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
神圣午睡2021-04-15 07:543,702

  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阿容好像突然回过神,他抱住我,心疼地问:“你是不是吓坏了?别慌,你别着急,你根本不用解释,那个人渣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我不是对你生气,我是恨自己刚才没把他的脸打烂。”

  我的脸贴在他的胸口,所有糟糕的感觉都消失了。好像惊涛骇浪中即将被海浪撕碎的小船,突然被风暴送进了亮着橘黄色灯塔的平静港湾。

  我伏在他胸口:“你不要打他。我不想你惹麻烦。万一他报警你就惨了。”

  他的声音里满是愧疚:“我知道。所以我忍住了。可我觉得这样很对不起你。”

  “你千万别这么想。这件事都怪我。我真的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你知道在我心里他是……就是很高高在上的。我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他的歌,所以没有一开始就推开他。我只是反应慢……”我越说越觉得内疚。

  “我当然知道了。你平地走路都能摔个大跟头。”他轻轻用下巴抵着我的头发:“我只是很后悔。也许刚才把他打了也就打了。他不见得有脸报警。”

  “他这种人,这么阴险,很可能会反咬一口。阿容,如果他被别人打满脸花,我肯定幸灾乐祸。可对我来说,你好好的,比出这口恶气重要多了。我宁可他什么事也没有,也不想你有一星半点的麻烦。”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不告诉小熊和花岗岩。我们怕他俩忍不住去打架。

  几个小时后,这场风波的后果就显示出来了。阿容他们演唱的歌叫《渔夫》,取材自普希金寓言,唱的是永不满足的欲望,风格讽刺戏谑。当初节目组就很认可这首歌,认为很酷,而阿容心里有怒火,发挥得也格外好,现场观众反响热烈。

  演唱完毕,音乐才子微微皱着眉头,说:“我发现你们每一首歌都能听到一些国外小众歌曲的影子。”他一连串地说了几首英文歌的名字。我敢说,绝大部分观众根本没听过。

  主持人打圆场:“我们普通听众,好像听不出来,哈哈。”

  音乐才子淡淡地说:“用了一样的和弦进行,稍微改动了一下。普通人听不出来,但是我们做音乐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你模仿得很聪明。”

  我的血液都快涌到了头顶,他在暗示阿容抄袭!

  阿容不卑不亢地说:“如果使用了同一个和弦进行就叫模仿的话,那所有的音乐都是互相模仿。”

  “用同样的和弦进行当然没问题,但是要做出新意。我不是在说你学,或者抄。我是说,你们在音乐上的处理太敷衍,太不严肃了。”音乐才子做公允状,语气也算得客气,但句句都是贬损:“同样一个和弦,但是排列、重复、音型与织体的不同,会让整个音乐的调性不同……”

  他叽里呱啦地说了好大一段乐理,我已经听不太懂,相信观众也是一样。但观众看不到化妆间里发生的一幕,并不知道他用心险恶。最后,他还故作遗憾地说:“年轻人做音乐,不能太浮躁啊。”

  我突然很后悔:刚才在化妆间里我为什么不抄起椅子把他的头打扁?

  那位美女艺人评委试图缓和气氛,她笑道:“可是我觉得很好听,而且唱得也很好。我喜欢他们演唱时的状态。”

  她还特意贴心地问小熊:“你的头发是烫的还是自来卷?很可爱。”

  小熊笑一笑:“天生的。小时候老师老为这事儿说我。说我长这样,还想学韩国欧巴烫头,太没自知之明啦。可是拉直又太贵,舍不得花钱,只能就这么着了。”

  几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音乐才子嘴角牵动一下,表示自己也有笑,然后摇摇头:“你们这样的乐队,晚上在小酒吧里自娱自乐还可以。来到我们这个舞台上——”他做字斟句酌状,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我会觉得你们对音乐的敬意不够。我要求可能比较严格一点。”

  主持人已经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故作轻松地笑道:“严师出高徒嘛。您对音乐的热爱和追求大家有目共睹……好了,我们请酥鱼乐队……”

  主持人想息事宁人,让阿容赶紧下去。可阿容拿起话筒,对着音乐才子问道:“那我也想问您一句,自娱自乐的音乐态度有什么问题吗?做音乐必须苦大仇深才行吗?”

  此时已经到了深夜。但此言一出,全场观众都不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阿容和音乐才子身上。

  音乐才子反问:“既然是自娱自乐,你们来这儿干嘛?这个舞台是留给优秀的,对音乐有真正追求的专业乐队的。”

  阿容不慌不忙地说:“乐队本来就是人们享受音乐的方式。为什么做乐队就要故作高深,以让人听不懂、做不到为荣呢?有一点您说对了,我对音乐确实没有所谓的敬意,因为我不认为音乐是用来尊敬的。对我们来说,做音乐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从来就没想着要多专业多厉害。毕竟——”

  说到这里,他面带讽刺地一笑:“我不需要靠做音乐多牛逼来吸引女孩子。我的心理很健康。”

  全场哗然。另外几个嘉宾和主持人脸上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想必,音乐才子的德行圈里人也是都知道的。

  音乐才子气得脸都变色了,再也维持不住风度。他大怒:“你什么态度?”说着,站起来往后台走去。

  几个工作人员马上跟了过去。现场一片嘈杂。然而主持人居然面不改色,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那么,我们有请酥鱼乐队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稍作休息后,再请出下一支乐队——”

  我急忙跑到后台,他们几个见到我就笑,说:“这回可以提前下班了。”

  导师的票权很重,这一闹,淘汰已经没有悬念。大家拎着乐器就要离场。工作人员却拦住了我们:“等一会儿等一会儿。”

  回头一看,摄影机已经准备就绪。工作人员问:“你们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满意吗?”

  我和乐队成员面面相觑,刚才闹那么大,这帮人怎么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工作人员还特意提醒我:“经纪人站过来一点,不要入镜。这是乐队后采。”

  阿容中规中矩地回答:“挺满意的。”

  “比赛这么激烈,你们对晋级不担心吗?”

  小熊一笑:“现在还担心啥啊?指定淘汰啊!”

  他们又程式化地问了几句,录完就走了。我忍不住说:“这帮人也太淡定了吧?刚才的事一句都不问?”

  花岗岩说:“可以剪辑吧。”

  我们立刻恍然大悟:节目都是录播。不管现场发生了多大的热闹,只要这几个基本镜头录好了,一切就可以当做没发生。

  我们商量着要不要现在就走,小艺匆匆跑了过来:“茜茜!”

  看见她,我顿生愧疚之意,连声道歉:“小艺,对不起啊。”

  小熊也问:“我们今天没有给你惹麻烦吧?”

  她笑着压低声音:“没事儿,这种事儿多了。我还见过打起来的呢。再说,你们最后也不是我弄进来的。放心吧,这个锅轮不到我背。”

  我很感激,她又对阿容笑道:“阿容,脾气够大的啊。”

  阿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一时冲动。那他回去了吗?”

  “放心啦,早就归位了。他不会不录的,好多钱呢。”她顺势说:“你们还是回去坐到终场吧。毕竟结果还没有完全出来。出线乐队要有镜头的。”

  回去的路上小艺夸小熊:“救场能力一流啊你,口才不错。以后再有那种聊天的综艺需要小嘉宾,我看你可以试试。”

  “真的,那我可指望你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看在小艺的面子上,我们都回去了。不过,终场结果毫无悬念。虽然观众打分不错,但酥鱼乐队总分数还是排在了倒数几名,被淘汰了。耐人寻味的是,从最终分数来看,给低分的评委,并非音乐才子一个人。

  我很内疚。其实音乐才子第一场给酥鱼打得分数还不错,点评时也夸了几句。这次若不是我愚蠢地误闯化妆间追星,阿容他们应该可以至少再挺过一轮。

  回家的路上,我对大家道歉:“对不起,这次都怪我。”

  阿容安慰我说:“你别这么想。本来我们也不喜欢这个节目。”

  小熊和花岗岩问:“怎么了?这跟茜茜有什么关系?”

  我和阿容就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小熊恨恨地说:“我说他怎么突然找茬!早知道我他妈就先去打他一顿!”

  阿容说:“唉,我当时也想打他。可转念一想,我们何必为这种人渣进拘留所。算了,反正以后也不用来了。”

  我越想越窝囊:“我当时真像个傻子一样!他手伸过来时我就应该抽他!”

  小熊安慰我:“谁第一次遇上事儿都反应不过来。吵架还有发挥不好的时候呢。”

  “我平时真不是那种没有防范意识的小女生。我就是怎么也没想到他这种名人居然会这样!我以后再也没法听他的歌了。简直要呕吐。”

  回到小区已经很晚,小熊和花岗岩去了阿容的地下室,阿容跟我回家。

  直到躺在床上,我还气愤又不甘心:“他当我是什么人?他就不怕我叫嚷起来?他以为我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吗?”

  阿容一脸怜悯的表情:“你有时候看起来是有点傻乎乎的。他肯定以为你是那种很好欺负的小女孩。”

  “我?傻乎乎?”我简直哭笑不得:“我公司里的人都快把我说成女魔头了。我好歹也是混这么多年社会的人了啊。”

  他轻轻搂着我:“你只是工作上厉害,平时根本就是个小女孩。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可爱极了。然后就再也忘不掉你。”

  我突然怀疑阿容记错了。我不认为这世上有任何男人能对我一见钟情。最多是有点好感。而且,我也真不记得当时那个送餐员有阿容这么可爱。我对那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是个很着急的年轻男孩。

  我问他:“你真的确定你当时见到的是我吗?”

  “当然,百分之百。”

  “我穿什么衣服?”

  “白色的帽衫,牛仔裤。特别可爱。”

  “白色的帽衫?你确定吗?”我的心开始往下沉。他果然记错了。我没有白色的帽衫。

  “绝对是纯白色。有兜帽。”他非常确定地说:“正面是个涂鸦的小恐龙,背面画着恐龙的背面。但是你好像最近都没有穿过。”

  我呆住了。他真的记得。那其实是一件小号男装,偶尔在一个街边小店看到的。我实在喜欢那个小恐龙,试了试觉得效果还行就买了。可是吴亮说不好看。他说像男的,不显身材,幼稚,还不上档次。他喜欢精致。他认为我应该多穿类似于香奈儿外套那种衣服。我那时很重视他的意见,把小恐龙放进了衣橱深处,然后就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俗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