为我不懂玉,才选了那金扳指。我便摇摇头,道:“不要了吧!万一又卖出不了手呢?”

  “没关系!你能卖出手了再把钱给我!”方伯似乎很着急,直接把玉牌就放在我摊位上,那意思是让我一定要买他的玉牌了。

  我看着那块玉牌,不禁有些疑惑,便问方伯:“如果真按你说的,这玉牌是古董,老值钱了,那为什么其他摊主你不去找,就偏偏爱来找我卖呢?”

  方伯有些尴尬,但还是解释道:“我最近急用钱。本来我已经跟寿衣摊的老板讲好了,他愿意帮我问问有没有人收这玉牌,然后再换成纸钱。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最近这两次鬼市都没来。所以我才来问你的。”

  “那其他的摊主呢?还有看坟老头呢?他应该很乐意买你这玉牌吧!”

  方伯连连摇头,道:“那老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雁过拔毛的主儿!正常做生意兑换纸钱,他都要狠宰我们一笔。我要把玉牌卖给他,那还不是跟白送他了一样!”

  方伯又低下声来对我道:“这鬼市里,也不是每个摊主我们都信得过的!我们当人几十年,做鬼又几十年、上百年了,还不懂看人吗?你们这些摊主里面,最讲信用的就是你和你师父,还有那寿衣摊主。其他人反正我是信不过!”

  被方伯这么暗地里表扬了一下,我确实觉得有点轻飘飘的了。我跟师父这么多年,啥有用的本事都没学到,但这讲信用,言出必行的好品质倒是培养对了!我也一向最讨厌那种说话不着调,喜欢忽悠人的家伙。真本事有便有,没有便没有,扯那么多没用的干嘛?

  我拿起玉牌,前后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对方伯道:“我也不讹你。我先拿出去找人看看,问一下能卖多少钱。出了手,咱俩五五分账,如何?”

  “行!我信你!就这么说定了!”方伯高兴地拍了一下手掌,走了。

  我把那玉牌擦了擦,塞进口袋里,心想啥时候有空了再去古玩一条街给人看看。不过经过上次的遭遇,我对这事儿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嘻嘻!”穷鬼老曾等得焦急了,这会儿看见方伯终于走了,便自己跑了过来。“小胜呀,今晚的生意还不错吧?”

  我看着他摇了摇头,道:“生意还行吧,不过我剩的东西也不多了。这儿还有半盘子椒盐蟑螂,你拿去吃吧!”

  老曾连忙接过盘子,笑道:“嘿嘿!我不挑,我不挑,有的吃就好哈!”

  我也不去管他了,自己开始收拾摊子准备回家。今晚赚的大部分纸钱都给了方伯,剩下的恐怕刚刚好够付场地费的,并没有新的收入。唉,钱呀钱,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