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暮色诱人
冷魅兮2021-07-30 16:173,553

  黑夜的降临,是北河月期待了一下午的事,还是让她等到了。她走在白祈轩房间的路上,眼睛一直跳个不停。可是,她一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是她的是她的手机。

  手机在白祈轩手里很快就被他玩熟了,看着里面的照片,白祈轩的心里升起异样的情愫。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的头发是紫色的、眼睛是白色的,真的好美,美得让人窒息。她身边的男生短短的黑发,帅气的脸庞,一点都不输给他。

  每张照片下面都有名字,这一张就叫做:“Kiss 月儿’s sky!(亲吻月的天!)”。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他也看不懂。她笑的很甜,是他见过最美丽的笑容。还有一张,穿着白色的裙子、带着银色的王冠,银色的项链,照片上写着:“月儿’s brisday!”

  “白祈轩,把手机还给我。”北河月将门踹了开来,发现白祈轩正在看她的手机,这更让她生气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她的东西了,特别是她讨厌的人。

  “你说的是这个?”白祈轩问,这个东西叫手机。奇怪的东西、奇怪的名字、还有奇怪的人。

  北河月走到他身边,去抢手机。可惜她没有白祈轩高,根本就够不着,她气的脸都红了。“把我的东西还给我,At Once”北河月生气的说。

  “嗯?”爱她万次?什么跟什么啊?他恨她都来不及了,她居然还要他爱她万次。白祈轩奇怪地看着她,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个叫手机的还会唱歌,上面还有奇怪的图片。

  “白祈轩,你以为你是什么啊?你以为你是王爷就什么东西都是你的吗?那你就错了,有些东西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的。”软的不行,来硬的。

  白祈轩原本的好奇心被她这么一说完全从他脸上消失了,她什么意思?意思是说他除了一个王爷的身份,什么都没有吗?真是太可笑了,他可是堂堂言光国城的冷面王爷,要什么有什么。

  北河月见白祈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以为是自己说的话奏效了,继续添油加醋道:“言光国城的王爷又怎么样,还不是靠你的父母。

  你要是生在贫穷人家,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你以为你有今天的地位是你自己得到的吗?你根本就是一个靠父母吃饭的窝囊废,要是摘掉你王爷的身份,你以为这个王府里还有谁会把你看在眼里?端妃?老管家?还是西凤羽?”

  白祈轩紧紧的握住手机,泛白的关节吱吱作响,可见他现在是有多愤怒。他的目光如果可以的话,北河月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你给我住口”白祈轩愤怒的喊道。

  “我不,有些东西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拥有过。我真的替你感到可怜,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可怜虫。”北河月抱住自己的肩膀,这是她的真心话。一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自尊都失去了,那他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你以为真的有我得不到的东西吗?”白祈轩笑着走向北河月,现在她是要他证明给她看吗?

  北河月冷哼一声,对于这个人她实在是厌恶透顶。从来没有这么的讨厌过一个人,他是第一个、或许也会是最后一个。

  白祈轩拽起北河月的手,眼神像把尖锐的刀,直视着她。

  “你想怎么样?放手,你给我放开。”北河月拍打着白祈轩的手,她的手打得倒是很疼。可是白祈轩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用力了。

  白祈轩的嘴角慢慢上扬,他什么都没有是吗?他现在就要证明给她看,他是要什么有什么。就连她司徒苡蔫都是他的,是时候该好好的宠爱他的王妃了。白祈轩将手机扔到了床上,北河月果然立刻就扑到床上,去捡手机。

  “啊你要干嘛?”北河月刚把手机拿到手,转身起来却发现白祈轩压住了自己的身体。

  “你不是说我什么都没有吗?现在,我的王妃,你是不是应该做你该做的事了?”白祈轩吻上她的唇,用力的允吸着。受到惊吓的北河月,用腿不停的踢打着白祈轩。

  白祈轩顺势用自己的腿压住了她的,他允吸着北河月的双唇。她的唇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他说不上来是什么,和端希儿她们的不同。端希儿的都是胭脂水粉的味道,而她的却是一种很特别的清香。

  北河月咬破他的唇,他还是没有停止这个吻。血腥味在他们的嘴里蔓延开来,想呕吐却又呕不出来。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愤怒到了极点。好想立刻就把眼前的这个人杀掉,这也是北河月第一次有一种想要亲手杀死一个人的感觉。

  北河月的衣服被脱了下来,白祈轩吻上她雪白的胸脯。“白祈轩,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北河月着急的叫着。

  “禽兽?好啊,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禽兽。”白祈轩又重新吻上她的唇,北河月只觉得下身传来了刺骨的痛。

  “啊不要”北河月的尖叫此刻在白祈轩听来,却更象是催化剂,让他整个人就像一只野兽,不停的进进出出,一点累的意思都没有。

  一夜的挣扎让北河月看起来很象是一个真正的鬼,白祈轩穿好衣服,刚准备将北河月的衣服丢给她。却见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她的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眼睛空洞的看着上面。这样的她,让他感到一丝心疼。他开始有点后悔,后悔昨天不应该那么冲动。

  但是想到她说的那些话,仅剩的同情也被吞噬掉了。

  烟儿在白祈轩的屋外呆了一晚上,里面先是传来王妃的尖叫。然后只听到一些让人脸红的声音,但就是没听到王妃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安静的仿佛消失了一样。

  “王妃”烟儿不敢相信的捂住自己的嘴,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妃白皙的臂膀裸露在外面,凌乱的头发、眼中布满了血丝、身上都是抓痕和吻痕。她的手腕已经被抓紫了,她吃痛的站起来,将被子扔在地上。眼睛看向床上的那抹殷红,然后说:“把它们都给我烧了,给我打水,我要洗澡。”

  “是”烟儿连忙将布满血迹的床褥都抱了出去,又重新拿了一床新的床褥盖在北河月身上。

  泡在热水里,北河月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来。她不停地搓着她的身体,仿佛她身上沾上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她笑着说:“我一点都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反正这又不是我的身子,我不会介意的。”

  洗好澡之后,她重新躺回床上。烟儿担心的眼神让她感觉讨厌,她不需要这样的眼神,不需要。“烟儿,你出去吧。我要睡觉,没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听到没有?”

  “是”烟儿不想离开王妃,可是王妃已经发话了,她也不能不听。不放心的看了一下王妃,确定王妃睡着了以后,烟儿才蹑手蹑脚的离开白祈轩的房间。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北河月睁开了眼睛。她拿着头上仅有的一根发簪,不停地划着自己的手腕。血不停的从她的手腕上流下来,她还是觉得不够深,应该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已经能看到骨头了,她还在用力的划着。觉得可以了,她才把自己的手放进被子里。

  “小天,上次是不是我划得不够深,阎王才不要我的啊。没事,这次我划得很深了,我们一定能见面的。你知道吗?阎王给我的这个小插曲,我一点都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她的左手拿着手机,微笑着闭上眼睛,终于可以摆脱了。

  正午的时候,烟儿一惊在外面等了整整一上午了。她很担心王妃,该吃饭了,用这个借口应该可以吧。“王妃,该起床了,吃饭了。”烟儿试图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烟儿又敲了敲。

  烟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熟睡的王妃,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王妃,吃饭了。”烟儿摇了摇北河月,发现她的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她不停的摇晃着北河月,而她一动也不动。

  西凤羽正高兴的吃着他的战利品,这可是他从白祈轩的碗里抢过来的。从他手里抢东西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抢了那么多次,终于让他抢到了。

  听到司徒苡蔫自杀的消息,差点噎死他。怎么每次他只要一吃东西、或者喝水都会传来这样的噩耗啊。

  “真是的,一天到晚就不能消停会儿。”端希儿抱怨道,看到司徒苡蔫在王爷的房间,傻瓜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西凤羽的脸色很难看,他不是很讨厌司徒苡蔫的吗?为什么会和她、会和她做这样的事?他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样,疼得他无法呼吸。

  昨天晚上的她一声都没有叫、也没有哭。早上还好好的,中午就变成了这样。这让白祈轩更后悔了,他真的是太残忍了,对她,他从来就没有这样担心害怕过。他恨她,也是因为她做了让他痛苦的事。

  烟儿早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怎么这么笨啊?王妃受了这样的刺激,她怎么可能还会装作如无其事的睡觉呢?她怎么都没有注意到王妃的不寻常呢?她真是该死,都是她的错。

  北河月的嘴角挂着笑容,此刻看起来却更象是绝望的苦笑。其实,这才能让她真正的解脱。就算不能喝小天相聚,但是只要能回到现代也不错。回到现代后,她会立刻和小辉成婚,忘掉这里的一切。

  这具身子不属于她,她还是想要自己原本的身体。那具身体比这具要好看得多、要美丽的多、要干净的多。这具肮脏的身体,她一刻也不想呆。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某个声音从北河月的心中响起,很熟悉、却又很陌生。她想找到声音的来源,但始终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月,活下去、坚强住、千万不要放弃!”

  到底是谁的声音呢?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呢?想不起来了,北河月努力地回忆着,可就是没有任何关于这个声音的记忆。

  “她怎么样?”白祈轩担心的问。就算是失身也不用走这样极端的方法吧,她可以打他、继续像昨天那样的骂他啊。他保证,绝对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不对,她只是一个他讨厌的女人而已,她没有资格打他、也没有资格骂他。可是,他就是自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蝶舞妃扬: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