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
神圣午睡2021-04-19 07:013,587

  刘阿姨笑道:“去培英学校的事儿呀。”

  她跟阿容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涉及学校内幕、校长喜好、人事安排等多个政治因素,错综复杂如国际形势。阿容频频点头,表示一定好好表现,不负所望。

  我很惊讶。培英学校就在附近,是个新开的小学。阿容要去当小学老师?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但是小熊和花岗岩都毫不意外,纷纷祝贺阿容。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了。

  晚上回到家,只剩我们俩时,我问阿容:“你要去做老师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情况比较复杂。”

  阿容告诉我,刚毕业时他找工作不顺利,想考几个证书,就在同学群里问哪个证好考又含金量高。他们专业不太好找工作,同学们随时准备转行,考证经验丰富。有个同学说,只要是大学毕业,就可以去考教师资格证。考完了就可以去应聘小学老师。等进了学校,还可以进一步考编制。阿容觉得不错,就去一步步办了手续,参加了考试。他打算先把证考下来,等他给自己定的三年尝试期满,如果还没有好的发展,就去找个小学老师的工作。

  “现在还不到三年啊。你不是刚毕业吗?”

  “其实做音乐已经两年了。但之前的一年半,我都还没毕业,是隔三差五那样跑来的。”

  “可是现在乐队刚开始发展啊,周末节目第一期就要播出了。”

  “我也希望这个机会可以晚一点来,但它就这时候来了。”

  原来,刘阿姨听说阿容有教师资格证之后,就主动告诉他附近的培英学校是新学校,正需要老师。阿容看了看岗位里有音乐老师,觉得不错,就试着报了名。他想着一般音乐老师都要专业对口,自己肯定不行,也不算拂了刘阿姨的面子。

  谁知刘阿姨特别热心,人脉又广,仅仅是跳广场舞的姐妹里,有好几个都是培英学校的亲友团。阿姨们发动力量,多方联合推荐,说阿容人品好有才华,精通多种乐器,踏实勤奋,积极参与社区活动。校长看了阿容的履历之后,居然十分满意,同意让阿容去试课。只要试课通过,这份工作就算定下来了。而按照刘阿姨的密报,学校目前只通知阿容一个人去试课,基本上就十拿九稳了。

  我听了十分惊讶:“你这样的人才肯去当小学老师,居然还要这么费劲?小学音乐老师不就是带着小孩唱个歌吗?在我小时候,这种工作都是给关系户家属准备的。”

  “现在局势大不同啦,又是北京。当初准备报考资格就没少办证。而且,校长最看上的我是什么,你一定想不到。”

  我笑道:“不会是看上你长得帅了吧?校长是不是女的?嗯?”

  “虽不中,亦不远矣!”阿容苦笑:“他们看上了我是男的!正好这一批过来应聘的音乐老师都是女孩。现在好多家长喜欢男老师。没想到吧?”

  “这也太夸张了!怎么什么行业都重男轻女啊?”

  “是啊,我也有点别扭。有点胜之不武。”

  “如果学校的事最终定下来了,你音乐方面的工作怎么办?”

  “音乐老师不会太忙,演出一般都是节假日,应该都还好。”

  “可是综艺就很花时间啊。不过也没关系,还有一段时间。这不是还没定嘛。节目马上播出了,万一火了,你不去做那个老师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肯定要去。这个职位如果错过了,再找可就难了。”

  我安慰他:“一个小学音乐老师的职位,错过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培英学校离家近呀。而且,我也不能一直做乐队吧。我总要有一份稳定工作。”他小声说:“父母都不会接受女儿交个没有正经工作的男朋友吧。”

  我一怔:“你是说我父母?”

  他会错了意,赶紧解释:“你不要有压力,我不是说现在就非要去见家长什么的,我知道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算太长。我就是先准备准备。有备无患。”

  我没想到阿容居然已经开始在策划以后,还策划得这么认真。他说,培英学校离家近。他已经默认我会是他一生的归宿了吗?

  可感动之余,我又有点莫名的不安。从小到大,无数人劝过我考师范,说适合女孩子。你知道那种口吻,里面有一种暗示——这不是个具有远大前程的职业,适合注定没出息的女孩子。当年报考大学时,我父母就劝我报师范,而我坚决不从。

  阿容那么有才华,学历也很好,比赛中散发出的光芒令人惊艳,却跑去做小学老师。我觉得实在是有些屈才。

  他看我不说话,问:“你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不,我只是很意外。”我用玩笑掩饰:“这么说,我以后就要叫你“苏老师”了?”

  他笑嘻嘻地说:“是不是听着就稳重?这样你父母就不会觉得你找了个不稳重的人了。”

  “在娱乐圈,你也照样是苏老师。”

  他笑了,做个鬼脸:“我可不要做庄老师那种老师。”

  他兴奋地跟我细数做老师的好处:稳定,有寒暑假,可以多和我在一起。他还说等面试通过了,他就要去报名上几个网课。现在有很多国外的顶级大学都开了网上课程,几百块钱就可以学到最前沿的知识。他一直都想把自己学音乐过程中的一些感悟分享给小朋友,他还打算在学校里教孩子们搞乐队。

  看他那么快乐,我也就释然了。女孩子做小学老师是迎合刻板印象。但物以稀为贵,男的做小学老师,没准倒有点前途。再说,假如从自私的角度考虑——老师,多么安稳又与我互补的职业。阿容做了这样的选择,让我和他的未来真正具备了长久的可能。

  周末节目播出时,全乐队都来到我家看电视。这一看,我发现了电视节目与现场的不同。小鱼儿的嗓音在现场听非常有优势,比阿容明显好一些。可经过了修音和剪辑之后,差距就变得不那么明显。

  同样的,现场能力一般的乐队,经过修饰以后,劣势也变小了。

  由于令人感动的现场气氛无法透过小小的屏幕全部传达,观众的注意力就很容易集中在一些戏剧化场面上。比如谁哭了,谁笑了,谁表情耐心寻味了。

  现场看的是演出。屏幕上,看的是戏。

  尽管我们得罪了音乐才子,节目组还是给了酥鱼乐队很多镜头,认真介绍了阿容的故事。本以为阿容当时的表现,已经彻底杜绝了小鱼儿与他炒CP的可能。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剪辑的力量:阿容当时那句对着台下说的“我经纪人说了算”被剪掉了,换成了一个他没说话,笑了笑的镜头,还给他打了“害羞”的字样,并在他脸上加了漫画的脸红效果。之后接的是小熊的那句调侃。

  每个镜头全都绝无造假。但剪辑之后,阿容的客套疏离,就变成了手足无措,全靠小熊神勇救场。

  果然,弹幕里很多人说“好浪漫呀”“是见到女神的反应了!”“他绝对还喜欢她”之类。

  我简直惊呆,笑道:“我靠他们可太会剪了,这无中生有的本事我可要好好学一学!”

  阿容以为我生气了,赶紧表态:“我这就去发微博,告诉大家那都是节目效果。”

  “那可不行。”我阻止他:“不要乱发,我们签的合同里,有配合节目组宣传的条款。”

  “我们没签一定要配合炒CP的条款吧?”

  “是没那么具体,但是这种我们肯定要配合的。我们没有私自去曝光人家内幕的权限。再说,节目组对我们不错,出场费给的很优厚了,我们也得让人家过得去呀。”

  阿容诧异:“你不介意?”

  “这有什么可介意的?又不是真的。都是为了工作。”

  “你不觉得他们剪得很无聊?”

  “是很无聊。不但无聊,还很低俗。但是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还没有个在职场上装神弄鬼的时候呢?节目组也是为了收视率呀。”

  花岗岩嘟囔了一句:“万恶的金钱。”

  “别这么说,节目组给我们付了钱,给那么多工作人员付薪水,一场节目烧钱无数,怎么可能不追求商业回报呢?”

  小熊也表示理解:“没错,人家节目组也不容易。小艺跟我说,她们经常好几天都睡不好觉。咱们只是过去演出一下,人家要做的事可多了。”

  我笑道:“是啊,一定要怪,只好怪观众品味差,就爱看这种噱头。可话又说回来了,观众看娱乐节目,还不就是图个乐子?人家下了班,想娱乐一下,又有什么错呢?好啦,别讨论这么高深的问题啦,看节目看节目——小熊,我看你有潜质当个综艺咖,你的镜头他们一个都没舍得剪。”

  花岗岩的荧幕形象也不错,高高瘦瘦外加长发,果然上镜。当特写镜头推向他的时候,很多人称赞他很帅很有范儿。

  我们就这样吃吃喝喝,聊着天,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

  周一去公司,中午吃饭时,居然没有一个同事提到那个节目。我有点纳闷,我明明发了朋友圈公告,请大家观看并投票。按照惯例,即便是出于敷衍,大家也会表态说看过了,投了票。

  平时偶有同事那学跳舞的孩子会作为群舞上个根本没人看的综艺晚会,几十个穿成一模一样的儿童在花里胡哨的舞台上一晃而过,家长们都会热情呼吁大家看,而也总是有人会给面子地夸几句投几个票。如今我大小也算个老板,大家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我正不解,小文主动提起来了:“张总,那个节目剪得好恶心呀!你男朋友明明是现场对你示爱,可那句话被他们剪掉了。这么一乱剪,简直像对那个女的示好似的!”

  我有点意外,她居然知道节目现场发生的事。我问:“你也去现场了?”

  “没有呀,阿花跟我说的。”

  我更惊讶了:他俩恢复邦交了?

  有同事向小文投去疑问的目光,小文等不及地解释:“阿花是我前男友,是乐队的鼓手。”

  一个年轻女同事马上很配合地说:“哇!个子高,长头发的那个?他很帅啊。要是我有这么帅的男朋友,我可不舍得分手!你真不考虑复合?”

  小文矜持地一笑:“看他表现吧。我又不是没人追。”

  同事们开始七嘴八舌地八卦起那个节目来。原来他们都看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不知现场的情况,看到的是节目剪辑后的版本,难免怀疑阿容红了就把我甩了。故此装聋作哑,提都不敢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