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惨白婚礼
冷魅兮2021-07-30 16:323,551

  优雅的结婚进行 曲响了起来,北河月穿着豪华高贵的白色婚纱慢慢的走了进来。所有人都被她的容颜惊住了,从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公主。

  以前,大家只知道北河家族有一个比天女还要美丽的公主。今天的婚礼还真是来对了,居然能见到北河公主的真面目。

  紫色的长长发要不是被金色的发冠圈在一起,恐怕就要随着风扇飘舞起来了,但还是有些不听话的发丝随着风扇的转动而飘舞。白色的眼眸满是忧郁,原本那光彩晖晖的眼睛此刻就好像是被抹上了墨水。

  站在礼台旁的的慕容辉一脸憔悴,给原本帅气的脸上增添了很多伤感。今天站在这里的人应该是他的弟弟,可是他却替代了他的位置。

  当躺在血泊中的慕容天拉住他的手恳求他:“哥,我知道你也喜欢月。我我死了以后,请你好好好好照顾她好吗?”

  他流着泪点了点头,抱住他的月一点反应都没有。是她害死了小天,是她害死了自己最爱的人。

  “月儿,你决定好了吗?你真的决定嫁给我?”慕容辉不想让她做错误的选择,他知道她是因为小天才答应嫁给他的、她也知道他是因为小天才答应娶她的。

  “小辉,这是我给他的承诺。”她的声音就象是山间流淌的清泉,发出脆铃般的响声。但是,现在她的声音异常的沙哑。

  “好,我们结婚!”慕容辉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牧师。

  慕室、以及北河月的父母眼睛都是红肿的,他们也知道他们这将是不幸福的婚姻。但是他们别无选择,这是他们想要的。

  “现在,请你们互相交换戒指!”牧师开心的说。

  这是他担任牧师以来第一次接手的任务,他可不能失败啊。牧师并不知道,下面的新人以及他们亲人的感受。

  月儿将戒指戴上慕容辉的无名指,她现在是一个只知道听从命令。慕容辉的眼中流露着不舍、以及心痛。

  “等等”在钻戒要戴上她无名指的时候,她现在想的人依旧是小天。她爱他,不能对不起小辉,这是他的一辈子啊。

  “月儿怎么了?”北河月的母亲上前,着急的看着她。

  “小辉,对不起。我我我不能嫁给你。”把戒指从手上拿了下来,交还到他手上。

  慕容辉看着手上的戒指,她终究是拒绝自己了。这个结果其实他早就知道,结婚前他问了她很多遍,“你是不是真的决定嫁给自我了”,她的答案永远都是:“这是我给他的承诺!”。

  是啊,这只是她给他的承诺。

  “月儿,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慕容辉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容,这才是他认识的月儿。

  “小辉,我爱的一直都是小天。我真的真的不能嫁给你。对不起,我”北河月捂住嘴哭了起来。她不能完成小天的遗愿了。

  宾客们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上演什么戏码啊?一个个的脑袋上都冒着问号,个个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外面忽然下起了雨,原本的太阳此刻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中布满了乌云,打起了闪电、轰起了响雷。

  “对不起大家,今天的婚礼取消。”慕容辉转身对着满座的宾客道歉,眼神看向一边的月儿,她的背影好凄凉啊。逼迫自己嫁给他,真是难为她了。

  月儿转身,手握住慕容辉的臂膀,抱歉的看着他:“ 小辉,我们还会是朋友吗?”她不希望小辉恨她,他是小天的哥哥,也是她唯一的朋友。

  “傻丫头,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除非,除非是你不想要我这个朋友了。别忘了,我可还是你的哥哥呢!”慕容辉笑着摸摸她的头,她真的很傻啊。

  月儿抱着慕容辉,没错啊,他还是她的哥哥呢。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自己的哥哥啊!她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呢?

  慕容辉在她耳边低语:“月儿,我永远都是的好哥哥。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月儿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自从小天死了以后,她好像变得很爱哭啊。以前的她从来都不会掉一地眼泪的,就算是小天在怎么捉弄她,她也不会哭的。

  “月儿,我们回家吧。”

  “嗯!”月儿有点抱歉的看看慕容辉的父母、又看了看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们只是对她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这不是月儿的心愿。

  回到家,月儿将身上的婚纱换了下来。她看着婚纱,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今天要是嫁的人是小天的话,她一定会很开心的、一定不会半路stop的。

  她疲倦的躺在床上,又想起了和小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是不是太自私了,要不是她,小天也就不会死了。他俩开才不到五天,她就要穿上婚纱嫁给别人。虽说这是他的遗愿,她要嫁的人也是他的哥哥。但她就是接受不了,她原本逼着自己把他当做是小天。

  他们是双胞胎兄弟,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有自己能够识别他们,就连他们的爸爸妈妈有时候也会把他们混淆。

  “月儿,吃晚饭咯!你一定饿了吧,快点下来。”慕容辉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饭桌,桌子上都是她爱吃的。

  “我不饿,你们吃吧。我累了,想休息了。”月儿穿着拖鞋,跑到楼梯那儿说。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厨房里还有很多,你要是饿了的话就自己热热吃吧。”慕容辉的心很痛他看到了月儿脸上的泪水。她又想起小天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月儿点了点头,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小辉脸上的笑容,她更是自责。自己活着好像就是一个拖累,永远只能给他们带来麻烦。小天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她忽然觉得活着真的好累,好烦人。她走到浴室,绝美的脸上全都是泪水。她打开水龙头,看着浴池的水不停的往上升。她的脑中又看到小天躺在血泊中的样子,他浑身是血,原本洁白的白衬衫都变成了红色。

  她拿出刀片划上自己的手腕,躺倒浴缸里,她想看看自己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小天,等等我哦!”此刻她没有一点恐惧,视线渐渐的模糊,她好像看到了小天。

  不行,已经五天过去了。小天一定走了很远了,她得快点才能跟上他的脚步才行呢。看着血越流越多,她的嘴角上扬。

  “小天,我终于解脱了。你要等我,我会很快的。”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时间在流失、而她却在流逝。浴缸里的水已经全都红了,她的嘴角依旧是上扬的、此刻她很开心。

  慕容辉躺在床上,想起刚刚月儿的表情。很僵硬、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他越想越觉得可疑,“算了,还是去看看吧。”慕容辉从床上弹了起来,快步的走向月儿的房间。

  走到月儿的房间门口,他又开始犹豫了。要是月儿现在已经睡着了,她去不是打扰到她了吗?可是,不进去看看自己又不放心,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想了一会儿,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她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月儿,你睡着了吗?”慕容辉轻轻敲着门,可是里面没有一点动静。不,有点,是水的声音,她在洗澡吗?

  “月儿,你在浴室吗?”还是没有人应答,他开始有点着急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敢再想象了,连忙撞门。

  门开了以后,发现她并没有在床上睡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散布开来,他连忙跑到浴室。看到月儿正躺在里面,手腕还在不停的流着血。慢慢的浴池已经被血液替代,地上都是血水,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啊~~月儿你怎么了?”

  北河两夫妇赶到看到的场景和慕容辉的一样,月儿自杀了。

  当北河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她一睁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帐帘,已经有些破旧了。还有一股花的清香,但她说不出是什么名字。

  “王妃,你终于醒了。”烟儿趴在床边不停的哭喊着,王妃她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都要急死她了。

  “王妃?我穿越了吗?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我是不是就能像小说里的一样开心的活下去呢?”北河月低着头,眼泪又从她的眼中掉落,这是不是就代表她还是不能和小天见面,怎么可以这样?

  烟儿流着眼泪看着眼前的王妃,这个让她又怕、又担心。“王妃,你你怎么了啊?”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啊?”她擦干眼泪,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不知道躺了多久。身子僵硬的要死,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啊?

  “王王妃您您不要吓奴才啊?您没事吧?”看到这么奇怪的王妃,烟儿有点害怕的低着脑袋。

  她家王妃是出了名的“泼妇”,人家轩王爷从成亲除了新婚之夜,就没见过她一面。还在他们成亲的第二天,就娶了三房偏妃。大家都知道司徒苡蔫不受宠,还被王爷扔到这么一个破地方。

  没办法啊,她是她家小姐的陪嫁丫头,也就只好跟着小姐来到这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了。还整天遭受着那些侧妃的欺负,就连下人的地位也比她们高。真不知道小姐在新婚之夜到底对姑爷做了什么,怎么会一夜之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你叫我王妃,这里是什么朝代?”北河月倒也没怎么吃惊,毕竟她看的穿越小说比她吃的饭还多。

  从小到大,她什么书都不喜欢看,唯独对这类的小说情有独钟。一天下来,她都可以看很多部小说了。尤其是她和小天吵架之后,人家都是化悲愤为食欲。而她呢,就化悲愤为看小说了。

  “回王妃,这里是言光国城的轩王府。”烟儿跪在地上,她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说实话,她怕眼前的这个主人。从小到大,她因为她受的伤实在是太多了。

  就连被贬到这个地方,她也是每天拿着她撒气。她明明是无辜的,却把什么罪名都扣到了她头上。要不是小姐救了她,她恐怕早就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她这一生恐怕就要这样的度过了。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就算小姐对她再坏,她也不会后悔。

  “言光国城?轩王府?”北河月搜索了一下,很肯定在她的记忆中没有这个朝代。算了,管他什么朝代呢。她已经对生活没有一点眷想了,在哪里生活都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