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鬼市
琦想2021-01-16 10:203,134

  也许真的是因为穷鬼老曾刚才在我这儿一闹,隔了老久我的摊子前一个顾客都没来。我看着满摊的小吃、烧烤都快急死了。可我师父也不管,只翻了两次身,继续睡他的觉。

  我心里烦闷,又把老曾腹诽了几句。这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小摊前传了过来。

  “这烤壁虎好香哦……”

  我抬头一看,没看见人,不,连鬼影都没见。我摇了摇头,应该是哪位路过的就嘀咕了这么一声。

  “光嘀咕有什么用啊?香你就来尝两串呗!”我也拿起烤架上那把扇炉的扇子,摇了起来。

  “这烤壁虎好香哦……”

  “谁呀?到底谁在说话?”我噌地一下站起来,可摊子前面还是一个鬼影都没有。

  我似乎察觉到什么,于是把头往外探了探。

  “嗨!是你个大头鬼呀!”

  小明双手吃力地捧着自己那颗硕大无比的脑袋,踮起脚尖,伸长鼻子正去闻那把烤壁虎的味道。他太矮了,我坐在摊子后面根本就看不见他。

  “香吧?那你要不要吃?”我问道,还特意拿扇子把香味往小明扇了扇。

  “香!我想吃!”小明的口水都已经把胸襟打湿透了。

  “那你想要几串?加不加辣椒?加不加孜然?加不加香灰?”我又问道。

  “嗯,我就想吃一串,都加……”小明嗲嗲地说。

  “就一串呀?”我愣了一下,还是拿起一串烤壁虎,洒上辣椒、孜然和香灰。这好不容易才上门来的生意,能卖一串是一串吧。

  我把烤壁虎递给小明,可他腾不出手来接,只张大了嘴巴,看样子是想让我直接喂到他嘴里。

  “等等!”我突然把烤壁虎收了回来,小明一口没咬到,大脑袋在烤摊上磕了一下,差点没把摊子顶翻。

  “你,你带钱了没有?”我迟疑地问道。

  “我,我没钱……”小明可怜巴巴地说。他小嘴一扁,眉头一皱,好委屈的样子。

  “你没钱?你没钱怎么能买东西吃呢?”

  “我,我就是想吃嘛!”小明仿佛就要哭起来了。

  “唉……”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看了看手里那串已经洒好了辣椒、孜然和香灰的烤壁虎,又看了看小明。

  “好了,好了,拿去吃吧!”我把烤壁虎直接塞到小明嘴里,还顺便帮他把签子抽了出来。

  “嗯嗯,谢谢!嗯嗯,好吃!好吃!”小明喜笑颜开,细细嚼着,捧着脑袋晃晃悠悠地走了。

  “这生意做的,唉……算了,谁叫他长得可爱呢?”我又坐回了凳子上,继续守摊。

  这鬼市不算特别热闹,稀稀拉拉大概也就摆了十来个摊子,人和鬼都算上也不到一百位。人摆摊,鬼是顾客。摊子就摆在坟头与坟头之间的空地上,也有跟我一样摆食摊的,不过卖的东西不一样。这儿市场消费能力不强,还要搞同行业竞争那双方都得倒闭。

  除此以外还有摆寿衣摊、书摊、棋摊、麻将摊、大烟摊的等等等等。棋摊是人和鬼对弈,摊主摆了残局,自认为有把握能赢的鬼就来挑战,输了就得给彩头。我好像还从来没看见摊主输过,顶多是个平局,这里面有啥猫腻我也不太懂。

  麻将摊是鬼跟鬼玩,用的是特制的纸质麻将,摊主只负责收水钱。大烟摊专门伺候那些清朝遗老们,可以让他们回味一下往日的神仙时光。至于摊主的鸦片是啥做的,哪来的,我也不好去问,这儿也一概没人管。

  那边有个小土台子,一个草头戏班正在演折子戏。一共也就三五个演员,行头简陋,戏文粗鄙,可底下那些鬼观众看的还是津津有味。

  在最边边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和尚闭目端坐,身上是破旧的僧衣,啥也没摆出来。师父说那是个苦行僧,来这里是免费给鬼超度的。若是有哪只鬼觉得做鬼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想不开了,又自杀不了,就可以去找他帮忙。可我也从来没见有鬼光顾过他的生意。

  鬼市里不能有明火,只能靠鬼火照明。鬼火绿莹莹的,眼神不好的人靠它也不管事。点鬼火用的是鬼火符,师父画的。我想学可师父说我基本功不够,画不了。基本功是啥,怎么练,师父却从来没教过我。其他摊主也有不会画鬼火符的,就只能去找看坟老头买,十块钱一张。

  不单单是鬼火符,活人没有阴阳眼就看不见鬼,还得买阴眼符贴在身上。然后还得有敛阳符,能够收起活人身上的阳气,既是保护活人,也照顾了鬼的感受。毕竟,阳气阴气还是水火不相容的。

  来这鬼市摆摊的人,肯定都不是专营这一行,平日里的职业多多少少都跟死人扯得上关系。寿衣店的还是卖寿衣,白天卖给死者家属,晚上直接卖给鬼。殡仪馆、火葬场的员工胆子都大,就来开书摊、棋摊、麻将摊。专门帮人办丧事的鼓乐班自己排了几出戏就来这儿唱,挣点外快。

  当然也有正经来卖面点、饭菜的,比如在我斜对面摆面点摊的李叔是个老实人。家里孩子多,开销大,想多挣点,白天做完人生意,晚上就请别人带他进来做鬼生意。李叔胆子不够大,整天提心吊胆的,身上贴满了符,摊子下面藏着糯米、黑狗血和桃木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样有鬼的地方也就有鬼的江湖,阴间也会有欺善怕恶,好吃懒做,想吃霸王餐的鬼。糯米一般大伙儿都默认可以用,被打到的鬼痛也就一阵子,不会造成严重伤害。黑狗血那可就霸道了,鬼一旦被泼到身上搞不好就会灰飞烟灭。在鬼市公然使用黑狗血,是要引起公愤的。

  桃木剑又是另一说。这是道家的法器,得懂道法才会用。平常人使出来,也就跟普通木棍没啥两样,伤不了鬼。

  鬼市的四方有阵旗,是看坟老头摆的,外面看过来只能看到一团浓雾,看不究竟里面的光景。再说了,谁胆子再大,也不会深更半夜跑到乱葬岗来转悠。就算有,随便弄出点声音来吓一吓他,还不尿了裤子逃命去?

  我正无聊瞎想着呢,突然顺风飘来一阵恶臭。我捂住鼻子四处张望,远远就看见食鞋鬼老谢和臭口鬼老朱看完了戏,正勾肩搭背一块往我这来呢。

  我急忙抬手喊道:“对不住哎!您二位定的菜还酿着呢!请下回再来吧!”

  老谢和老朱听我这么一喊,很是失望,叹着气走了。我也得以舒了一口气。这哥俩的口味太特么独特了,虽说鬼臭钱不臭,该做的生意的还得做,可做不成的时候我还是对这二位敬而远之比较好!

  再回头说说我这摊子吧。说是小吃摊,可卖的都是些稀奇古怪,脏臭恶心的东西。我跟了师父这么久,虽说吐着吐着也习惯了不少,也还是会有排斥心理的。不过苍蝇叮馊,蜣螂推粪,各有各的口味。鬼和人的口味就不大一样,所以我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甚至有不少口味独特的熟客就喜欢到我这儿订餐,别的摊可买不到。

  又坐了一会儿,老邢骑着高头大马来了,后面跟着两只小鬼。那纸马是寿衣摊上孝敬他的,老威风了!

  老邢生前是个将军,因为打败仗被主帅砍了头,怨气不散,于是就成了无头鬼。他是这片乱葬岗上的扛把子,不单欺压鬼,也收活人的保护费。

  老邢伸出手来,冲我示意。我回头看了一眼师父,老邢似乎也把注意力转移到我师父身上。师父却有意无意地翻了个身,把脸转了过去。每次都这样,我感觉老邢对我师父还是有顾忌的,但一人一鬼从来没说过话。老邢带着马仔,每个摊子都要收保护费,到我这儿了,不收就坏了规矩没了面子。

  我无奈只好对老邢说道:“刚才穷鬼老曾来我这捣乱,闹得我一晚上都赚不到几个钱。我要再给了你,那我连场地费都交不起了。你要不看看,我这摊子上你想吃点啥?”

  老邢想了想,手指指向了那锅五毒粥。我摊了摊手,反正这粥看样子也卖不出去了,总不能拿回家自己吃吧。于是我就端过去递给了老邢。老邢没有头,直接端起锅往腔子里面倒。底下那两只小鬼馋得直流口水。老邢吃完了粥,把锅还给我,便骑着马,带着小鬼走了。

  剩下的时间里,我基本都是坐在摊子后面打蚊子。摊子上围着一堆苍蝇,嗡嗡直叫。苍蝇是不赶的,苍蝇越多,顾客越喜欢。熬到了卯时前,鬼市快散了时,才终于又来了两位食客。

  卯时一到,师父就准时醒了。他站起身来,说了句:“收摊!”于是便自顾自开始收拾起桌椅。

  我这边也开始收摊子,大部分的食材都还能留着下次用。反正这些东西又不讲啥新鲜不新鲜,卫生不卫生的,在这鬼市也没有工商局、食品监督局什么的一天到晚来查。

  “哎,今天林姨咋不来呢?”我在收摊的时候,翻出了一袋子头发,黑的白的灰的红的都有。这可是我专程去理发店收来的,是林姨上次定的“特色菜”。

  “唉,今晚真的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都来了!”我摇着头想,今晚算是白干了!

  收完了摊,我跟着师父往鬼市出口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诡夜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